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美國正走向「蘇彝士運河事件」的危機

美國第七艦隊的神盾驅逐艦「巴里號」周一(3月23日),在南海進行實彈射擊演習。之前在3月18日,多架美國軍機飛過巴士海峽,飛近香港。美軍的連串動作,是在總統特朗普把「新冠肺炎病毒」改稱為「中國病毒」之後發生,特朗普針對中國、轉移注意的態度相當明顯。但飛幾隻戰機,射幾枝導彈,可以解決美國疫症的危機嗎?

特朗普不斷指責中國不早一點通知美國: 「我希望中國可以早點告訴我們裡面發生了什麼。我們一開始並不知道情況,直到疫情已經在人群中暴發出來。」

特朗普這種「中國不通報」的指責,又是拍拍腦袋講得就講。真相是中方一直有通報美方,中國自1月3日開始,便定期向包括美方在內的世衛組織通報疫情信息, 1月4日中美雙方的疾控中心的負責人也通了電話,雙方同意保持密切聯繫。再加上1月23日武漢封城,美國隨即在1月29日從武漢撤僑,中國疫情大爆發人所共知,何來中國沒有公開疫情,令到美國反應不及呢?到2月27日,特朗普還說「新冠肺炎將會在美國消失!」美國本來有1個多月去反應,只是特朗普當無事不作反應而矣。

特朗普的失敗不光在於無力控疫,還在於丟失美國的領導地位。中國的舉國治理初步控制了國內疫情,由當初面臨的制度質疑,到今天變成了制度自信。北京如今向其他國家運送大量醫療物資,並派出專家組傳授抗疫經驗,意大利嚮起「感謝中國」聲音,意大利疫情嚴重的倫巴大地區衛生部長,甚至希望中國可以派醫療隊接管他們的ICU病區。與此同時,美國卻用軍機從意大利運走大批檢測肺炎病毒的拭子。兩國的形象,起了鮮明的對比。

這種情況惹起美國傳統精英的關注。中國並沒有因為新冠肺炎爆發出現蘇聯倒台前夕的「切爾諾貝爾危機」,相反美國卻出現了英帝國瓦解前夕的「蘇彝士運河事件」危機。

美國《外交》雜誌的文章。

美國《外交》雜誌的文章。

美國《外交》雜誌近日刊登前美國助理國務卿坎貝爾(Kurt M. Campbell)和著名智庫布魯金斯學會總監多希(Rush Doshi)的文章,他們將這次新冠疫情危機,和1956年的蘇彝士運河事件相提並論。

蘇彝士運河危機發生在1956年,這條運河在埃及境內,戰略意義重大,一旦控制了蘇彝士運河,就可以操控整個東地中海和中東地區。埃及過去是英國的殖民地,1922年獨立。到1956年,阿拉伯民族主義者納塞爾出任埃及總統,一改前總統親西方的立場。埃及和以色列的矛盾升级,埃及阻止以色列船隻使用蘇彝士運河。納塞爾總統進一步把英國和法國擁有股份的蘇彝士運河公司國有化,令英法極度不滿。英、法、以三國在巴黎密議,向埃及開戰。但由於密議並無美國參加,美國反對三國軍事行動,蘇聯亦不滿三國出兵,在美蘇壓力下,三國最後撤兵。蘇彝士運河危機導致了英國艾登政府垮台,並促使之後的麥克米倫政府加快非殖民化進程,英國的帝國殖民體系,自始遭到毀滅性打擊。

世界領袖,在危機中要展示領導力量,英國在「蘇彝士運河危機」中一敗塗地。坎貝爾和多希評論說,在這次疫情危機中,美國如果處理不好,她的全球霸主地位,也會受到同樣的挑戰。

一個全球霸主,要有匹配的領袖,大家覺得特朗普有能力擔此大任嗎?習主席周一致電法國總統馬克龍和英國首相約翰遜,建議在G20框架下加強全球對抗新冠肺炎的合作,相比之下,習主席更有大國領袖的風範吧。

盧永雄

坎貝爾和多希的文章詳見: https://fam.ag/2wAEz2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