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美國利用台港反華 本地政治走向破局

國家主席習近平周五(3月27日)應約同美國總統特朗普通電話,對話氣氛緩和,中方公開表態願意援助美國抗疫。或許中美因為疫情問題引發的對立會略為降溫,但這並不表示中美全面和好,現實正好相反,即使美國在新冠肺炎疫情大爆發的時期,美國總統特朗普不忘繼續發功針對中國,最新一招是簽署參眾兩院通過了的《台北法案》。

《台北法案》是繼美國訂立《台灣旅行法》之外,另一個美國以台灣為名、針對中國的美國國內法案。

《台北法案》全名是《台灣友邦國際保護及加強倡議法》(Taiwan Allies International Protection and Enhancement Initiative Act),依全名起首字母簡稱為TAIPEI Act)。此法案是由共和黨參議員賈德納(Cory Gardner)及共和黨眾議員匡希恆(John Curtis)發起。法案呼籲美國政府,對採取傷害台灣安全或繁榮的行為的國家,應考慮改變與其經濟、安全及外交關係。說得直白一點,美國可以制裁那些傷害台灣安全和繁榮的國家。另外,新法案呼籲美國利用影響力,支持台灣成為不以主權國家為參與資格的國際組織會員,並鼓勵美國貿易代表署進一步增強美台雙邊經貿關係。

《台北法案》於3月4日於眾議院以415票贊成、0票反對的壓倒性票數通過,又於3月11日在參議院一致同意通過。美國在疫情如此高漲的時刻,仍不忘利用台灣插中國一刀,其針對中國的態度可想而知。美國與台灣有關的法案還有另外一條,叫《台灣保證法》(Taiwan Assurance Act of 2019),該法案的重點是美台軍售應該常態化、台灣納入美台雙邊軍事訓練演習以及要求美國高階軍官進駐台灣,另外也要求簽署美台自由貿易協議。這條法案已經已通過了美國眾議院,正等待參議院通過。

特朗普自上任以來,大力推動各種針對中國的法案,先由共和黨議員提出,民主黨人亦不反對,相關法案就先後通過。美國不止於制定有關台灣的法案,去年便先後通過了《維吾爾人權法案》和《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這些法案把中國內部事務透過美國國內立法,變成美國可以公然過問的事情,然後如一口又一口的棺材釘那樣,把中美關係釘在死位上。其目的即要把美國對台問題的「一個中國」立場虛化,又要把美國對香港、對新疆的干頂實化。

這些法案表面上是以人權民主或者要幫助台灣為名,但實質作用是把中國不同地區作為棋子,在和中國談判貿易等問題時,爭取美國的最大利益,大家不要忘記,America First嘛(美國優先)!

香港的反對派剛剛召開記者會,說要爭取今年9月立法會選舉過半數席位,話今年是一個「千載難逢,轉瞬即逝」的黃金機會。在阿爺的眼中,本來香港的民主化,都是一種「必要之惡」,雖然不喜歡,都要被逼接受,所以之前才不斷接受香港政改。不過隨著這兩年中美關係急促惡化,以及本地反對派露出露骨的投美傾向後,就大招阿爺之忌。

香港以前的民主派,也十分忌憚這種借外國向中國施壓的行為。當時的民主黨內有兩派,一派是司徒華派,另一派是李柱銘派。司徒華派從來不會跑去美國,是民主黨內的民族主義者;李柱銘比較親美,但當涉及中國的關鍵利益問題上,仍會站在中國的一方。例如2000年中國正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前夕,李柱銘曾到美國遊說不要反對中國入世。

但今天的反對派,不但經常跑去美國,還在美國講明America First之時,仍然甘作美國棋子,甚至叫美國制裁香港以至中國。反對派的政治取態,已出現質變,已變成全面投美,與中國對抗決裂。美國利用香港、台灣、新疆和香港問題作為針對中國的籌碼,北京又怎會讓親美的香港反對派上台執政呢?這是一個破局,未來香港的政治局面,將會變得越來越艱難了。

盧永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