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文章
國家衛健委:低風險地區校園內學生不需佩戴口罩
upload_article_image

1父親2月染病去世,女子疑為其整理生前物品時感染

疫情發展至今,防守無症狀感染者成為當下防控重點。但人們對無症狀感染者還是知之甚少。無症狀感染可怕嗎?真正的無症狀感染者到底是什麼樣的?他們和確診病人之間到底有什麼區別?疫情當中,他們又經歷了什麼?

莉莉檢測報告

3位無症狀感染者中,他們中有人核酸檢測呈陽性,但無症狀也沒有傳染給別人。有人轉陰後復陽,沒有經過額外治療最終再次轉陰。也有人兩次檢測結果呈陽性,沒有發燒也沒有呼吸困難,還每天在家做清潔。

人物1:莉莉

12天3次核酸檢測兩陽一陰,

不發燒也沒有呼吸困難,每天在家做清潔

自3月22日至4月2日,12天時間裡,59歲的莉莉進行了3次核酸檢測,前兩次為陽性,最後一次為陰性。然而,除了喉嚨有異物感,莉莉始終未出現新冠肺炎的典型症狀,她成了一名無症狀感染者。

據國家衛健委發布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防控方案(第六版)》,所謂「無症狀感染者」,即指無臨床症狀,呼吸道等標本新冠病毒病原學或血清特異性IgM抗體檢測陽性者。

3月21日,莉莉所在的武漢市江岸區為群三村社區組織了一次「密切接觸者」核酸檢測,那是莉莉第一次被檢測出陽性。22日,她便住進了位於武漢香港路的一家隔離酒店。3月23日,她第二次接受核酸檢測,結果依然呈陽性。

「即便兩次檢測結果呈陽性,但姑媽並沒有發燒、腹瀉、呼吸困難等症狀,甚至每天都要在家做清潔。」莉莉的侄女悅悅告訴記者,在過去一段時間內,莉莉沒有出現新冠肺炎的臨床症狀,唯一有的表現就是喉嚨有異物感,偶爾會聽到姑媽清嗓子,但很少咳嗽。

在莉莉第一次完成核酸檢測後,第二天悅悅就收到當地衛健委和社區打來的電話,詢問莉莉近期的密切接觸史。悅悅回憶,姑媽此前除了偶爾下樓拿菜,從未出過門,也很少對外接觸。

但實際上,對姑媽莉莉兩次核酸檢測呈陽性的結果,悅悅卻並不太意外。一切還要從今年2月6日說起。

2月6日,悅悅82歲的爺爺(即莉莉的父親)出現嚴重呼吸困難,當日莉莉便趕往爺爺家中照顧。2月7日,莉莉一家和悅悅帶著爺爺前往家附近的醫院檢查,結果其肺部CT顯示,爺爺的左肺部已經「全白」。但還未等到做進一步的核酸檢測,爺爺就在2月10日離世。

爾後,莉莉便住進了爺爺生前的房子,但卻並未對房間進行徹底消毒。據悅悅回憶,此前姑媽和爺爺單獨相處時,姑媽也會脫下口罩,兩人多次面對面交談。

爺爺去世後,莉莉也曾懷疑自己是否被傳染了新冠肺炎,但出於自己沒有明顯症狀,加之過去了40多天,其他家人也沒有任何症狀,因此莉莉否認了自己的猜想。直到3月21日,莉莉的核酸檢測結果為陽性。

「可能是在為爺爺整理生前物品時感染,也可能是兩個人交流時感染,甚至可能因為姑媽會反復使用同一張口罩,才導致的感染。」悅悅說,如今一家人也不能確定,究竟是在哪個環節,姑媽體內產生了新冠病毒。

3月31日,莉莉第三次接受核酸檢測,但這一次結果卻轉成陰性。對這一「多變」的結果,悅悅以及莉莉的家人還是不敢確定,這一次是「假陰性」還是真的恢復健康?

如今,莉莉仍在酒店隔離,並等著接下來再次接受核酸檢測以及肺部CT拍片。期間,悅悅每天都和莉莉保持通話,她從莉莉口中得知,眼下其依舊沒有臨床症狀,只是每天堅持喝酒店提供的中藥並監測體溫。接下來會如何安排,酒店方面也尚未說明。

