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盛智文盼起死回生 給海洋公園一個機會

盛智文指公園要改變保守的管理風格。

海洋公園陷入財困消息一出,前主席盛智文的電話連日來響個不停,不少傳媒要求他為水深火熱的公園斷症。即使他在街上行走,也不時有人走近,請他再次施展「米老鼠殺手」的本色,出山拯救這個曾經被稱為「香港人的公園」的地方。相比起03年那破舊不堪的海洋公園,他認為現在園內設施齊備,絕對有起死回生的可能,關鍵是要物色真正懂得營運主題樂園的人才加入,並一改近年漸趨保守的管理風格,「年輕人的喜好不斷轉變,要追上他們,不斷思考如何增加新元素,公園才會有吸引力。」 

盛智文從不介意扮鬼扮馬。

歷史總是出奇地相似。03年沙士襲港,海洋公園入場人數大跌八成,加上迪士尼籌備來港,政府顧問一度建議結束公園,或移至大嶼山重建;今年新冠肺炎疫情令公園停業超過3個月,引致資金不足,急須立法會撥款54億元續命1年。盛智文03年獲時任特首董建華六顧草廬,出山擔任海洋公園主席一職,他憶述初次踏入海洋公園時,目睹設備殘破不堪,油漆剝落,員工滿面愁容,「園內吸引人的景點很少,甚至說不上是一個主題樂園。」

海洋公園前主席盛智文相信,疫情過後公園有能力迎來轉機。

盛智文擔任主席的11年間,公園景點由30多個倍增至80多個,更在12年贏得「全球最佳主題公園」大獎。以上往績都令盛智文相信,海洋公園要重拾昔日輝煌,比03年幾乎要從頭開始困境好得多,但成功與否,他認為一切「事在人為」,「自從我14年離開後,很多我當時帶進來的管理團隊一一離去,換了風格不同的管理模式,我見到公園變得保守,好像典型政府營運的公園,失去了活力。」

 盛智文的活力,過去在海洋公園可謂表露無遺。為了製造話題,他從不介意扮鬼扮馬,除了在每年萬聖節哈囉喂中盛裝演出,更在水母萬花筒開幕時打扮成水母現身,有次他扮演森巴女郎走進記者會,搔首弄姿10分鐘後,才被在場記者認出。盛智文笑言,「我每次都會想盡辦法,令原本沉悶的記者會變得有趣。」

在盛智文帶領下,海洋公園萬聖節派對「哈囉喂」每年均備受注目。

除了向外界展現活力,他認為海洋公園亦要緊貼潮流,增加新元素。他舉例說,過去年輕人喜愛到商場購物,近年網購盛行,商場亦要想辦法增加線上線下的聯繫,才能保持競爭力。同樣道理適用於主題樂園的管理,「現在是手機年代,年輕人喜歡手機遊戲,公園亦要加入更多科技元素。」他留意到虛擬實境(VR)及擴增實境(AR)的技術愈趨成熟,公園可以考慮使用,「當你走入水族館,我可以給你一副眼鏡,你戴上之後,就好像置身水中與鯊魚同遊,過山車等的機動遊戲都可以加入VR元素。」事實上,海洋公園早在17年一度推出VR版越礦飛車,讓玩家恍如在亞馬遜森林穿梭,但他認為故事性並不足夠,未能造成吸引人的話題。

不少港人指責海洋公園近年向內地客傾斜,不再是香港人的公園,盛智文不認同,亦認為同時吸納港人及遊客市場的做法,並無衝突,「所有國家、所有景點都需要遊客,沒有遊客,紐約亦不再是紐約。海洋公園12年有770萬人次入場,其中四成是香港人,公園並不是只做內地旅客生意。」

海洋公園前主席盛智文相信,疫情過後公園有能力迎來轉機。

商經局局長邱騰華為爭取立法會撥款,提出公園未來將脫離主題公園發展模式,不再大規模投資機動遊戲,集中教育及保育。盛智文承認新建議將扭轉他過去營運公園的模式,但他直言,「如果我是主席,我也會同意方案,只要有適合的人管理,以教育及保育為主的海洋公園也可以賺錢。」

外界盛傳海洋公園董事局副主席劉鳴煒是接任主席的熱門人選,盛智文曾與劉鳴煒在公園合作多年,他認為對方年輕,對工作有熱誠,亦有從事年輕人工作,有能力勝任主席一職,但他認為物色行政總裁比主席更重要,「主席不需要全職擔任,主要工作是提供發展方向,CEO才是每日在公園營運的人。」

事實上,盛智文接任海洋公園主席一職前,從未有管理主題公園的經驗,他將自己管理海洋公園的成就,歸功於與他合作多年的苗樂文,「當苗樂文宣布不再續任海洋公園CEO後,NBC環球即時將他搶過去,現在他是北京環球度假區的總裁。」盛智文認為海洋公園在確立定位後,應全球招聘合適人選。

盛智文亦喜見政府有意檢討《海洋公園公司條例》,以增加公園商業元素,「條例的限制很大,當年越南、菲律賓、泰國都有人聯絡我,想我們協助在當地建立海洋公園,但條例不容許我們做。我就算想在中環賣門票,或者在內地建立辦公室都不可以。」他坦言曾向政府要求放寬條例,卻遭拒絕,現在一旦修例,無論是引入新資金,抑或參考港鐵及西九的做法,以建屋補貼公園支出,都可以納入考慮,「海洋公園是我的寶貝,亦是很多香港人的集體回憶,希望大家可以給海洋公園一次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