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爆年輕時拒拍裸露戲 區嘉雯笑言老了夠膽演

好戲之人!

身為香港舞台劇界殿堂級演員、曾三度封劇后的區嘉雯,最近憑電影《叔‧叔》首度提名金像獎便摘下「最佳女配角」,她透露接拍除因退休想試多些不同機會外,也因想跟自己的同志老友同行,但她初拍電影確實需要適應,幸好仍有機會發揮凌厲眼神。她又自爆年輕時首被邀拍電影,卻因要裸露而拒絕,但她笑言若現在老了再被邀會感到光榮,反而夠膽接演。

區嘉雯在《叔‧叔》飾演太保的太太「阿清」,是個傳統家庭主婦。

原來早在《叔‧叔》前,區嘉雯已被邀請過拍電影,「年輕時有人叫我拍電影,有啲裸露鏡頭,我話唔得啦,街巿買嘢嗰個人都望住你,我真係接受唔到。」反而今時今日,她竟然不再抗拒,「依家有人叫我性感演出,我又唔介意喎!因為你咁老都有人叫你性感演出,你話係咪好光榮呢?哈哈!你夠膽問我,我就夠膽答應你。」

區嘉雯意想不到拍攝首部電影《叔‧叔》便有好成績。

區嘉雯憑舞台劇《劍雪浮生》演「白雪仙」,奪得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女主角(悲劇/正劇) 。

今次獻出電影第一次,區嘉雯解釋因中學教師工作已退休,時間多了,加上劇本吸引,令她想起兒時認識的男性同志好友,「我後生嘅時候有一個好好朋友,都係一個同性戀者,我哋細個唔知嘅嘛,嗰個年代,佢又唔會講,仲好笑人哋笑我係咪佢女朋友,成日出出入入。但係佢家人有啲體諒,有啲唔體諒,如果我能夠做啲嘢,好似同我老友㩦手做一啲嘢咁。」

區嘉雯對於先後獲提名金馬獎和金像獎,「覺得好似發夢咁,好唔真實。」

電影令區嘉雯首度踏足柏林影展,她認為是個難得的經驗。

在舞台劇界多年,突然變成電影圈新丁,對區嘉雯是好大挑戰,單是講對白已需要調節,「因為舞台劇嘅對白係多過電影好多,我成日笑啲後生懶音,依家拍電影反而要有懶音,又唔好咁清色咁大聲。」提到最難忘一幕,區嘉雯不禁笑指跟戲中「情敵」袁富華同場的婚宴,「因為我可以用番我凌厲嘅眼神,你知我以前做仙姐(舞台劇《劍雪浮生》演「白雪仙」),佢哋搵我嘅其中一個原因,都係因為我眼神好凌厲,今次我嗰個角色『阿清』係個主內嘅家庭主婦,唔會有呢啲凌厲眼神,但嗰場終於可以用番我嗰個凌厲眼神。」

就是這幕,區嘉雯以淩厲眼神實「情敵」袁富華。

早前區嘉雯跟該片其他主角及導演出席慈善首映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