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文章
國家衛健委:低風險地區校園內學生不需佩戴口罩
upload_article_image

中美疫苗同時進入臨床試驗階段 到底誰更勝一籌?

中美同一天宣布開始疫苗臨床試驗

疫苗作為終結新冠肺炎最有力的科技武器,各國都在爭分奪秒。據不完全統計,全球大約有64項針對新冠病毒的疫苗在研項目,其中,中國單獨攻關及與他國合作的項目共36個。俄羅斯、以色列、澳大利亞等國家的研究機構也相繼宣布了疫苗研發的新進展。德國傳媒此前傳出,美國總統特朗普試圖重金拉攏正研發疫苗的德國藥廠CureVac,換取獨家專利,確保美國「獨享疫苗」,雖然美方矢口否認,但報道惹來德國政界強烈反彈,德國官員強調政府致力確保疫苗研發留在歐洲及德國,歐盟也承諾撥款8500萬美元給該公司。

3月26日,中國外交部副部長羅照輝就表示,跨國問題需要跨國合作,中美在疫情藥品研發研制方面都是走在前面的,我們的合作對雙方有好處,對人類有好處。而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早前公布已完成研發,3月16日獲批臨床測試。巧合的是,美國國家衛生院(NIH)資助的生物科技公司Moderna Therapeutics也在同一天宣布展開疫苗mRNA-1273的臨床測試。

目前,軍事科學院陳薇院士帶領的科學團隊與康希諾公司聯合研發的腺病毒載體疫苗已經獲批進入I期臨床試驗階段,是眼下這場疫苗研發國際競賽中,中國代表團裡的「種子選手」。

新冠疫苗首批志願者講述接種經歷

對於試驗疫苗的安全性,直新聞也采訪了新冠疫苗首批志願者朱傲冰,他在3月19日接種了疫苗。

朱傲冰對直新聞表示,其實早在2月29日,陳薇院士已經作為第1人接種疫苗,嚴格來講志願者是臨床接種的第2批,所以疫苗的安全性早在他們之前已經得到認可,他們的醫學專家組團隊也有對他進行相應的風險告知,而且在接種疫苗之前他們也進行了非常嚴格的體檢。

朱傲冰表示,在接種疫苗後,不僅要經過14天的集中隔離,陳薇院士的團隊也會對他定期隨訪,在半年之內,陸續的還要進行5次抽血體檢,以確保他們的身體健康。

中美防疫合作一直很緊密 目前卻很困難

實際上,從20世紀初至今,作為全球衛生安全重要行為體的中美兩國曾多次攜手合作,共同應對流行性疾病給國際社會帶來的挑戰。無論是2003年非典疫情,2004H5N1型禽流感病毒,2009年新型H1N1流感病毒,2013年新型禽流感病毒H7N9,2014年埃博拉病毒,中美的合作從未從未缺位。

然而,自特朗普政府執政以來,美國將中國視為戰略競爭對手,中美防疫合作嚴重受阻。日前《華盛頓郵報》刊發了一篇題為《美國在特朗普的領導下,美中衛生合作崩潰》的文章,指出:「在過去的幾十年裡,美中衛生合作得到培育和發展。戰略科學合作帶來了巨大的機遇,如果我們不能在應對新出現的感染等風險方面開展合作,將付出巨大的代價!」

疫苗研發 人們就只會記住誰是第一家

其實對於國際合作研發研制疫情藥物,中國一直持開放態度。1月11號,復旦大學張永振教授的團隊首個將新型冠狀病毒的基因序列公布。據媒體報道,在公布新冠病毒基因序列的3小時候後,美國疫苗研發公司Inovio實驗室當天就在電腦上的基因測序軟件裡設計出了新疫苗,並宣布最快將於今年夏天開始人體臨床試驗。這曾被認為是本世紀最快的疫苗研發記錄之一。但現在,從走向臨床試驗的時間來看,這個記錄正在被打破。

3月16日,中美幾乎是同步宣布疫苗進入臨床試驗階段。通常情況下,根據病毒種類和采用技術路徑不同,常規的疫苗研發通常需要短則三五年,長則十幾年,所以此消息一出,立刻吸引世界關注,不過,除了巧合的因素之外,外界也似乎隱隱嗅到競爭的味道。

直新聞專訪華大基因CEO尹燁,他表示在科學上或者說在這種生物技術最頂尖競爭上,只有第一沒有第二,我們往往能記住第一家是誰,所以中美疫苗同一天進入臨床階段既有巧合的一面,當然也有相互競爭的一面。

實際上,我國在疫情發生後,迅速成立了科研攻關組,從滅活疫苗、基因工程重組亞單位疫苗、腺病毒載體疫苗、減毒流感病毒載體疫苗、核酸疫苗這五大技術方向,並行推進疫苗研發。中國工程院院士王軍志在3月17日介紹說,目前,五大技術方向疫苗研發總體進展順利,大部分研發團隊4月份都能完成臨床前研究,並逐步啟動臨床試驗。

那麼中美的研制的疫苗到底有什麼不同?