人物2:阿慧

核酸檢測陽性但ct顯示正常

無症狀也未傳染給別人

2月19日,阿慧因核酸檢測呈陽性,住進了武漢市同濟泰康醫院。但對於自己被「確診」為新冠肺炎,阿慧很奇怪:「我沒發燒,沒咳嗽,沒覺得任何不對勁兒。」

入院第6天,2月25日,阿慧再次進行核酸檢測,結果依然呈陽性。第二天,她又進行了雙肺CT拍片,但其雙肺卻顯示一切正常。

阿慧檢測報告

對於自己的「奇怪」病情,醫院醫生曾告訴她:「你應該是無症狀感染者,因為免疫力較強,所以病毒只存在上呼吸道,沒有大範圍擴散。」

彼時,是26歲的阿慧第一次接觸到「無症狀感染」這個新醫學名詞。

實際上,阿慧被感染,並不是一場意外。因為她的母親,早在1月29日就住進了醫院隔離病房,爾後不久便被確診為新冠肺炎,阿慧則是密切接觸者之一。

「作為密切接觸者,盡管我認為全家防護很到位,但我還是主動要求社區對全家進行核酸檢測。」但由於早期武漢檢測試劑匱乏,阿慧一家接受核酸檢測拖到了2月17日。然而,從2月19日的檢測結果來看,阿慧的弟弟和父親兩人均是陰性,唯獨阿慧是陽性。

阿慧覺得很不可思議,一來,盡管自己和媽媽同住一個屋檐下,但由於工作時間與母親錯開,因此在母親出現症狀前,母女二人並未太多正面相處,兩人甚至沒在一張桌上吃過飯,阿慧認為自己被感染幾率很小。

二來,更讓阿慧覺得自己未被感染的原因,是自己沒有任何臨床症狀:「從母親確診到我接受檢測已經過去大半個月了,潛伏期早過去了,期間我也沒覺得身體有異樣。」

作為無症狀感染者,阿慧還是住進了隔離病房,期間除服用蓮花清溫等藥物外,也未有其他治療手段。3月5日,阿慧第3次進行核酸檢測便轉陰了。時隔6天後,阿慧接受第4次檢測,結果仍保持陰性。

兩次檢測呈陰性,阿慧出院住進了指定隔離點進行14天隔離。3月26日和28日,離開隔離點前,她最後兩次核酸檢測結果也同樣為陰性。

眼下,阿慧已在居家隔離。當談及自己成為「無症狀感染者」的遭遇,阿慧並沒有太多思想包袱:「因為我沒有任何身體上的不舒服,也沒有傳染給別人。」阿慧說,此前自己一直和弟弟同吃同住,但弟弟的檢測結果很健康。

如今一家人除阿慧外,均已解除隔離。隨著一家人身體逐步恢復健康,他們期待著生活也能漸漸回到正軌。

人物3:小蘋及母親

母女二人均為無症狀

未經額外治療母親復陽後轉陰

2月4日,武漢漢陽的小蘋與母親把父親送到醫院,這竟成了她與父親最後的分別。「他最終也沒有等來確診。」

小蘋懷疑父親是感染了新冠病毒去世的。在醫院送走父親的當天,她與母親被要求到定點酒店隔離。因為當時的檢測能力不足,她們並沒有接受檢測。直到一周後她和母親才到醫院接受檢查,這期間她們沒有出現任何症狀。

2月11日,小蘋接受第一次檢測,CT顯示她肺部有輕微的毛玻璃影,但她的核酸檢測呈陰性。隨後她被作為臨床確診病例,住進了一家由天津醫療隊接管的醫院。在醫院22天,她與兩位阿婆住一個病房,其中一位阿婆的症狀比較嚴重,幾乎整宿咳嗽,小蘋除了吃飯,連睡覺也帶著口罩,「整個2月我幾乎沒有一個晚上睡著過,阿婆咳嗽太嚴重了,特別擔心她晚上挺不過來」。

由於沒有症狀,醫生也沒有給小蘋安排格外的治療。在她的要求下,醫生隔一天會給她一些中藥。22天中她進行了6次核酸檢測,結果都是陰性。最後一次CT檢測顯示,她的肺部症狀已經完全消失。出院以後她被安排到一所學校進行了14天隔離,最後才回到家。

在2月11日的檢測中,小蘋的母親檢測結果呈陽性。隨後她與母親分開,母親被安排住進了湖北省腫瘤醫院。因為始終沒有症狀,醫生也沒有對她的母親采取額外的治療,只是每天提供了一些中藥給她服用。

2月19日,小蘋母親進行了第二次核酸檢測,結果仍然是陽性。直到2月23日,母親的檢測結果終於轉陰。出現兩次陰性以後,母親也被轉入一所學校隔離。但是3月11日再次檢測,母親竟然復陽了。

這次復陽,小蘋的母親仍然被作為無症狀感染者管理,她沒有被轉入醫院,而是繼續隔離。接下來,3月16日與3月20日兩次檢測中,母親終於連續兩次陰性。隨後,母親結束隔離。在最近的復檢中,母親還是陰性,小蘋才松了一口氣。

(因采訪對像要求,文中人物均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