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文章
國家衛健委:低風險地區校園內學生不需佩戴口罩
upload_article_image

揭秘:中國機場口岸首例確診病例是如何被發現的?

把新冠病毒擋在國門之外,現在已經成了中國防疫工作頭等大事。

誰在為中國「站崗」?他們又是怎麼把病毒揪出來的?中新社國是直通車專訪了一位身處防疫一線的「哨兵」謝麗惠。

海關對入境旅客開展流行病學調查 海關總署供圖

海關在空港口岸檢出的首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就是這個「90後」姑娘排查出來的。

謝麗惠,首都機場海關旅檢一處五科四級主辦。

國是直通車:您現在主要做哪些工作?有哪些流程?怎麼進行個人防護?

謝麗惠:我們每天要做的事包括指導出入境旅客填寫並核實健康申明卡,進行體溫監測和醫學排查,對發現的病例、疑似病例和有症狀旅客按聯防聯控機制進行隔離轉運等。

每次值班之前,我們都要認真了解最新工作方案,因為方案會根據疫情變化及時調整。

我們正常是值24小時的班。但是,因為測溫設備校准,洗消、防護用品、單證等准備工作需要提前去做,還要做交接以及後續的處置工作,一個24小時的班通常要上到接近36小時。

經常得穿十幾個小時的防護服之後,才能去短暫休息一會兒。

隨著國外疫情日益嚴峻,發展,需要重點關注的旅客越來越多,我們需要保持高度緊張地狀態開展工作,不能有疏忽遺漏。

我們的防護裝備很多,有手套、口罩、工作帽、眼罩、防護服、面屏、靴套、一次性隔離衣等等,非常嚴密。

海關關員正在指導旅客填寫健康證明卡 海關總署供圖

國是直通車:具體工作有哪些挑戰?您是如何克服的?

謝麗惠:我們經常連續工作三十多小時,其中十幾個小時不間斷排查。由於長時間穿防護服,我們必須在防護之前補充高熱量食物,但要減少水分攝入,就這樣不吃不喝十幾個小時。以前說到吃還得克制,怕長胖,現在下了班就大吃一頓。結果,兩個月下來還至少瘦了六斤。

另外,因為我們防護很嚴密,就得很大聲跟旅客說話,不然他們容易聽不清。有時候剛脫下防護服時,都不能直接喝水,因為嗓子已經干得冒煙了,得先稍微潤一下。

沒有特殊的辦法克服。我們現場所有的工作人員都在堅持,每一個人都干得很起勁,你是會被這種精神所感染,所以當你看著這麼多的旅客在等著排查,也就不忍心走開去休息一下,因為哪怕是很短暫的喝水吃飯,也會因為要穿脫防護服而耗費時間太久,就這樣一點一點堅持下來。

其實專注於排查的時候,時間過得也挺快,就是真正到下班的時候,才感覺到累得要虛脫了。

國是直通車:您發現了全國空港口岸首例確診病例,當時是怎樣的過程?

謝麗惠:那是1月23日11時左右吧,正好是出境高峰。有一名男性旅客在通過測溫通道時,測溫儀報警,我當時在醫學巡查,就上去詢問旅客來源地,發現他是武漢過來的,就馬上帶他到排查室,進行體溫復測、流行病學調查與醫學排查。

排查過程中,我發現這位旅客有明顯壓抑克制的咳嗽症狀,而且體溫超過38度,又來自重點地區,因此認為他存在染疫嫌疑,就立刻把情況報告值班科長,開啟轉院流程。

那天救護車到得比較慢,這位旅客出現焦躁情緒,我就一直陪他聊天,給他疏導解壓。後來得知他和妻子女兒都已經長時間沒吃飯,我立刻安排同事給他們買了飯菜和水。他看見我長時間穿防護服,滴水未進,也很心疼,還跟女兒說,將來也要做一個對社會有貢獻的人。說實話,我當時還是有點自豪的。

國是直通車:入境旅客接受檢查時有抵觸情緒嗎?您是怎麼緩解旅客情緒,准確獲知他們活動軌跡的?

