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1953年毛澤東與羅瑞卿談話:高崗還要打倒我

核心提示:毛澤東到杭州後和羅瑞卿進行了一場特殊的談話。毛問羅:我退到二線怎麼辦?第一線由誰來主持?羅說:主席退到二線,當然是少奇同志來主持一線。毛沒等羅說完,馬上批評羅說:你鼻子不靈,嗅覺不靈……搞陰謀的,組織地下司令部的,就是高崗。


1952年,高崗與夫人及子女在瀋陽(資料圖)

本文摘自:人民網,

高崗的合作者饒漱石,時任中共中央委員、中央組織部長。1953年初,饒漱石調中央工作之前,為中央華東局第一書記、華東軍政委員會主席、華東軍區政治委員。

饒漱石配合高崗反對劉少奇,他首先以中央組織部為陣地,向副部長安子文展開鬥爭,「批安射劉」。然後又在同年的九、十月舉行的第二次全國組織工作會議上,將劉少奇天津講話的記錄稿翻印出來,散發給與會者,進行了直接反對劉少奇的活動。

安子文私擬的政治局名單中有薄一波而無林彪。高崗、饒漱石便到處散佈安子文私擬的這份政治局名單,把這個名單散發給所有參加組織會議的人,造成了很大的影響。因為歷史原因,中央東北局和東北地區的領導幹部都很推崇林彪,因而他們對安子文非常氣憤。

在高崗去南方遊說期間,毛澤東發現饒漱石很不對頭,決定來個敲山震虎,找饒漱石談話。一天晚上,毛澤東和中央書記處的幾位負責人找來饒漱石,毛澤東說:「饒漱石同志,你犯了眾怒,知道嗎?‘外沽清正之名,內結虎狼之勢’,你肯不肯承認?」

饒漱石頓時像遭了雷劈霜打似的,目光散亂,神情獃滯,不知如何回答。

坐在對面的周恩來見狀,趕緊提醒道:「主席問話,你為什麼不回答?」

饒漱石將身子移動一下,結結巴巴地說:「主席,我不明白您的意思。」毛澤東並未生氣,喝了一口茶,說:“曲木忌日影,讒人畏賢明。你明白嗎?”

饒漱石額上滲出了汗,站起來回答道:「報告主席,本人淺陋,確實不明白您的話的深意。」

毛澤東揮了揮手說:「坐下,有話坐下來說嘛。一行書不讀,身封萬戶侯,你這個中央組織部長原來不讀書啊。‘外沽清正之名,內結虎狼之勢’,出自《紅樓夢》第二回,是罵賈雨村的。賈雨村靠賈府之力,謀補上金陵應天府這一肥缺,他卻貪贓枉法,被革了職,屬於儒林敗類。至於‘曲木忌日影,讒人畏賢明’,那是唐代孟郊的詩句,再淺顯不過了。你饒漱石是不是曲木?是不是讒人?最好還是由你自己來回答。好了,閑話少說。中央委託你和少奇同志主持全國第二次組織工作會議,你不按中央原先訂下的方針開會,而妄自作主,政出旁邊,呼朋引類,搞什麼‘批安射劉’,吵吵鬧鬧,批批鬥斗,已經一個多月過去了,直鬧得會議開不下去……安子文、劉少奇果真就那麼罪大惡極,非打倒不可嗎?這裏,我不是說安子文沒有犯嚴重的錯誤,包括劉少奇在內,有錯誤就要批評,甚至處理。但你饒漱石作為組織部長,上台即斗,外善內惡,巧言令色!你饒漱石是不是這樣?」

毛澤東的話,一字一句都像是鞭子,抽打在饒漱石身上。饒漱石痴痴地望著毛澤東,心裏在暗暗埋怨一向被自己奉若神明,並盡心效忠的領袖,竟不問問是非曲直,就居高臨下一邊倒了。他感到不寒而慄,這太可怕了!在眾目睽睽之下,他竟成了過街老鼠。

周恩來口氣略顯溫和地對饒漱石說:「主席這樣苦口婆心教導你,你為什麼不檢討一下,認個錯?你作為中組部長,在全國組織工作會議上帶頭鬧事,整整一個多月,大會鬧了小會鬧,更想把安子文、少奇同志或許還加上我一起拉下馬……你也是1925年入黨的老同志了,倘若再把中央的指示和主席的教導當成耳邊風,堅持你們鬧分裂的那一套,不認錯,不改正,最後只能採取組織措施來處理!」

