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疫情影響全職足球教練零收入 組織大聯盟務求自救

因為疫情,不少全職足球教練已經兩個月沒有收入。

網上圖片

疫情影響之下,各行各業各有難處,本地足球圈一班靠教授足球班維生的全職教練全部遭殃,有人近兩個月完全零收入手停口停,甚至有人轉型做「外賣步兵」暫時賺兩餐糊口。本地全職足球教練之一的陳思駿表示,一班教練正在想方法組織大聯盟自救,希望聯絡政府及學界尋找工作機會,以免坐食山崩。

本地球圈,除了港超聯十支球隊各有教練及教練團之外,甲、乙、丙組各隊都有教練,另有不少教練是教授學界足球隊、成人班及青少年班,並且以此為主要收入來源。只是,疫情之下康文署又再封場,未知何時重開,倚靠球場教班維生的一眾教練頓時受苦,手停口停。

不少本地教練靠教足球班維持生計。 網上圖片

籃球總會副主席羅善行周一約見香港立法會功能組別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議員馬逢國,爭取有措施支援籃球界,包括咨詢教育局批准課外活動導師以網上教學方法授課,用以換取收入;另外是爭取康文署課程導師獲支半薪,以解燃眉之急。

足球界別方面,由於各全職教練並無本身組織,因此一眾教練近日決定自救,先由嘗試組織聯盟開始。本地全職足球教練之一的陳思駿表示,他們已經在開會商討收集意見,然後尋找可行方法以免本地全職足球教練長期零收入:「全職教練是自由身居多,整份糧都是來自教波,沒有其他工作,近日疫情之下完全沒有教班,沒有收入。我也聽過,有教練近期唯有轉行做『外賣步兵』,爭取一點收入糊口。」

「九十後」陳思駿是教授青少年足球的全職教練。 網上圖片

「九十後」思駿表示,他們正在嘗試聯絡政界向政府尋求支援,以求在疫情下找到工作機會,另一方面他們也在尋找教育界的機會,希望用視像方式教授足球,讓學生或者青少年在家中都可以看片段學踢波或者做運動,從而換到學校批出資金予教練:「拍視像短片、閱讀球賽分析片也好,這些都是教練的專業及專長,如果可以在此找到工作機會,一眾教練就可以有方法賺回自己的教練費。」

思駿表示,他正在整理問卷收集各方教練的意見,同時稍後會開設Facebook群組,先有一個渠道聚集更多人加入。事實上,思駿本身也是疫情之下的受害者,他家有兩個小孩,近期沒有工作,全靠太太的工作及平常積蓄維持生計:「沒有教班、沒有收入,家中有兩個小朋友照顧。近期自己也是在網上拍片予一眾青少年學員網上學習,讓他們留在家中也有一定活動。現在這種拍片是分享居多,不可能有收入,除非本身是Youtuber、有幾十萬followers才會有錢。」

思駿表示,教練大聯盟仍會不斷開會以及尋找各方協助,希望一眾教練可以踢贏這場疫境波。待稍後組織過後,就會開設Facebook群組招攬更多同道,一起尋找方法自救。

網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