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新冠患者堅持「自然療法」 醫生呻:搞壞晒防線

患者選擇不簽同意書醫治。

本港自今年1月底起出現首宗新冠肺炎確診個案,至3月前的每日確診個案均維持單位數,但3月中過後,留學生及外遊回港人士增多,接連出現多宗外地傳入個案,導致新一波疫情爆發。一位自稱Dirty Team(專責在隔離病房照顧染疫病人的隊伍)醫生,在社交網站facebook專頁HA Secrets發文,分享在「dirty ward(病房)入面令人怒不可言的事實」。

資料圖片

這位醫生表示,在這班由外地返港的留學生及持香港身分證的「外國人」中,依自己及其他區的同事所見,差不多10個中有至少7至8人都染疫。他表示,當中大部分人都是因為當地防疫措施較差而選擇回港。

有Dirty Team醫生fb發文,大呻病房內令人「怒不可言的事實」。

由於驗出確診後便要由醫生處方藥物,但這批人不明白新冠肺炎根本無實際藥物去醫,又怕食藥有事,於是不簽同意書,並進行「自然療法」,「即是留喺個隔離病房入面食panadol(必理痛),可能打少少無乜用的普通antibiotic(抗生素),或者乜都無齋住,咁樣好自然香港開幾多個第1,2 ,3...綫的隔離病房都唔夠用。」

資料圖片

另外,這位醫生表示因為要簽同意書,試過有確診者表示自己識講中文,他於是拿著中文版的同意書,穿好保護衣物入去隔離病房,但說不夠10秒,對方又突然表示自己不懂中文,要求英文同意書,由於當時護士在忙,所以他唯有「除晒呢一身保護衣物,去電腦印過一份英文同意書,再重新著一套新的保護衣物行入去,再講過,不用說,佢又因為怕藥而turn down唔簽唔食藥。」他慨嘆這樣就是一宗個案,用了兩套保護衣物,但所有藥都沒有下。

資料圖片

發文的醫生表示,很多留學生不懂分辨事情大細,但連同他們的家人也「陪住一齊癲」,有確診者家長由家中拿了一個樂器,透過護士交給確診子女;也有確診者要求父母帶遊戲機到醫院玩最新遊戲。醫生反問,「佢地明唔明白自己已經係確診個案?屋企人仲俾呢啲咁嘅嘢俾個仔女,即是叫確診者留低啲病毒喺件物品上,用消毒火酒抹都未必抹得乾淨掛?佢再之後出院時帶住返出去社區令他人再受感染?」

這位醫生表示自己不明白這班所謂的「香港人」為甚麼要回來香港,「佢哋無防疫意識,又無抗疫意向,原本3月頭好地地的防線被佢地搞壞晒,剪手帶、唔入院、唔食藥、要求自然療法,點解我哋真係本土的香港人要俾呢班害事的香港人搞壞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