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揭韓國性醜聞「N號房」事件來龍去脈

韓國爆出性醜聞「N號房」事件,引起500萬人請願,總統下令徹查。3月25日,年僅25歲的「N號房」主要運營者趙主彬,被首爾警方押送檢方,成為韓國首個因性犯罪被公開示眾的犯罪嫌疑人。

韓國「N號房」主犯趙主彬。

韓國「N號房」主犯趙主彬。

舉世震驚的 「N號房」,最恐怖的究竟是什麼? 內地媒體公眾號俠客島作了詳盡的追踪報道。

簡言之,「N號房」是社交軟件Telegram上多個色情聊天室的代號。犯罪者在這些聊天室中有償向成員提供受害女性的性虐照片及影片。

據韓媒報導,當前已知受害女性有74人,其中未成年女性16人,年齡最小的僅11歲;而「N號房」的付費聊天室會員超過26萬人(不排除重複加入各群組可能),據虛擬貨幣交易留痕,其中包括教授、藝人、體育明星、著名創業公司CEO等知名人士。

「N號房」最早由昵稱為「godgod」的高中生在2018年6月創立,2019年2月,房間管理許可權被移交給「Watchman」,最後才是「博士」趙主彬的異軍突起。

運營者通過發釣魚連結、假扮警方、發佈有償兼職等方式竊取女性個人私密資料,隨後長期脅逼她們提供性剝削照片、影片;據《韓民族日報》臥底記者消息,運營者還會把女孩帶到線下性侵,並同步向線上會員直播。

「N號房」被劃分為多個等級,不同等級的房間內性犯罪程度不一,付費標準不同,「博士」趙主彬開設的房間最高需繳費150萬韓元(約9600港元)才能進入;由於「產品」特殊,受害者甚至被分門別類,以滿足不同「主題」。

韓國記者在參加「N號房」臥底期間,平均每天潛入約30個「房間」(即群組),所有房間單日均有數千名男性參與,在每個房間內,單日上傳和分享視頻最多可達1.5萬條;2019年初,有「端對端加密」、「閱後即焚」功能的Telegram,更是成為Google商店在韓國下載量增長最快的APP之一。

「我親眼看到了在男廁所裡裸體躺在地上的孩子們,她們似乎是按照指示親自拍攝並發送視頻,看了幾個之後無法相信這是事實,那天晚上做了一個地獄般的噩夢。」卧底記者說。

韓國媒體人解說「N號房」運營模式。

韓國媒體人解說「N號房」運營模式。

「N號房」主犯趙主彬落網後,警方在其家中搜出1.3億韓元現金(83萬港元),目前已被確認的贓款總額超過33億韓元(約2112萬港元)。

儘管趙主彬拍攝的視頻是幾代「N號房」運營者中最殘忍變態的,其身邊人卻從未對這位「在校成績優異」的首爾某專科學校畢業生起過疑心,對他的印象是「在哪裡都可以看到的安靜的孩子」。

而「N號房」高達26萬的會員總數,以及視頻二次傳播後招致的更多觀看者,更讓韓國舉國震動。有網友表示,「韓國總人口才5000多萬人,基本等同於韓國女性每遇到100個男性,其中就有一個可能是N號房會員。」

根據韓國警方的統計,2012年至2017年間韓國偷拍類犯罪共計3.4萬宗,其中84.8%的受害者是女性;與「N號房」類似的Soranet偷拍網站,在韓國存續17年,會員數超過100萬。

如今,「N號房」及其26萬名觀看者再度將持續多年的社會膿瘡曝於人前。還有多少男性是可靠的?女性與性犯罪的距離到底有多近?韓國的下一代會否「真正生活在地獄中」?來自韓國女性的追問,近乎聲嘶力竭。

「上當的肯定不止74人,而且未成年人只會比成年人更多」,一名因嚴重缺少生活費而被脅迫拍攝了40多段影像的受害人說道。

首爾大學女性研究所客座研究員李振羲認為,偷拍現象並未被韓國政府真正重視;一位中國觀察者則表示,偷拍在韓國娛樂界或已形成某種「文化」——「綜藝節目裡經常出現搞笑類偷拍,是不是也在給人們灌輸‘偷拍無所謂,只是為獵奇’的畸形觀點?」

一位接受BBC採訪的同類事件受害者坦言:「我覺得所有的男人都看著我,好像我只是性物件。」而對於更多韓國女性,「N號房」像是「打開廚房的燈,忽然發現有26萬隻蟑螂沖向你。」

與此同時,「N號房」涉事會員則不乏認為自己「理所當然」辯解者。他們爭辯付了費但「N號房」卻被關閉了,他們才是受害者。這恰恰說明了日趨極端的性犯罪,在現代社會正面臨著怎樣複雜的語境。

deepthroat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美國下一站︰火星

美國總統特朗普周末見證了歷史——SpaceX開啟首次載人航天任務,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