尹燁解釋到:其實美國mRNA疫苗,它就是打一段核酸進去,這段核酸就模仿了這個病毒在人體內的復制過程,它進到人體內就可以進入到細胞,然後在胞漿內就直接工作,合成類似於病毒自然條件下形成的蛋白,進而刺激人體產生對應的免疫抗體。

中國的陳薇院士他們利用腺病毒作為重組載體,其實也是帶了一段病毒核酸進去,只不過她們給病毒核酸帶了一個引路的「大哥」,這個「大哥」是叫做AAV,就是腺病毒,它是把腺病毒改了以後,接上這麼一段病毒核酸,這個技術更成熟,但是美國的技術應該說是更前衛。不過不能說更前衛的技術所研制出來的疫苗就一定更有效,因為這個地球上迄今為止還沒有任何一個成功的mRNA上市疫苗。

美國跨步驟研制疫苗 中國注重安全性保障

不過,雖然中美疫苗同時進入人體試驗階段,但中國疫苗經過恆河猴等大動物試驗的驗證。恆河猴跟人一樣都屬於靈長類動物,用它試驗的結果會更真實地反映靈長類動物體內的過程,更接近人類的醫學特征。而美國mRNA 疫苗研發則跳過了大動物測試這個步驟。多名疫苗專家表示,大動物實驗這個階段不可少。雖然在小鼠身上可以檢測出抗體,但更需要對疫苗的安全性實驗數據,比如攻毒實驗、免疫原性、長期毒性、過敏原性、生殖系統毒性、長期致癌性等方面進行實驗,只有拿到這些結果才能在人體上展開實驗。如果連安全性都不能保障,疫苗就失去了意義,這個階段無法跨越。

尹燁說:如果這個疫苗打進去,它能產生一個合適濃度的抗體,它有保護作用,但如果產生一個不合適濃度的一個抗體,它甚至還會加重病情,我們管術語叫ADE,叫做一種抗體依賴性增強感染這麼一種效應。某種程度上講,我們無法來評判美國疫苗到底會不會引起後面這些問題,這其實是走了一個捷徑,但走這個捷徑節省時間的同時,它相對也付出了比較高風險的機會成本。

疫苗研制並非一朝一夕 美國擔心被中國超越

實際上,1月28日,特朗普曾宣布美國科學家將在12周內,也就是兩三個月的時間內研制出新冠疫苗,陳薇院士當時就明確表示,基於團隊在2003年非典期間對SARS病毒預防應用方面的突破,以及在自主研發埃博拉疫苗獲得成功的科研基礎,中國科研人員的速度不會亞於美國。日前,陳薇院士在接受采訪的時候表示:按照國際的規範,國內的法規,疫苗已經做了安全、有效、質量可控、可大規模生產的前期准備工作。

而對於特朗普承諾將在11月美國大選之前研發好疫苗,外界則普遍認為這是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實際上特朗普的「急」也不僅僅是因為大選,要知道,現在美國醫療器械消費占全世界40%。美國占全世界新藥開發的80%以上,所以這種情況下,現在美國有些政客很擔心在新冠疫苗研發上,美國落後於中國。甚至還有政客呼吁美國的醫藥企業把藥廠轉回到美國國內。

對此,對中美兩國衛生領域都很熟悉的尹燁表示,兩國還是應該良性競爭、加大合作。美國在化學藥上的確是領先的,但在基因技術上,比如說華大的測序儀就已經打破了它的壟斷,但是中美這種競爭是有利於整個行業的發展,而不要形成壟斷。在生物藥上我指的是干細胞治療、基因治療,包括我們後來的這些抗體藥物,包括我們這次的疫苗研發問題上,中國不落後。而且中國我們說人多,病人多,那麼臨床實驗就具備優勢。還有其實在美國做很多生物學研究的科學家都是華人,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講,我相信生命科學、生物藥物、包括生物制品,這都是中國目前的機會,也是我們戰略新興產業發展一個重要的升級方向。從這個意義上講,我是非常希望大家能形成一個良性競爭的結果,是讓老百姓都能用得起高科技而高可及的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