饒漱石聽了周恩來這番軟硬兼施的話,頭腦冷靜下來了,感到這是他向毛澤東當面陳訴的最好機會,便硬著頭皮說:「主席,各位同志,我承認犯了嚴重錯誤。我承認,我名義上是鬥爭安子文同志,實際上是針對劉少奇同志這幾年來向資產階級妥協投降的右傾機會主義路線,這也是主席多次嚴肅批評過的。我說安子文在財經會議上一言不發、沉著對抗、包庇薄一波也是衝著劉少奇的。」

毛澤東再次敲了敲桌子說:「你饒漱石錯誤估計了形勢,自以為得計,不以為愚蠢,在背後大做手腳,以為中央沒有察覺?安子文私擬兩份中央領導人員名單,錯誤嚴重。我歷來勸誡大家,要搞陽謀,不要搞陰謀。你們這些背後動作,我絕不允許!」

饒漱石見毛澤東對他窮追不捨,只得低頭認錯:「主席,我願意檢討,願意改正,接受主席和大家的教育批評。」

毛澤東環視了與會者一眼,說:「饒漱石願意認錯,我們無比歡迎。那麼再問你一個問題,請當著大家的面回答,你們在組織會議上的活動,是自發的?還是有組織的?」

饒漱石趕緊說:「主席,大家是自發的。我看了薄一波、安子文的檔案,有很多歷史疑點,是我先在會上提出來的,大家也有同感,就形成了一致的局面。」

由東北局組織部副部長調升到中央組織部任副部長、後來被毛澤東定為高崗的「五虎上將」之一的郭峰,一直沉默不語,這時主動出面作證道:“我們的確是不約而同,事先並沒有商量過……”

周恩來厲聲呵斥道:「主席是問你話嗎?為什麼要由你替饒漱石回答?想搞攻守同盟嗎?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發生在你們中組部,擅自在會議上公佈高級幹部的檔案,你們還有沒有黨紀國法?」

高崗南方之行爭取到時任中共中央中南局第一書記、中南軍政委員會主席、中南軍區司令員、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副主席林彪的支持。林彪當時在黨內職務雖僅為中央委員,尚未進入政治局,但高崗知道,他是毛澤東一手培養和提拔起來的,甚得毛澤東的信任。在一定的場合,林彪的表態能起到舉足輕重的作用。

高崗從南方回來後,便向毛澤東建議,由林彪出任部長會議主席。毛澤東冷冷地看著高崗,彷彿在看一個陌生人似的,好半天才問:「你這是什麼意思?」高崗便講他的“理由”。可是毛澤東仍是問:「你這是什麼意思?」連問三遍,高崗臉紅了,再也解釋不下去了。毛澤東目光盯緊高崗,好一會才說:“林彪現在身體很糟,正常工作都難以堅持,你到底是想叫他當總理還是你自己想當總理?”

當高崗去爭取時任政務院副總經理兼國家財政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和財政部長的鄧小平,要鄧和他一起拱倒劉少奇時,當即遭到鄧小平的反對。鄧小平表示,劉少奇在黨內的地位是歷史形成的,從總的方面講,他是好的,改變這樣一種歷史形成的地位不適當。事後鄧小平向毛澤東反映了高崗這次跟他談話的情況。

1953年12月24日,毛澤東離京赴杭州休假,並將憲法起草小組成員陳伯達、胡喬木、田家英帶至杭州,以便就近指導他們起草憲法。公安部長羅瑞卿隨行。行前,毛澤東開了一個會,高崗在座,羅瑞卿也在場。毛澤東向與會者交代說,他不在北京時,一切事務由劉少奇代理。劉少奇謙遜地說,集體領導,輪流值班。毛澤東搖了搖了頭說:現在北京有人吹陰風,搞地下活動。說到這裏,他用手勢向上向下比划著:中央的風這樣吹(手勢向上),他的風卻這樣吹(手勢向下),我們大家要注意。接著,毛澤東問:贊不贊成由劉少奇同志代理?高崗的臉通紅,很不自然地說:贊成。