謝麗惠:詢問技巧很重要。很多問題如果你只是單純地問旅客「是」和「否」,大家往往回答得非常簡單,不能准確得知真實情況。所以我就改成和旅客聊天,一方面可以平復一下大家的情緒,另一面可以獲得旅客更為真實可信的活動軌跡。

比如最近回來的留學生,可以問一下學校上課情況,是否停課,住宿舍還是租房子住,室友幾人,同學和室友的身體狀態,怎麼解決吃飯問題,如果有外出就餐的,問一下時間和頻率等等,根據旅客的回答調整問題,最終獲得旅客的旅居史和接觸史情況。同時善於觀察旅客,有沒有什麼具體需求,讓他們也緩解一下緊張狀態。

國是直通車:有沒有哪些旅客給您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像?

謝麗惠:最近的一個印像非常深刻,就是有個微博網友發的一條微博,記錄了她的朋友從英國一路轉機回到北京,在機場入關時的所見所聞。正好她所記錄的那個朋友是我排查的。她說我們很溫柔,其實是因為這些回來的留學生超級配合,不停地在說「麻煩我們了」,「一定會好好配合國內的所有防疫工作」,然後把自己在國外的活動軌跡都一五一十回答得特別詳細,在國外也都自我隔離一段時間了。

我們做的是我們應盡的職責。從疫情開始到現在,我們始終在盡最大的努力做好防控工作。所以當有人看到我們的辛苦,並為我們發聲的時候,我們都感到安慰,也更有力量做好入境防控工作。

國是直通車:接觸到確診的人員時,您有沒有擔心過自己可能被感染?

謝麗惠:最初會擔心。因為這是第一次面對傳染性這麼強的疾病。但是後來通過海關總署的網絡課程,學習調節自己的心態,單位防護措施也在不斷升級,就沒有那麼擔心了。現在我們就是認真做好每一次的防護,加強營養攝入,保持樂觀的心態。

國是直通車:聽說您已經三年沒回家過年了,今年因為疫情又沒能回去,家人是什麼態度?

謝麗惠:我的家人一開始對我不能回家過年,還是比較生氣的,或者說是難過吧,因為他們早就做好了准備,不光是我的爸爸媽媽,還有姥姥姥爺,叔叔阿姨等等,行程很早就都排好了,但是到臨近回去的時候,突然說不回去了,他們還是比較傷心的。不過很快,通過媒體的宣傳,他們也意識到疫情的嚴重性,就很支持我的工作了。唯一的囑托就是要做好自我的防護。然後休息的時候注意飲食,補充營養。

想對家人說,等疫情過去,我會回去好好陪陪他們~

國是直通車:您如何看待您的工作和職責?

謝麗惠:我認為口岸衛生檢疫是一份神聖的工作,是在保障全國人民的健康不受影響。所以我們更要竭盡全力,守好國門。

國是直通車:目前,外防輸入成為疫情防控的重中之重,您所在的海關對此推出了哪些舉措?

謝麗惠:我們北京海關嚴格落實海關總署的「三查、三排、一轉運」措施,嚴格開展出入境檢疫。「三查」即百分之百查驗健康申報,全面開展體溫監測篩查,嚴密實施醫學巡查。「三排」即對「三查」中發現的有症狀或來自於疫情較嚴重國家或地區,或接觸過確診病例、疑似病例的人員,嚴格實施流行病學排查、醫學排查及實驗室檢測排查。「一轉運」即對「三排」中判定的確診病例、疑似病例,有症狀人員、密切接觸者四類人員一律按照有關規定落實轉運、隔離、留觀等防控措施。對來自疫情嚴重的國家和地區的交通工具全面實施登臨檢疫,努力做到輸入風險早發現、早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