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為娶保姆,杭州96歲大爺要賣掉500萬的房子!

杭州的周大爺,別看已年近百歲,卻是個「潮」人,通過微信結識了55歲的保姆梅姐。梅姐來到周大爺身邊之後,兩人的關係變得越來越親近。

在夕陽無限好的浪漫憧憬中,周大爺對梅姐好得沒話說。為了「愛情」,他先是借錢給梅姐,而後又打算賣掉自己唯一的房子。

周大爺的子女坐不住了。種種跡象讓他們覺得,這位保姆與父親的「感情」並不純粹,於是向杭州下城區武林街道人民調解委員會求助。

乍一看這就是現實版《都挺好》的蘇大強啊,這段黃昏戀到底能不能結成正果呢?

96歲「蘇大強」 為娶保姆要賣房

周大爺今年96歲,三個子女也都70多了。子女們的生活比較困難,大兒子身體不好,小兒子患有嚴重疾病,需要大女兒周大姐長期照顧。於是近些年,周大爺一直獨自生活在養老機構。

周大爺年紀雖大,心態可是很年輕,去年12月,他通過微信認識了55歲的保姆梅姐。之後,梅姐就來到養老院貼身照顧周大爺。

梅姐的服務很周到,每天聊天、按摩樣樣不落。不到一個月,兩人擦出了「愛的火花」。梅姐說家裏有事急用錢,周大爺慷慨借出了7萬元。

到了第二個月,如膠似漆的周大爺和梅姐開始商量著結婚登記的事情。梅姐提出,結婚總得有結婚的樣子,兩人要有一套屬於自己的婚房。

周大爺就籌謀著要把市區市值近500萬元房子賣了換新房。房子是他與妻子的共同財產,老伴去世多年,房子屬於老伴的份額三個子女都有繼承權。梅姐執意讓周大爺賣掉這套房子,為她重新置辦婚房。

三個子女自然是不同意的。於是周大爺委託了一名律師起訴子女,要求子女配合賣房,並按份額分配賣房款。子女們收到起訴書驚愕不已。

周大爺隨即表明自己的態度:「我要把房子賣掉和保姆結婚,保姆對我很好。我還能再活20年呢。保姆會一直照顧我的,我也需要人陪伴。」

父親要找老伴兒,子女們也能理解。但是兩人認識才兩個月,就要賣房結婚,這樣的發展速度是不是太快了?加上老人之前陸續借給保姆的那7萬塊錢,讓子女們對梅姐的動機心生疑竇。他們擔心老爺子被騙,堅決不同意賣房。

誰知梅姐給他們普起了法。「我和你爸是真心相愛的,婚姻法有規定,老人也是有婚姻自由的,你們作為子女無權干涉。」

梅姐如此咄咄逼人,加上老父親幾乎對她言聽計從,子女們總擔心這場黃昏戀背後有什麼貓膩。於是,周大姐來到了杭州武林街道求助。


電視劇截圖 圖文無關

司法所長連出招

賣房念頭終打消

接待周大姐的,是武林司法所所長、街道調委會副主任陳麗娟。


她聽完周大姐的一番描述後,心裏咯噔一下。「周大爺和保姆之間的感情問題,我們是不方便介入的,談戀愛也好結婚也罷,這是老年人的正當權利。但從事調解工作這些年,我看到過也遇到過不少類似的案子,確實有保姆相中了一些獨居老人後,打著感情牌,謀求財產甚至房產。受害老人覺醒過來後,為時已晚。作為司法所長也是人民調解員,我都有義務去提醒老人和他的子女,做好法律風險的防範。」

於是,陳麗娟建議:「既然周大爺會使用手機還會上網,你可以讓他多看看新聞,搜索一些相關的案例,自己多個心眼。」

周大爺聽了女兒的話,上網一搜,發現保姆騙錢的案例還不少。他就開始找自己借給梅姐錢時打下的借條,但是借條都「不翼而飛」了,頓時他有些後怕。

於是,周大爺打消了和梅姐結婚的念頭,也答應兒女會聯繫律師撤訴。可是,他又心疼自己借給保姆的7萬元錢。梅姐看周大爺態度大變,就丟出一句話:「我可以走,但是我沒錢還你。」

