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武漢模式」對歐洲科學的啟發

歐洲啟動一套不同於中國的抗疫政策,成效拭目以待。(AP圖片)

歐洲啟動一套不同於中國的抗疫政策,成效拭目以待。(AP圖片)

英國政府認為它提出的「群體免疫」(herd immunity)抗疫政策是科學的,比起把所有人隔離的「武漢模式」更有效,此說引起很大爭議。一起發現沙士病毒、有「德國鍾南山」之稱的病毒學家德羅斯滕(Christian Drosten)提出一段很有意思的言論,令人豁然開朗。

什麼是科學?英國首席科學顧問瓦蘭斯爵士(Sir Patrick Vallance)回答傳媒對「群體免疫」的尖銳提問時,無暇作出定義。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量子之父」費曼(Richard Feynman)1963年在華盛頓大學的三場經典演講中,第一講《科學的不確性》對科學有簡明的描述,更應景的是他經歷的故事,恰似說明歐洲所處景況的底因。

「科學通常指︰一、發現事物的具體方法,二、發現事物所產生的知識,三、發現事物所催生的科技。」病毒是怎樣科學的發現出來的?都是依以上三部曲︰具體方法始於16世紀,荷蘭、意大利科學家發明和改進了顯微鏡,接下來,科學家逐步發現细菌、病毒、真菌、支原體、衣原體、螺旋體等微生物世界,再經過觀察、實驗建立這個領域知識,然後發展成為現代醫療科技。

科學大概就這樣了。費曼接著說一個故事。1949年他到巴西里約熱內盧教書,發現山上有個貧民窟,沒有自來水,貧民要頭頂著舊汽油箱下山,到正在蓋新樓的建築工地去取水,山上貧民用過的水,因為沒有下水道帶走,於是任其流到山下,情況很可憐。

貧民窟不遠處是科帕卡巴納海灘豪宅群,應有盡有。「巴西這個國家缺的不是技術訣竅。」費曼說︰「難道他們不知道供水和設下水道可以改善生活嗎?問題是負不起,政府也無能為力。」費曼想說的是,即使世上有科學、有科技,若要世上之事更圓滿,還是需要其他條件的。

這個情況恰似歐洲當前的現實。中國全國總動員,過去10周抗疫期間,有效把確診數字壓下去。德國病毒學家德羅斯滕日前上電台節目,有聽眾表示,德國要借鑒中國防疫模式,並仿傚武漢短時間內建立層層檢測、分類隔離的醫療防線。事實上,無論英國和德國也做不到,民眾不輕易接受個人自由受限制的隔離措施。此外,德羅斯滕指出︰「政府必須採取對社會及經濟傷害更小的防疫方式。」歐洲政府可沒有中國政府擁有的社會經濟權力。

與此同時,英、德兩國衛生高層,包括德國疾控研究所所長維勒(Lothar Wieler)和英國首席科學顧問瓦蘭斯爵士,都認為「強力隔離並不意味著病毒就從世界上消失。」費曼在巴西目睹山上與海灘,正好便是中國與歐洲的對照。衛生嘛,其實可以調低期望來接受,歐洲相信自己的方法,也最明白本身的條件與景況,

德羅斯滕認同中國強力防疫措施有效果,但他要說的是︰「國情有別,我們不可能照搬中國經驗。」對的,國情有別,即使證明再有效的體制和模式,都不能強加於人。這個道理我們明白已久,西方國家今天可以感同身受,值得欣慰。

 

深藍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移民?遷徙?

移民一詞,再次成為全民熱搜的關鍵字,原因簡單也就是人的習氣。 記得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