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這個馬克龍不簡單

 香港今日最少新增14宗確診新型冠狀病毒,是單日新高,大部分人近期有外遊。近期香港的新冠肺炎案例大增,絕大部分都是外遊回港人士,歐美等地已成疫區,特區政府已對除內地、台灣、澳門以外的地區發出紅色旅遊警示,香港人如非絕對必要便不要外遊,若染疫回港,會把病毒感染別人,是不負責任的行為。

截至今日黃昏,意大利累計確診31506宗,西班牙11826宗,德國9360宗,法國7730宗,英國確診1950宗。歐洲兩大國,德國及法國的累計確診宗數都趨向萬位,而英國確診只有1950宗這麼低,數字並不可信,由於英國採取放任政策,疫情應被嚴重低估。從香港外遊染疫個案,不少從英國輸入,可見英國的疫情不比德國及法國輕。

歐洲大國當中,與英國首相約翰遜的「佛系抗疫」手法相比,法國總統馬克龍的「作戰策略」,有明顯反差。本周一,馬克龍發表電視演說,宣佈對抗疫等於進入戰爭狀態,推出前所未有的嚴厲措施,從本周二中午開始,國民須留在家中至少15天,只有上班或到超市購物才獲准外出,違者將罰款38歐元至135歐元不等。馬克龍甚至出動十萬大軍,到法國全境協助抗疫,包括巡邏和逮捕違反禁令外出的人。

馬克龍做的事情,正正是我本來認為歐洲大國及美國會做的事。新冠肺炎於1月初開始在中國爆發,中國在1月23日宣佈武漢封城,接著全國封城。中國實施了如此嚴厲的抗疫措施,加上撤換了整個湖北省的領導層,也要在接近三星期之後,即2月12日,湖北的疫情才到達高峰,之後慢慢回落。中國全國的各種社會活動幾乎全面停擺,連所有住宅小區都規定外人不能進入。在重災區武漢市,更對每一個市民進行排查,追蹤他們有否染疫。

西方國家根本沒法實施像中國那般嚴厲抗疫,但可以按「中國模式」搞出0.5版去對抗疫情。我之前的估計是西方國家的領導都是高能人士,相信會做兩手準備,先按兵不動,輕巧防疫。另外把接近中國的嚴厲抗疫方式0.5版本準備好,若疫情爆發到相當程度就馬上推出,屆時社會上的反對聲音已經下降,政策不會有太大的阻力。可惜多數西方大國並非如此對應,在疫情開始爆發的時候,大做「七成人會染疫」的期望管理,英國首相約翰遜更去到極致,宣傳「群體感染可以抗疫」的怪論。這些不同程度的「佛系抗疫」的手法,客觀上助長了西歐及美國的疫情的爆發,浪費了中國強硬抗疫為全世界爭取到三個星期的準備時間。只有法國的馬克龍是例外,一有需要就出重手,用作戰方式去抗疫。

看法國國家醫學科學院院士伯特蘭對抗疫的描述,可以知道法國其實早已作好部署。伯特蘭表示,他們從流行病學角度分析法國及意大利的疫情,法國雖然遲意大利的疫情爆發晚了一星期,但對比疫情在同一階段內的各項資料,都非常相近,意大利可以作為法國的前車之鑑。

伯特蘭高度讚賞中國強力有效的各種抗逆舉措,認為中國的隔離措施效率很高,取得了很好效果,為法國提供了重要的參考。而法國之所以沒有立即推行嚴厲控疫措施,留給公眾一定的適應空間,是考慮到法國民眾的特點,難以一步到位而已。伯蘭特非常重視中國的經驗,認為各國需要了解中國採取了甚麼措施和各種措施的效果。

法國推出的抗疫措施,與中國最大的分別是沒有中國收治輕症病人的方艙醫院,所以法國重症病人留院治療,而輕症病人則在家居隔離,這些輕症病人會透過全職醫生家訪和治療。伯特蘭承認對家訪醫生本身的防感染是重大挑戰。

法國的疫情防控,有清晰的一套。馬克龍沒有像特朗普、約翰遜和德國總理默克爾只做期望管理,而不去全心管理疫情。大家真的不能小看馬克龍,法國被所謂自發的「黃背心運動」持續搞了一年,他依然挺過來,顯示他是一個非常堅強的領導。相信法國是歐洲幾個大國之中,第一個能夠成功扭轉疫情的國家。

盧永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