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疫後「全球化4.0」從中國開始

中國很有信心提出我們的模式,基於「地球是圓的」,自給自足+全球化,將成為重建世界經濟的新藍圖。

中國由今天起,逐步有序解封,新的時代開始了。(AP圖片)

中國由今天起,逐步有序解封,新的時代開始了。(AP圖片)

弗里德曼的《世界是平的》是全球化理論基礎︰承傳大航海、工業革命兩次全球化,踏入新千禧年就是「全球化3.0」,全球透過互聯網進行大規模「水平分工」。當時他以聯想收購IBM個人電腦業務為例︰「新公司的總部設在紐約,工廠設在雷利和北京,由中國人當董事長和財務長,美國人當執行長和營運長,上市將在香港,你說這是美國公司嗎?還是中國公司?」於是乎,顛覆了企業組織與生產關係,「世界抹平了」。

2020年,中美貿易戰不解,新冠病毒大流行,清華大學顧問、前重慶市長黃奇帆撰文,認同《世界是平的》理論推動了近二十年全球產業鏈的水平分工,創造了巨大的經濟價值。不過,在今次疫情大流行下,全球出現隔離和阻斷,打破了這個模式。

「即使是最忠實的大規模生產時代的水平分工專家,也不得不重新思考全球化的水平分工在這次疫情中為何如此脆弱,什麼樣的製造業系統才能讓人類更好地抵禦新冠疫情這樣的全球化風險。」黃奇帆指出︰「實際上地球是圓的、世界不是始終那麼平的,產業鏈條環節過多、運輸距離過長,勢必會造成物流成本高、運輸時間長,從而增加整個產業鏈斷裂的風險。」

弗里德曼以B.C.—Before Corona 和A.C.—After Corona當做全球化的分水嶺。「世界是平的」顯然在疫後的A.C.時代難保優勢,若要持續發展全球化,我們要承認「地球是圓的」,「因為全球水平分工的分佈是不安全、不科學的,如何既能實現產業鏈全球化水平分工,又能避免各種不可控因素帶來的產業鏈斷裂風險呢?最合理的方法就是讓這種產業分工能夠在某些地域聚集成垂直整合的產業鏈集群。」

高鐵將有效為實現地域垂直產業鏈作出貢獻。(AP圖片)

高鐵將有效為實現地域垂直產業鏈作出貢獻。(AP圖片)

在一定地域內的全球化水平分工——大家覺得熟口熟面,對,深圳便是一個示範單位,5年前《日經新聞》一篇報導,創了「深圳一周,矽谷一個月」的新詞,就是因為深圳是一個超有效率的「地域聚集成垂直整合的產業鏈集群」。日本記者發現︰「深圳產業鏈擁有基礎科研、產品研發、設計原型、零件配套、中期測試到大規模生產,整個分工都可以在區內完成。」

黃奇帆「地球是圓的」中心思想,就是仿傚深圳,深圳目前更拓展了粵港澳大灣區。這裡「產業鏈上的企業不再是廣泛分佈在地球每一個角落,而是要選擇合適的地區,在 1 小時到 3 小時車程半徑內(50公里- 200公里半徑)形成整個上中下游 70% 以上的零部件、半成品的集群化生產基地。」

有網友畫龍點睛的指出︰「簡單的說,就是在中國國內能夠完成整個產業鏈,不用依賴國外。」有人補充︰「經此一疫,最優模式或許是︰自給自足+全球化。」你可以稱之為「中國全球化模式」或者是「全球化4.0」,除了深圳之外,北京、成都、杭州、雄安都各自有主題發展地域垂直產業鏈集群,而且已有一段時間,我們欠的是弗里德曼的一本新書,如果他願意周遊中國一遍,寫出一本《地球是圓的》,那就更加圓滿了。

 

深藍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