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當從政者全部變成政客時,民主的高樓快榻了….

看著香港的政治局面,想起了孔尚任《桃花扇》的經典名句:「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榻了。」香港回歸之後走上的民主之路,恐怕要被香港的一班政客,搞到朱樓崩塌了。

昨日講到陳淑莊「酒吧群聚事件」,想起一班泛民政客,他們年青時可能滿懷理想,加入政壇。但幾十年過去,一個一個都變成了典型政客,講一套,做一套。現世代環球政治走向民粹,香港好的不學民粹學到足,一步走上激進民粹主義道路,絕對會葬送香港的民主前途。

上星期見到民主黨官塘區議員在街上掛起了幾幅不同款式的橫額,全部都是針對中國。其中一條橫額上登出了習主席的頭像橫額,搞一個說話符號,大字標題話:「只要全世界受感染,就不會有新增個案了」令人覺得這是習主席說的話。橫額底部還有一條小標題:「隱瞞疫情,懲處吹哨人,中國共產黨遺害世界。」既把國徽的五星變成五粒病毒,又把中共黨徽植入冠狀病毒之中。

民主黨區議員掛出的橫額。

民主黨區議員掛出的橫額。

看著這幅橫額,感受到香港激進政治的無底線。假如這幅橫額出現在世界其他國家,馬上會招致中國的嚴重抗議。《華爾街日報》發表文章題為《中國是真正的亞洲病夫》,結果惹起一場外交風波。但這些文章不如香港民主黨區議員掛橫額惡毒,橫額說習主席「要全世界受感染」。難道只因為這些事情發生在一國兩制的香港,中央便要啞忍?

這幅橫額所講的,根本不符事實。過去不同的疫症在不用國家最先爆發,例如2009年的H1N1豬流感,便先由美國及墨西哥爆發,當時沒有人說美國散播疫情豬流感,但為什麼新冠肺炎疫情最先在武漢爆發,就說成是中國散播新冠肺炎呢?病毒不會認人,會隨機降臨到世界各地,但有心人卻把疫情政治化,把個人的政治偏見,加諸於疫症之上。

民主黨掛出這樣的橫額,把「向世界播毒」之話套入習主席的口中,把中國國旗變成「新冠病毒旗」,又把中共的黨徽變成「新冠病毒」。當中衍生了幾大問題。

第一, 法律問題。民主黨中西區區議會主席鄭麗瓊,因為在網上轉發起警員底的帖子,以「煽動意圖罪」被起訴。而民主黨這些橫額涉及的問題更加嚴重,按《刑事罪行條例》第9 條(1)煽動意圖罪包括 (a)「引起憎恨或藐視中央人民政府,或香港政府…,或激起對其離叛」。這些橫額涉嫌引起人憎恨中央政府,已經踩入煽動意圖罪的範圍。

第二, 政治問題。香港要爭取民主,希望立法會議員和特首全面普選,而香港是中央政府屬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相信中央政府不會笨到會容許一個投向外國、煽動仇視中央的政治勢力,透過普選上台執政。香港的普選有「一國」的底線。如果香港的民主之路是要投向外國、推翻中央政府的管治作為前提的話,肯定會激起中央的大力打壓,最後只會變成無休止的對抗。中央政府固然要為此付出代價,但可以肯定的,香港要付出的代價會大得多。

民主黨高層看著自己的區議員掛出這樣的橫額,沒有制止,令人感慨良多。過去10年香港政治正走向激進化,而民主黨的大佬為怕失去選票,惟有向黨內的少壯派讓步,任由他們走向反對國家的激進路線。未來的環球格局,將是中美的對抗,而民主黨似乎選擇了站在國家的對立面上。

這令我記起三十多年前的舊事,當時民主黨的創黨大佬司徒華是《基本法》起草委員。我在採訪《基本法》會議的時候,經常與華叔聊天,華叔是那種在房內把電視機聲量放得很大、以防止被人竊聽的人,所以他說他處處在防範中共,並不為過。不過,雖然如此,他還是對我說,香港要走民主之路,一定要以愛國主義作為前提。愛國不等於要完全認同執政政府所做的所有事情,但是一定不能夠投向外國。

華叔的話仍歷歷在目,但看著香港泛民政客只為選票不計後果的行為,令我非常擔心,再這樣搞下去,香港這幢民主朱樓,總有樓塌的時候。

盧永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