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團結酒吧業打疫戰 錢雋永盼贏回尊重

錢雋永期盼政府也願跟酒吧共患難。

上月特首一度提出「禁酒令」,逼使香港酒吧業協會副主席錢雋永急忙發起聯署,爭得九成業界響應,原以為小勝一戰,免除了一場遊行或司法覆核的可能性,豈知酒吧上周終於被要求停業,讓他不禁大歎小行業從未受重視。當初他成立該會,正因早年遇到不公卻求助無門,頓悟與其求人不如求己,團結從來都是這個小行業的最大籌碼,還正規酒吧經營者一份公道與尊重。在疫症之下,酒吧雖願跟港人共患難,惟他同樣期盼政府也願跟酒吧共患難。

資料圖片

上月底,政府提出擬立例推行「禁酒令」,隨即讓錢雋永在內的酒吧業界強烈反彈。原本特首林鄭月娥宣布的同日下午,酒吧業協會早有計畫召開記者會,講述因應近日疫情及酒吧群組的應對措施,表明不准監察隔離令者進入酒吧,並將實施多項措施加強酒吧防疫,豈料「禁酒令」消息一出,當日記者會即聚焦於業界的滿腔怒氣,難明酒吧為何成為「祭旗」行業,而非以同一態度處理食肆營運安排。

賣酒佔酒吧八成生意,酒吧無酒,實際跟要求業界停業別無兩樣,分別只在於前者更難向政府爭取停業補貼。錢雋永相信,一半酒吧將因而於3個月內結業,故曾言不排除展開任何形式的工業行動作反擊,「我們最想有商有量,但同時有準備要遊行抗議,甚至提出司法覆核,團隊隨時準備好,業界非有意威脅政府,只望他們能尊重業界心聲,了解我們的苦況。」

香港酒吧業協會副主席錢雋永。

「禁酒令」煞停前,錢雋永發起過聯署信結集業界力量,文稿撰成後24小時內即獲1100多家酒吧響應,首次有單一議題成功令逾九成業界團結起來,「證明大家很憤怒,一直以來政府都不重視酒吧業界,更可說是常常針對我們。」他有此感覺,源於過往多年牽涉到酒吧的政策,業界經常都是從新聞才得悉最新消息,有關當局很少諮詢業界意見。

18年政府打算落實酒牌加費,惟加幅高達3.5倍,當年錢雋永作為業界代表,竟在政策文件交上立法會後始得知噩耗,於是他急忙聯絡了多位議員反映業界憂慮,且於法案投票前一日促成200人遊行,這番情景於酒吧業內算是相當難得,「我們擔心酒吧的營運成本大幅增加,向有牌酒吧開刀變相助長無牌酒吧,令行業愈來愈難規管,形成一個更大的計時炸彈。」

資料圖片

08年錢雋永跟帶他入行的師傅蔡傳玉成立香港酒吧業協會,其中一個目標正是要團結業界發聲,他們成立數月便要面對首項政策議題——室內禁煙。當年他經驗不足,自言處理政策問題不知從何做起,不曉得如何有計畫地增加反響,更不懂怎樣遊走於行政立法之間。及至13年政府提出樓上酒吧人數「打九折」加強規管,他仍不擅長華麗地回擊,最終失敗而回,但慶幸一次次經驗累積起來,業內開始有一班人意識到團結的重要。

「以前酒吧行業又細又散,大家的心態只是同行如敵國,所有老闆各有各做,萬一有事都沒人可以救你。」錢雋永說,當初決意創辦酒吧業協會,正因「無人幫」的無力感,15年前27歲的他獲師傅支持,首次做老闆在銅鑼灣開辦了酒吧「Grand」,生意很快上軌道,但其後兩年續牌均須加設直接影響其收入的附加條款,第一次他被酒牌局要求縮短賣酒時間,翌年減少其酒吧的人數上限,使他決心尋求議員或組織幫助,但卻無人施援。

資料圖片

錢雋永難忘,當年約見多個議員都不成功,唯一一個肯見面的,只因搞錯了他的來頭,「他聽錯我們是『九巴』才答應會面,但我澄清是『酒吧』,很快便被對方打發。」他心想,或許那時的酒吧給予外界壞印象,認為必然跟壞人、黑社會有關,「師傅於是建議我自己『揼石仔』組織協會,沒人幫忙我們也可合力自救,互相分享經驗。」

雖然師傅蔡傳玉是第一代酒吧業界老行尊,但錢雋永在協會成立時只有29歲,上門到不同酒吧邀請老闆入會總是不被待見,亦曾遭質疑眼前這個「仔」何德何能代表業界,惟隨着他一次次組織業界發聲,再於一二年推出首屆優質酒吧標籤計畫為業界「正名」、3年前又推出酒吧指南App「酒吧地圖」,加上恒常為業界提供牌照條款、擴充分店等事宜的經驗,終於使他得到更多前輩信任,「新手老手都有機會要問我意見,每星期都會收到許多電話和訊息。」

由酒吧新鮮人變成業內的人肉字典,錢雋永自覺對一直支持自己的師傅,或者起初不看好他的父母和業界交出了不錯的成績表。惟近日見及「禁酒令」掀起的恐慌效應,他早料不可因贏得禁令一戰而放下戒心,政府也決議上周五起正式要求酒吧停業14日,「酒吧業界作為香港一分子不介意跟港人一同共患難,但同時都希望政府有商有量支援經營者的員工薪酬及租金開支。」

錢雋永為酒吧業權益的戰役未停,除了安撫業界的心情,他只能繼續期盼迎來轉機,「不想讓業界失望。」

15年光陰,將酒吧業協會副主席錢雋永由琴行營業員變成夜場紅人,他自覺被酒吧業改變一生,如今有年輕創業者求助也會盡力支持。

錢雋永早年任職時,偶然認識了尖沙嘴至潮夜場酒城的東主蔡傅玉,跟重量級前輩相識幾年後,對方問起他會否有意入行,「他說想在銅鑼灣開一間年輕人的酒吧,我只須出資30萬元就可成為老闆之一,幫助他管理這間新酒吧,條件對我很吸引,當下沒想太多便答應了邀請,將自己所有積蓄清袋再問人借錢湊夠數。」師傅手把手教錢雋永制定餐牌、經營策略,他的酒吧很快打響名堂。

人生轉捩點再發生於錢雋永成立協會幾年後,有酒吧集團招手邀其擔任集團顧問,該公司上市後又請他成為非執董,「別人見我不怕蝕底、肯堅持才看好我。」時至今日,錢雋永難忘其奮鬥足迹,面對前來尋找協助的年輕人,他也不會吝嗇時間,「近日有大學生問我開酒吧的意見,他們想趁近日租金下跌、畢業前創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