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中醫角度抗疫 香囊防疫古今未衰

以科學態度來驗證中醫。

疫情肆虐,現階段還未有西藥及疫苗可以針對性處理疫症。內地有中醫科學院人員,就嘗試從中醫的角度出發,以一整套預防方法,來「扶正氣、調節機體的內環境、提升免疫力」,整理出來的防疫包,有內服中藥、外用香囊、口鼻噴劑。中醫學者團隊研究發現,預防方藥可明顯抑制病毒感染、引起炎症反應。而靠香囊佩戴的揮發物質,能夠刺激血清IgA、IgG水平,提高免疫力。

網上圖片

香囊也稱香袋、香包,中國自古就有佩戴的習俗。《禮記•內則》載:「矜纓皆佩容臭」,可知古人流行佩帶「容臭」(即古香囊)修飾自身,現階段最早可追溯到先秦。三國曹魏時期望族詩人繁欽,在《定情》詩中如說:「何以致叩叩,香囊系肘後。」

在長沙馬王堆一號西漢墓出土的竹簡中,有四枚提到「薰囊」這一名稱。古樂府《孔雀東南飛》:「紅羅復斗帳,四角垂香囊。」這裡能證明香囊不僅佩戴在身邊,也會掛在床帳,用作起居薰香。

長沙馬王堆一號西漢墓出土綺地信期繡香囊 (網上圖片)

最早佩在身邊的香料,一直以植物為主,其中最名貴的香草叫薰,或稱蕙草。屈原《離騷》中有「扈江籬與辟芷兮,紉秋蘭以為佩」,當時的香料是辟芷、秋蘭。馬王堆一號西漢墓還出土了香囊,內裝各種中草藥,除了辛夷、藁本、佩蘭、茅香一些芳香藥物,還有花椒、桂皮、杜衡之類共10餘種,絕大部分是芳香類藥物。

在秦漢時期香料藥物大多為單方,到了魏晉以後,西域香料大量進入中國,於是出現了合成香方和藥方。及至唐代,蘇鶚《杜陽雜編》卷下中載:「咸通四年,同昌公主出降……乘七寶步輦,四面綴五色香囊。囊中貯闢寒香、辟邪香、瑞麟香、金鳳香。」

香囊除了繫在膀臂下,也可藏於懷中,還可當成裝飾物件,掛於胸前 (網上圖片)

香囊內除了香料,還會添加一些根據各人體質配製的藥物,用來防疫祛病、避瘟驅毒、祈求健康。唐代醫家孫思邈的《千金要方》中有佩「繹囊」,以「避疫氣,令人不染」的記載。至於王燾《外台秘要》所輯醫方中,有一味藥丸,以「沉香、青木香、丁子香、安息香、白檀香、薰陸香、蘇合香、龍腦香」調配而成,貯於囊袋有驅邪醒腦之效。

網上圖片

香囊被視為一種有防疫功效的佩飾之外,在古時在男女交往中被視為定情信物。至於在中國傳統上,端午節佩戴香囊重要習俗之一。端午節在農曆五月初五,處於氣溫順陽登高時節,也是蚊蟲甦醒、病毒蔓延、毒氣上漲階段。這個時節,流行疾病和瘟疫,對人威脅很大。所以古人都會一一佩戴香囊,以辟疫邪,久而久之成為習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