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酒吧「開會」主角林瑞華 辦稱「警員來到亦沒有什麼任何行動,證明我們沒有違法」

政府為防疫情擴散實施禁聚令,禁止4人以上在公眾地方聚集,公民黨陳淑莊及該黨成員林瑞華周四(4月2日)在抗疫期間40多人到酒吧聚集,超過4人一枱,涉嫌違反政府禁聚令。但林瑞華回應本網查詢時辯稱:「警員來到亦沒有什麼任何行動,證明我們沒有違法」

市民指事發後陳淑莊腳步浮浮地離去。
市民指事發後陳淑莊腳步浮浮地離去。

據報料市民講,當時深夜11時許,涉事的深水埗Hands酒吧半拉閘,人們略為俯身可以入內,陳淑莊及林瑞華等40多人先後到場,當時酒吧內有很多人飲酒,人群密集,不止4人一枱。之後有市民報警。警方接報到場,勸喻聚集人士,混亂中陳淑莊腳步浮浮搭的士離去,而林瑞華就留在現場。

林瑞華在現場。
林瑞華在現場。

林瑞華回應說,他的回覆亦是陳淑莊議員的回覆,陳議員當晚是履行她的議員職責,當晚他們是關了門的聚會,聚會時候彼此有先探熱,然後保持起碼1.5米距離。有市民投訴,不是投訴他們飲酒,是投訴他們有噪音,這個市民是附近的住戶,投訴酒吧噪音是他慣常的行徑,警員來到之後,了解事情,亦沒有什麼任何行動,沒有驅散他們,證明他們關了門開會,並保持距離,沒有違法。

酒吧內有顧客拍得站在門外的林瑞華。
酒吧內有顧客拍得站在門外的林瑞華。

林瑞華指的陳淑莊早前回應,包括會議期間該酒吧沒有營業(應該指酒吧半拉閘),所以會議舉行地點並非《禁止羣組聚集規例》3(1)指定的公眾地方。她當晚以立法會議員身分出席該公務會議,根據《禁止羣組聚集規例》3(2),該會議屬於附表一指明獲豁免的群組聚集。

涉事的深水埗Hands酒吧當時半拉閘,但人們稍一低頭就可以入內。
涉事的深水埗Hands酒吧當時半拉閘,但人們稍一低頭就可以入內。

不過法律界人士質疑林瑞華的答覆疑點重重。第一,所謂「關門聚會」難成立。林瑞華指他們是「關了門的聚會」,藉此指他們聚會並不是禁聚令規定的「公眾地方」。但照片所見涉事的深水埗Hands酒吧當時半拉閘,但人們稍一低頭就可以入內。若然這樣半拉閘就可以變成林瑞華所講的「關了門的聚會」,繼續賣酒飲酒,那麼現在即使現在已禁止酒吧營業14天,酒吧也可以繼續搞這些「關門聚會」,照樣聚集幾十個客人賣酒了。

2. 市民投訴噪音就等如沒有違反禁聚令?林瑞華指市民不是投訴他們飲酒,是投訴他們有噪音。深宵發出噪音擾民已經犯錯,但即使市民沒有投訴他們違反禁聚令,就等如他們沒有違反禁聚令嗎?法律界人士話林的邏輯很有問題,假設市民投訴一間屋發出噪音,警員到場調查發現有人犯毒,屋內人士就因為沒有人投訴販毒而沒有販毒嗎?

警員到場調查。
警員到場調查。

3. 警方未行動就等如無行動嗎?林瑞華說:「警員來到亦沒有什麼任何行動,證明我們沒有違法」。法律界人士指出,警方查案不一定馬上拘捕,到場調查後,過一段時間才起訴也是平常事,說警方當場沒有行動就等如他們不違法,也有很大謬誤。法律界人士質疑林瑞華完全沒有法律常識。

林瑞華本身是火鍋店老闆,想參選立法會,去年牽頭成立中小企食店聯盟,並組織了民間登記隊,現時有約100名義工走訪18區,呼籲食店新增為飲食界選民。林瑞華今年1月加入公民黨,有意透過公民黨支持參選,挑戰現任業界代表張宇人。林瑞華最近經常和陳淑莊拍住上,四出活動爭取支持。為搶酒吧選票,早前大力支持他們反對政府早前提出的禁酒令。

公民黨陳淑莊(左4)經常話撐醫議,曾走到高鐵站抗議叫封關。港台圖片
公民黨陳淑莊(左4)經常話撐醫護,曾走到高鐵站抗議叫封關。港台圖片

公民黨經常話撐醫護,支持封關,陳淑莊曾走到高鐵站抗議。但如今疫症高危期,涉嫌違反禁聚令,不用zoom網上開會,去酒吧飲酒聚眾「開會」,無視染疫風險,置醫護安危於不顧。這種雙重標準的議員和候選人,真係令人心寒。

Ariel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