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美國最新研究︰紐約新冠病毒主要由歐洲傳入,特朗普防中不防疫,鑄成大錯

美國右派議員不斷力吹美國新冠疫情由中國傳入,要向中國索償。但最新研究表明,新冠病毒早在2月中旬開始在紐約地區傳播,即是當地首個確診病例出現之前數周,與此同時,這種病毒主要是由歐洲的旅行者帶來的,而不是來自亞洲。美國一直追究中國要為疫情負責,要求作出賠償,今次劇情反轉,美國豈不是反過來要向歐洲索償呢?

美國新冠疫情還在高位徘徊。

美國新冠疫情還在高位徘徊。

《紐約時報》報導,紐約西奈山伊坎醫學院(Icahn School of Medicine at Mount Sinai)的遺傳學家巴克爾(Harm van Bakel)說︰「大多數顯然是來自歐洲。」他正在撰寫了一份研究報告,等待行內的評審。另一個醫學研究團隊,紐約大學格羅斯曼醫學院(N.Y.U. Grossman School of Medicine)病例研究小組,得出了驚人的相似結論。兩個小組都是從3月中起,分析紐約的冠狀病毒感染者的基因組,冀通過眾多病例所提取的病毒遺傳物質,尋找疫情爆發的軌跡。

研究發現,如果美國早就積極開展檢測,隱蔽的病毒傳播可能已經被發現。1月31日,疫情已經首先在中國境內爆發,特朗普政府禁止兩周前期間到過中國的外來者入境,但沒有禁止來自歐洲的入境者。

病毒侵入人類細胞之後,便控制了細胞內的分子機,從而制複製出新病毒。這是病毒爆發的大概過程。今年1月,一個由中國和澳洲研究人員組成的團隊,公布了新冠病毒第一個基因組。至今世界各地研究人員已經進行3000多次的排序檢測。部分基因彼此相同,另一些則帶有獨特的異變。追溯病毒的傳播鏈有助做好有效的預疫措施。

紐約大學遺傳學家海居。紐約大學圖片

紐約大學遺傳學家海居。紐約大學圖

紐約大學的研究是由基因組技術中心(Genome Technology Center)遺傳學家海居(Adriana Heguy)領導,她表示,病毒似乎是從英國、法國、奧地利和荷蘭等幾個歐洲國家輸入到紐約的,「非常有趣的是,在一定程度上,是因為美國只集中阻止來自中國的旅行者,而忽視了背後『盟友』的危險性。」及至3月11日,美國才對大多數歐洲國家實施旅行禁令,但是很多紐約人「已經帶了病毒回家」。

她指出,在美國進行大規模檢測開始之前,紐約醫生已經接觸到一些不知名的肺炎病例。研究團隊從紐約幾家醫院2月份的「神秘」肺炎患者採集的鼻拭子中,檢測出75個新冠病毒陽性樣本,通過對病毒遺傳物質的鑒定進行了病毒溯源。研究發現最早新冠病毒陽性患者沒有相關的新冠病毒旅居史和接觸史,這意味著感染是來自社區傳播。社區傳播意味著找不到明確的傳染源和傳播途徑,往往是大暴發的前奏。

美國總統特朗普繼續宣揚自己的防疫「功勞」,而把責任推向世衛組織。

美國總統特朗普繼續宣揚自己的防疫「功勞」,而把責任推向世衛組織。

面對政府防疫政策的失誤,美國總統特朗普不以為然,日前在推文批評世衛組織是「中國為中心」(China centric),並給予美國錯誤的建議。特朗普依然固我的宣揚自己在疫情防控方面的功勞︰「好在我早前拒絕了世衛有關美國保持對中國開放邊境的建議」。特朗普支持者及保守派人士瘋傳這段推文,同時要求美國中斷對世衛的資金支援。不過,如果研究結果屬實的話,美國疫情今天之所以如此惡化,特朗普以「中國為中心」的防範心態才是主因。

deepthroat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