周大爺就打算讓梅姐用工資抵扣借款,扣完7萬元就讓她走人。

子女們好不容易鬆了一口氣,沒想到才過幾天,周大爺又聯繫起了律師要起訴賣房子。梅姐更是聲稱:「任何力量都不能把我們分開,周大爺離不開我,你們反對也沒用。」


電視劇截圖 圖文無關

周大姐沒轍了,又找到了陳麗娟求助。

陳麗娟向周大姐要來了代理律師的電話,把周大爺一家的情況告知給律師。律師聽完表示,會幫忙勸說周大爺撤訴,並且下次不會再接辦這個案子。

那頭,她又找到周大爺,做起了工作。「您想找個老伴,這本身沒有任何問題,您的子女也並不反對。但是畢竟子女的情況都比較困難,賣房的事情還是得多為他們著想一下。你如果真心喜歡梅姐,兩人先好好處著,等關係穩定了再做打算也不晚啊。」

這話說得很在理,周大爺聽進去了,同意撤訴,表示暫時不會考慮賣房了。

保姆一走了之

耄耋老人終醒悟

賣房的事情暫時平息,但是周家人的生活並沒有就此平靜。

周大姐時不時去看周大爺,但是每次沒坐一會兒,保姆梅姐就來趕人,說周大爺要休息。周大姐雖然憋屈氣憤,但是礙於自己爸爸和保姆正在戀愛也不好說什麼。

周大爺一家的事情,養老院其他老人和工作人員都看在眼裏。他們時不時會向周大姐「通風報信」——

「保姆又問你爸爸借了不少錢,沒有打借條。」

「保姆偷偷讓你爸爸在寫什麼東西,簽了好多字了。」

這下,周大姐又坐不住了,趕緊跑到了武林街道調委會。

陳麗娟了解後續情況後,給出了建議。「保姆問周大爺借錢你不要慌,記得要收集好轉賬記錄和錄音證據。至於照顧周大爺的事情,其實也可以變通一下。老人家需要陪伴,你不妨自己照顧父親,請個保姆照顧小弟。」

周大姐覺得有道理,於是和家人一起來到養老院,打算和周大爺溝通,自己來照顧他。

梅姐聽說後,頓時情緒激動,和周大姐拉扯起來,鬧出了很大動靜。最後養老院工作人員報了警。

見民警來了,梅姐亮出了讓所有人都意外的一招——她拿出一本「陪睡記錄」,說這上頭記的是自己陪周大爺睡覺的時間、次數,每一次都還有周大爺的簽字和手印。“我們是同居關係,是事實夫妻!”

民警說,那這樣吧,你拿上你的身份證,和我去派出所做個筆錄,把這個事情徹底說說清楚。

梅姐一聽要去派出所,還要做筆錄,態度立即發生了轉變,支支吾吾說自己沒有帶身份證,又表示自己會辭職,很快拿上隨身物品就走了。

後來,一個多月過去了,保姆梅姐再也沒和周大爺聯繫。這段時間,周大爺冷靜下來想了想,越想越不對勁:「陸陸續續借出去11萬,借條都不見了;還有平時零零碎碎給的一些錢,也算不清了;還簽了不少字,七七八八承諾了一些東西……」

陳麗娟告訴記者,目前周大爺已經讓家人在搜集證據,打算去法院起訴保姆追回借款。還打算重新寫一份遺囑,申明之前承諾給保姆的內容作廢。

夕陽很美好

防範做在前

黃昏戀在當下已經成為了越來越普遍的現象,老年人在晚年過上幸福生活是我們所樂見的。但在愛情之花開放之前,風險防範必不可少。

老年人在打算開啟一段婚姻之前,可以通過協議或者遺囑公證的方式,明確雙方的婚前財產以及歸屬處置方式。作為子女,也要多照顧、關心長輩的生活和情感,用心呵護老人們的晚年生活。

(文中當事人除調解員外,均為化名)

膠通識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