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林彪出逃後黃永勝等幹了什麼 毛澤東得知後馬上下令:抓

林彪的叛逃引起全世界的震驚,許多國家的首腦注視著北京連續發生的出人意外的情況。

周恩來原定接見的一個日本友好代表團,臨時突然接到通知,推遲五天;

原定訪問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羅馬尼亞高級軍事代表團,被婉言謝辭;

中國人民解放軍最高統帥部發出密令,取消陸海空三軍休假官兵休假,要求軍事人員火速返回戰鬥崗位;

原定9月20日迎接國慶盛大的群眾遊行的演習,突然宣佈取消了。

這一切都使人猜測,使人不安……

北京籠罩在緊張的氣氛中。

9月23日,已是「9·13」事件的第十天。中央一直在等待黃永勝、吳法憲、李作鵬、邱會作的交待。可是他們一直“按兵不動”。他們不但沒有一句話的交待揭發,而且不斷頻繁活動,毀滅罪證。

吳法憲告訴他老婆,把牆上林彪的像燒了,把林立果講話材料燒了。

黃永勝在自己卧室里,鎖起門來焚燒材料,燒壞了一個瓷缸和一個大花盆。


黃永勝視察部隊

聽到這些,毛澤東決定,馬上對黃、吳、李、邱進行隔離審查。

話通知,說八點鐘在人民大會堂開軍委辦事組會議。

吳法憲馬上打電話問黃永勝:「開什麼會呀?」

黃永勝說:「我也不知道。」

吳法憲把一些文件交給他老婆說:「今天可能回不來,可能把我關起來。」

清晨七點,邱會作到機場送李先念訪問越南。周恩來也到機場送行。站在一旁的邱會作,清楚聽到李先念對周恩來說:「我就是擔心總理的安全。」

邱會作正思索這句話,周恩來突然看了一下表,對他說:「等一會福建廳有會,你知道了嗎?」

邱會作說:「知道了,我現在就去。」

周恩來說著上車先走了。

邱會作忐忑不安地走進人民大會堂北門,中央警衛團的同志走過來,把他拉到旁邊一間小屋裏,搜查上身,對他說:「今天要檢查一下。」

警衛團的同志領他走進福建廳。他發現福建廳的座位佈局變了:西邊並排放著四個沙發,對面沙發里坐著周恩來和中央警衛局副局長楊得中。北邊沙發里坐著葉劍英、李德生、紀登奎等。一邊的角落站著一些中央警衛團的同志。

周恩來說:「出事十天了,你們幾個一言不發,一字不寫,不知為了什麼?」

周恩來接著說:「今天早晨三點鐘,主席最後下決心,你們幾個暫時離開工作,給你們找了幾個住的地方,你們去寫材料。軍委辦事組的工作,由葉帥暫時負責。」


林彪的「四大金剛」,從左至右分別是邱會作、吳法憲、黃永勝、李作鵬

周恩來還以質問的口氣點了黃永勝:「你同葉群的關係是什麼關係?」

黃永勝低著頭,一個字也不說。

周恩來講了一個多小時。待黃永勝押走以後,周總理談到空軍的問題,對吳法憲說:「這幾年,空軍叫你搞成什麼樣子了?」

吳法憲押走以後,總理又談到海軍,對李作鵬說:「你們這個海軍,從上到下搞站隊,搞得亂糟糟的……」

邱會作最後一個離開福建廳。

9月29日,中央發出通知:責令黃永勝、吳法憲、李作鵬、邱會作離職反省,徹底交待。軍委日常工作由軍委副主席葉劍英主持。

本文摘自《史無前例的年代》,紀希晨著,人民日報出版社

 

現代秘史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