當天晚上,高崗打電話給羅瑞卿,說要到羅家裏去看羅。羅回話說,請他不要來,有事羅去他那裏談。高崗同意了,並說確實有事情要談談。羅瑞卿放下電話,馬上到中南海菊香書屋向毛澤東報告此事。毛說:快去,看他講什麼。

羅瑞卿到高崗家,高對羅說,要很好注意主席的健康,毛主席檢查身體時要在附近不離左右地看著。還說要成立部長會議,贊成林彪當部長會議主席。羅說:我會注意主席健康,檢查身體時也不會馬虎。至於部長會議的事,據我所知,主席可能不贊成你的意見,林彪現在身體也不太好。

毛澤東到杭州後和羅瑞卿進行了一場特殊的談話。毛問羅:我退到二線怎麼辦?第一線由誰來主持?羅說:主席退到二線,當然是少奇同志來主持一線。不過現在有些流言蜚語使得少奇同志的威信受到影響。毛沒等羅說完,馬上批評羅說:你鼻子不靈,嗅覺不靈……世界上人睡覺,有些人睡在床上,有些人睡在鼓裏,我看你就睡在鼓裏。你知道有人搞陰謀,在北京組織地下司令部嗎?你們說擁護我這個旗幟,為什麼聽到一些話,不問問旗幟,這些話是真是假呢……搞陰謀的,組織地下司令部的,就是高崗。他要在我退居二線時當黨的副主席。他對陳雲說,黨的副主席,你一個,我一個。你認為他擁護林彪嗎?這時林彪沒有了。毛還說,他不只是要打倒劉少奇,還要打倒我,也會打倒林彪。

1954年2月上旬,中共中央根據毛澤東的提議,召開了中共七屆四中全會,毛澤東在杭州休假沒有出席會議。劉少奇受毛澤東委託,主持會議並作了《為增強黨的團結而鬥爭》的報告。會上,朱德、周恩來、陳雲、鄧小平等40餘人發言,揭露和批判了高崗、饒漱石陰謀分裂黨、篡奪黨和國家最高權力的罪行。七斗八斗,高崗自殺了。

據說,高崗自殺的噩耗傳到杭州毛澤東那兒,毛澤東很是惋惜了一番,說:「準備讓他回延安當延安地委書記的。」

1955年3月2日,中共召開了黨的全國代表會議,毛澤東致開幕詞,鄧小平代表中央委員會作《關於高崗、饒漱石反黨聯盟的決議》的報告,決定開除高崗、饒漱石的黨籍,並撤銷他們黨內外的一切職務。

毛澤東在這次會議上說,對高、饒「這個陰謀、陰謀家、陰謀集團,我們是到1953年秋冬才發現的」。“有人問:究竟有沒有這個聯盟?或者不是聯盟,而是兩個獨立國,兩個單幹戶?有的同志說,沒有看到文件,他們是聯盟總得有一個協定,協定要有個文字。文字協定那的確是沒有,找不到。我們說,高崗、饒漱石是有一個聯盟的。這是從一些什麼地方看出來的呢?一是從財經會議期間高崗、饒漱石的共同活動看出來的。二是從組織會議期間饒漱石同張秀山配合進行反黨活動看出來的。三是從饒漱石的話里看出來的。饒漱石說,‘今後中央組織部要以郭峰為核心’。組織部是饒漱石為部長,高崗的心腹郭峰去作核心。那很好嘛!團結得很密切嘛!四是從高崗、饒漱石到處散佈安子文私擬的一個政治局委員名單這件事看出來的……五是從高崗兩次向我表示保護饒漱石,饒漱石則到最後還要保護高崗這件事看出來的。高崗說饒漱石現在不得了,要我來解圍。我說,你為什麼代表饒漱石說話?我在北京,饒漱石也在北京,他為什麼要你代表,不直接來找我呢?在西藏還可以打電報嘛,就在北京嘛,他有腳嘛。第二次是在揭露高崗的前一天,高崗還表示要保護饒漱石,饒漱石直到最後還要保護高崗,他要給高崗伸冤……從上面這許多事看來,他們是有一個反黨聯盟的,不是兩個互不相關的獨立國和單幹戶。”

饒漱石最後以包庇壞人罪被判了14年徒刑。1965年獲保外就醫,被安排在一個勞改農場監視居住。鑒於他曾經為革命作過貢獻,國家每月發給200元生活費,並給其配備廚師、服務員各一名。饒漱石於1975年3月2日病逝。

現代秘史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