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兩極世界 長期作戰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昨日(4月8日)召開會議,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會上說的兩句話惹起注意「總體要求是要堅持底線思維,做好較長時間應對外部環境變化的思想準備和工作準備。」

這些「外部環境變化」是什麼?

先看一些事象:

第一,美國軍方堅持在南海的作戰狀態。最近美國太平洋艦隊四艘航母羅斯福號、列根號、卡爾文森號、尼米茲號航母,先後有人確診新冠肺炎。羅斯福號艦長克羅澤爾更因上書叫軍方同意讓官兵落艦以免全船染疫,而被免職。美國代理海軍部長莫德利在艦上對官兵的講話曝光,外界著眼於他批評艦長克羅澤爾「天真及愚蠢」。但真正令人擔心的是莫德利宣稱他不認同艦長克羅澤爾所說的美國海軍「並不處在戰爭之中」的言論,然後就表示美國之所以會面臨新冠病毒疫情是中國害的。

美國在南海處於戰爭狀態,對象只能是中國。美國代理海軍部長莫德利當時不批准航母羅斯福號全艦官兵上岸避疫,隱藏一個重大議題:若航母一有人染疫就全船撤離,最後太平艦隊全部航母都廢了武功,還有什麼航母可以在列備戰?當我們以為自己處於和平時代,美國人可不是這樣想的。

第二,美國要因疫情而向中國索償之聲此起彼落。美國參眾兩院3月24日同步引進兩項法案,要求調查中國對新冠肺炎疫情錯誤處理,並且要求要量化計算疫情對各國的損失,要求中國進行賠償。在此之前,美國前司法部檢察官克萊曼(Larry Klayman)早在3月18日已發起集體訴訟,向中國求償20萬億美元。

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自己在2月時對控疫掉以輕心,輕言「群體免疫」,搞到疫情失控,但他們不會承認自己決策無方,體制低效,最後一定要找一個替罪羊,說所有問題皆因中國播毒所致,是卸鑊的最佳口實,可以轉移民眾注意,減輕自己的罪責。所以歐美疫情稍定,一場巨大的反華浪潮,將會洶湧而至。習主席所說的「長時間應對外部環境變化」,就是指這種敵視中國的外部環境。

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教授鄭永年也提出類似的觀點,疫情帶給世界的3點影響,第一,在經濟上,各國重新反思全球化,爭取對自己國家經濟主權的掌握,通過「產業回歸」的方式調整產業結構,將重要的、與安全民生相關的產業放回自己國家。

第二,在政治上,種族主義抬頭。資本可以在全球流動,知識可以在全球流動,但是老百姓不能自由流動,貧困也無法流動,政治權力更是無法流動,所以各國主權意識勢必日益強化,民粹主義日漸高漲。

第三,在國際關係上,二戰後的國際體系搖搖欲墜。未來的全球化,或許是「一個世界、兩個市場」,一個以美國為中心的市場,另一個以中國為中心的市場。一些國家跟美國多做些生意,另一些跟中國多做些生意,也有些國家兩邊的生意都做。鄭教授的結論是「逆全球化」已成世界性趨勢了。

香港有些人會認為,中美兩個世界對立,對香港不是壞事,香港將有更多空子可鑽,可以兩頭食。我認為恰好相反,香港只能選邊站,不再能兩頭食。若然香港人選了在美國那一邊,背離了自己的國家民族,最後兩面不是人,下場會很悲慘。

盧永雄

美國下一站︰火星

美國總統特朗普周末見證了歷史——SpaceX開啟首次載人航天任務,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