*

upload_article_image

不平等條約

2020東京奧運的籌備過程可以說是一波三折,從場館至大會標誌設計都出過不少問題,總算是解決了,籌備工作已進行了一大半,沒想到國際奧委會單方面要求將馬拉松項目改到札幌舉行,東京政府被殺個措手不及,大嘆實在是「不平等條約」!

資料圖片

國際奧委會表示,近年東京夏天天氣非常炎熱,對運動員健康有危險,特別是馬拉松、競步等長途陸上賽事,於是要求改往札幌舉行,但是東京大力反對,東京知事小池百合子與國際奧委會周旋,措辭強硬,可惜最終在前天宣布不得不接納國際奧委會的要求,不過言詞之間依然相當不滿,表示承認國際奧委會對舉辦地點有最終決定權,不過東京方面並不同意,媒體以「不平等條約」來形容,可見實在非常不滿。

作為全球最大型的體育項目,四年一度的奧運會對主辦城市的各方面要求其實相當高,無論是人力物力財力,而且從商業角度看,並不一定對主辦城市帶來預期中的效益,所以過去有主辦城市幾乎『爛尾』無法完成設施、瀕臨破產等尷尬情況,當然,大國如英國、中國和來年的日本,在資金方面應不是問題,但是籌備三年的工作,不是單單錢能解決,東京大力反對把馬拉松比賽改在札幌舉行除了資金,還有各項條件如住宿、警備、場館等都未必有時間準備妥當,離開比賽只餘下大半年時間,工程如何趕得及?對東京和札幌兩個城市都是相當頭痛的問題。

AP圖片

當然,奧運項目在主辦城市以外舉行一點不出奇,就連北京奧運的馬術比賽都改到香港舉行,不過在這麼倉促下、不管主辦城市反動而改動馬拉松這個每屆奧運重頭戲之一,的確有點匪夷所思,國際奧委會權力過大,主辦城市完全被動,也難怪東京反應如此強烈。

其實很多國家對爭取奧運、世界盃等大型賽事主辦權虎視眈眈,一方面為了顯示國力,一方面為了經濟效益,卻打錯算盤,廣告與旅遊收入不如理想,主辦城市的市民又不覺得特別興奮,結果政府破財之餘還被埋怨擾民,這次東京在1964年後第一次成功申辦,本來全國上下都很興奮,沒想到問題出了一個又一個,最後連場地自主權也沒有,難怪有點洩氣!希望最後還是和氣收場,大家明年可以高興迎接奧運。

遲來的社會保障提升

最近,政府推出一系列勞工及社會保障政策的改變,是為了基層市民帶來了根 ...

有誰不愛自由 ?

冬天到滑雪聖地滑着雪疾風飛翔,登高山、闖低谷,可享受無拘無束的自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