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壹傳媒創業四大名將 葉一堅堅過「十全老人」

想到,壹傳媒,可以有今天,一定要歸功,創刋時,個個員工,上下一心,做了一本,敢爆城中富豪名人,陰暗面。敢寫政府,貪腐狂法,黑暗問題。敢言黑幫,毒害市民,為害社會事情。

樹仁書院,榮休新聞學院院長梁天偉,即壹週刊,創刊總編輯。當年離職壹週刊後,都要給人斬至,手臂分離。壹週刊成功,真是用,同仁們的,的血淚鑄成。五大名將,早期艱難,開創時期。由做開舒服銀行家工作的香樹輝,作為創刋社長。不知是否香生,為了童年理想,竟然脱下,西裝領帶,舒服高階層地位工作,翻起衣袖,落口落手,又落脚。用手執筆,創造「宗菁華」這個筆名,去寫「中環人語」專欄。

香生更在危急時候,出脚去揾,出口去氹,周圍揾銀,解決没粮草出薪酬的壹傳媒,頻頻搵銀行,搵老友,借水渡日。以前昔日,做銀行家,借貸予人,竟然掉返轉頭,找昔日銀行家老友,折腰找救命錢。又要求印刷商,不要因為没錢找數,而不開印刷機,裝印壹週刊。加長找數期,延續壹週刊,早期命仔。不是老香,壹週刊員工,沒銀收不到工資,返工沒人,就沒有今天,壹傳媒哪。傳聞最高欠款,達八千萬。90年初的八千萬,實是天文數字喇。

另一位,就是何國輝。這位計仔多多,當年的創意神童,搞好壹週刊,又搞壹本便利,又倡議出版蘋果日報。又出忽然壹週,又弄好飲食男女。如果十分滿分,他就是壹百分,取超級榮譽,畢業証書。當時外與內,都因為他的計仔,令壹傳媒,發展神速。所以壹傳媒上下,個個稱呼他,為神童輝。這個當年,不到四十少年,屢屢立奇功。

第三就係,周安橋。書唸香港大學時,念國家民族,早早加入,認識中國,關心社會,運動事務。畢業後,進入香港,股壇教父,馮景禧,俗稱金融少林寺的新鴻基証劵。學了一身,上市金融,集資本領。黎老闆找他,上市集資 ,當時人人說,壹傳媒日日駡,港中政府,駡李鵬都要扑街,共產黨又鬧。怎可能,上到港交所,去集資搵銀啊。但是怎樣給人阻撓,這位周安橋,都可以,一一解決。充滿上市,集資本領的周安橋,横刀策馬,衝上前線,一揮刀搞妥集資喇。到壹傳媒有銀,就加大加濶戰線,打到去台灣,開展了台灣,壹傳媒盛世 。

葉一堅真係堅。

葉一堅真係堅。

第四,就是葉一堅。他大學,唸書畢業,就在台灣。去台灣開疆闢土, 出戰海外。堅哥熟悉台灣,真是如魚得水喇。

當壹傳媒,上市成功。帝國已成為,屹立到倒不下去時,我就感覺,空虛惆悵。四大名將,有被請離職,有不歡爭吵離開,有無奈憂鬱告別,有知機感覺自己,再沒利用價值,而向黎老闆告別。當時開國功臣,大元帥,大將軍,一個一個離開。 我就惆悵擔心,誰人管理這龐大帝國,黎老闆沒有元帥,怎去搞怎去執行,未來台灣,蘋果日報出版啊?同埋未來,由誰人做元帥呢。如果由黎老闆,一身担當數職,他身體一旦出現問題,家庭及壹傳媒,就大地震,出禍喇。

想想吓,電話就響起,肥老闆把聲,搵我去加多利山,他屋企食飯。識他咁耐,從未試過,只得我同他,拍拖食飯。兩個人坐在,諾大的桌面。聲音及顏色,都顯出,空虚蒼白。想起昔日飯聚,一定有大元帥,大將軍在旁。今天整個大廳,說話回音,在空中流蕩,聲音顯得,空洞無力,冷冷清清,寂寞無言。我突然直覺出聲,同黎老闆講: 「搵葉一堅上,他襟得鬧,又肯做,怎樣調動,都接受。肯搏命,又主動,又抵得諗。」無幾耐,壹傳媒就宣布,葉一堅,往台灣,做蘋果日報,最高負責人。

講到編務,葉一堅是神級,他絕無包袱,可以將,別家報紙,獨家新聞,轉化自有,發揚光大。令讀者,看到以為,自家報章,獨家發掘。就算被人,告上法庭,他亦甘心如貽。在他調升,台灣之前,我與堅哥,只是點頭,寒暄之交。去到台灣,一起工作,交住互動,我們就因工作,頻繁交往很多。晚上没有家庭在台灣,我們通常,一起吃晚飯。近距離看堅哥,與他的,「堅哥與你」專欄 ,一模一樣 ,一個字,真,真,真堅。

他可以,噴完鼻涕,抹在長褲,再揸住,鷄脾狂咬,紅酒長灌。餐廳侍者,小至洗碗,大到老闆,個個都與他,見面來個,堅哥擁抱抱。他可以,與你共賞,手機四仔,品評,誰美,誰肥,誰醜,誰演妓出色。一個個,在台灣,沒有家的晚上,快樂消磨,好快,飛逝過去。今天寫稿,想起昔日,猶如沉醉,當天晚上,聚餐快樂時。

最利害,他會用最惡毒,最大聲粗話,罵醒下屬。他又懂得,關心同事,幫員工,爭取福利。更利害,他可以,放下行政總裁面子,問不關於我,工作範疇,以外工作事情。問完意見,給回多謝,及說只有你們老闆,才會想得到,這個問題。他又幫同仁分擔,化解黎老闆,帶來的壓力。他對同仁,的關愛之心,從不開心離開蘋果日報,前採訪主任飛仔華身上可見。華哥離職,往星島集團,官至星島日報,頭條日報,總採訪主任,華哥仍常常專誠往台灣,探訪堅哥,視堅哥,為親大佬。華哥後來離世,纪念冊記上堅哥在也飛仔華病中,餵他吃飯,堅哥就寫上,寄望來世,再做兄弟。

堅哥對朋友,又用心教。他曾經,對我說,「阿咩哥,他的方法,好嘢啊,我學足。我對阿咩哥俾意見,他竟然不用不理喎。真是蠢仔,有用的料,竟然不抄。」堅哥可以,為朋友,不聽其意見,自嘲懊惱。

他更懂得用方法,應對黎老闆。佔中一開始,他義無反顧,跟著老闆,坐在街頭地上。但是他,坐了不知幾多個天,他對黎老闆說,台灣工作,需要他回台,他就坐完佔中,去收工。 他更加懂得,不與老闆爭風頭。當時,「堅哥與我」專欄,在蘋果日報副刊,風靡一時。我求他,將專欄輯成書,一定好買得 ,點知他一句: 「唔出」,就呃殺咗,讀者美夢。他的政治智慧,真是,深邃無境。令他可以,终於可以在壹傳媒退休。乾隆皇帝,號稱十全老人。我感覺堅哥,可稱號,為百全堅哥。

小強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