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想起政客造作,半夜都會紥醒

一場疫症,看盡人生百態,看盡虛偽咀臉,特別是政客的咀臉。

 「你地點對得住啲醫護,(政府)叫我地stay home(留在家) ,叫全香港人盡量stay home。你知唔知而家幾緊湊。你睇意大利點樣,你睇西班牙點樣。我每一晚半夜紥醒,就睇吓外地去到乜嘢地步……我地呢度爆一個就好大件事。點解今日要咁逼(開會)啫….你俾個理由我,你俾個理由全香港市民?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在立法會工務小組3月18日的會議上,反對開會,講到哽咽,她聲稱怕立法會開會感染疫症,害了醫護。

兩個星期過後,香港疫情更緊張,已實施禁聚令,但陳議員在4月2日深夜,竟然和公民黨成員林瑞華等人到酒吧飲酒,400、500呎的酒吧內逼了40人,沒有遵守不多於4人一枱、每枱相隔1.5米的規定。但陳議員辯稱只是「開會」,因為酒吧當時半拉閘,所以酒吧不是「公眾地方」,加上她是議員,開會是執行職務,可以豁免。

在立法會正正經經開會擔心感染疫症,講到哽咽。但夜晚11時許去酒吧飲酒「開會」,就不擔心染疫,還好意思聲稱議員有豁免。先不論陳議員是否違反禁聚令犯了法,她這樣做到底對不對得起在病房堅守崗位拼搏的醫護?到底對不對得起堅持宅在家中的市民?政客真的可以隨意到這個地步,講一套,做一套嗎?

本來議員一時性起犯錯,議員也是人,道個歉認個錯就可以了,但當事人拒不承認,還說政府法例不清,這就有點問題了。當一個普通爸媽也懂得叫子女少出街不要去人逼逼蒲吧惹疫時,一個議員堅持自己蒲吧正確,就應該嚴肅一點對待,以正視聽了,否則個個子女話自己仍要去蒲吧「開會」,爸媽如何回應?

第一法律問題。政府已發了聲明,話半拉閘的酒吧若公眾可以入內,仍然是公眾地方。而立法會並非陳議員所講的「法定團體或政府諮詢機構」,立法會議員因而沒有獲得豁免禁聚令。由此推論,陳議員及其黨友林瑞華涉嫌違反禁聚令,應該追究,否則就會招來「議員有特權」、「刑不上大夫」之譏了。正正因為陳議員聲稱議員有豁免,更應該追究。

第二政治問題。整件事的陳述,令人懷疑有人講大話。首先,陳議員指她們在開會。到底是飲酒還是開會呢?其次陳議員指她們「會議」期間,該處所沒有營業(指酒吧落了一半閘),所以並非《禁聚規例》指定的「公眾地方」。到底該酒吧當時有無營業?第三,另一主角林瑞華辯稱「警員來到亦沒有什麼任何行動,證明我們沒有違法」,到底實情是否如此?

由於講大話涉及議員操守,反對派議員素來喜愛搞獨立調查,立法會內也可以正式調查一下,陳議員有無違反操守。順帶一提,若是最正式的調查,要宣誓作供,若然講大話,就是作虛假陳述,是刑事罪行。

第三,防疫問題。這個「酒吧群組」涉嫌違反禁聚令,有染疫風險,為了市民,為了醫護,衛生防護中心應該把整個群組追查出來,每人俾一條手帶,要求他們居家隔離14天。原因就是當日陳議員所講的:「呢度爆一個就好大件事。點解今日要咁急開會啫….你俾個理由我,你俾個理由全香港市民?」

有時想起政客的造作,真是半夜都會紥醒。

盧永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