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1架飛機載過百意大利人飛到上海全程緊盯,分類,送檢

3月9日上午10時15分左右,浦東機場2號航站樓,正值俄羅斯航空公司SU208航班旅客進境,該航班系重點國家航班,機上來自意大利的旅客超過百人。

該航班停靠機場專用橋位,並且距離浦東機場2號航站樓聯檢大廳非常近,幾乎就是門對門。浦東機場重新調整優化了到達區域現場流程佈局,設置了兩條重點國家(地區)航班到達旅客專用通道,實現與普通到達旅客物理隔離。

上海海關派員實施登臨檢疫。

上海海關派員實施登臨檢疫。

SU208航班旅客下機前,先行由上海海關派員實施登臨檢疫、體溫篩查、信息查驗等入境檢疫流程,若發現發熱或疑似新冠肺炎旅客後,由機場通知現場等待的120救護車,直接從機坪轉運至屬地指定醫療機構就診。

在海關前置的流調桌椅,旅客100%要接受流行病學調查。

在海關前置的流調桌椅,旅客100%要接受流行病學調查。

該航班登機檢疫未發現異常。旅客下機出廊橋,即可見海關前置的流調桌椅,旅客將100%接受流行病學調查。

隨後進入聯檢大廳,開始健康申明卡初篩、測溫及正式遞交健康申明卡的流程。健康申明卡或測溫中出現異常的旅客,會被海關帶往專門的流調室,再次進行詳細的流行病學調查。若符合染疫疑似條件的,由檢疫人員採集咽拭子或血液樣本,樣本送上海國際旅行衛生保健中心檢測,將染疫疑似人員移交地方衛生部門。

而健康申明卡或測溫中未出現異常的旅客,則由海關和邊檢部門,針對各個來源地,依據檢疫、篩查標準,分類在旅客所持護照上粘貼紅、黃、綠三種顏色的標籤。

旅客護照上會被粘貼紅、黃、綠三種顏色的標籤。

旅客護照上會被粘貼紅、黃、綠三種顏色的標籤。

接下來,海關和邊檢部門就要將「接力棒」托付給機場方面。機場採用「三專」,即專門通道、專門的接待人員和專門的車輛,根據三種不同顏色的標籤,實現對旅客中轉、集中隔離、居家隔離或放行等不同處置方式。當天為應付相關航班,機場方面僅安檢部分,就配備有118名工作人員,專門服務於重點國家(地區)航班旅客。紅黃綠標旅客都有專人引導。

約10時45分,因生意關係平均每兩個月就要在中、意間往返一次的鄭凱文,和他的意大利夥伴亞奇尼先生過了邊檢。他們倆此次是從意大利恩波利出發,在莫斯科轉機,由於他們在上海松江區有固定居所且符合隔離條件,因此他們被貼上黃標,須在滬自我居家隔離14天。

 

意大利人亞奇尼過了邊檢。

意大利人亞奇尼過了邊檢。

鄭凱文和他的意大利朋友,他們護照上都貼著黃標。

記者在現場看到,鄭凱文等入境後,機場工作人員第一時間上前引導,引入黃標通道,先去拿行李。

在行李到達區,旅客們的行李已根據米蘭、羅馬、那不勒斯、博洛尼亞等不同城市分類擺放,方便旅客取用。上海國際機場地面服務有限公司浦東營運部總經理助理沈瑩介紹,針對重點國家(地區)入境航班的行李處置,浦東機場在兩座航站樓的行李到達區共設立4個專用行李提取轉盤,並派專人負責搶修、整理托盤及消毒工作。

隨後,鄭凱文和他的夥伴仍由機場方面專人陪護,引導至上海16個區設在浦東機場的工作點。11時07分,鄭凱文和他的夥伴已經坐在了「松江區」桌前,現場填寫身份和住址信息,再由「松江區」駐點工作人員與鄭凱文地址所在街鎮直接電話覈實,再安排專車將他們送回其居所,由此完成他們「回家之路」的整個閉環。

鄭凱文對於這樣的全程陪護充滿感激,「感覺自己像貴賓」。他告訴記者:「從飛機降落到現在,前前後後至少五六道關卡,比我們在國外機場嚴格多了。但我們不怕煩,這樣反而讓我們更安心,且每個銜接的過程都能做到無縫對接,真正體現上海的精細……」一旁的亞奇尼先生也全程配合、有問必答,臨走時笑呵呵用中文向機場工作人員道謝。

黃標之外,護照上拿到紅色標籤的,則分為需中轉、需經上海前往鄰省,以及需集中隔離等多種情況。分類情況如此繁復,可見機場在其中擔負著極為關鍵、責任極重的「二傳手」之責。但記者全程見證,在這十分「吃重」的各環節,機場三頭六臂,增派大量人手,對應各種情況均配有專人緊盯,確保全程「一個不漏」,且務必做到與航空公司、火車站、上海16區駐機場工作人員、鄰省駐機場工作人員等「下一棒」面對面交接,實現閉環管理。

護照貼有紅標旅客由機場專人引導,送往集中隔離點。

另外,護照上貼有「綠標」的旅客,被引導至放行通道直接放行。

如此嚴厲的檢疫措施,只為防止輸入性的感染。

毛拍手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移民?遷徙?

移民一詞,再次成為全民熱搜的關鍵字,原因簡單也就是人的習氣。 記得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