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仇長根:停「港澳條例」 台當局打錯算盤


華東師範大學兩岸交流與區域發展研究所所長、海峽兩岸關係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仇長根(中評社圖片)

針對「港區國安法」,民進黨當局領導人蔡英文日前在臉書發文聲稱,會根據香港情勢發展,考慮依例停止部分或全部《香港澳門關係條例》(「港澳條例」)。「民進黨當局為何總想著與大陸搞對抗?為何對‘港區國安法’如此害怕、抵觸?如果停止適用全部或部分‘港澳條例’對台灣又有何益處?」華東師範大學兩岸交流與區域發展研究所所長、海峽兩岸關係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仇長根接受中評社採訪時指出,民進黨當局是玩弄政治,打錯算盤。若中止「港澳條例」,對台灣必將造成衝擊,其無法預估的嚴重後果及港台關係受到的創傷,只能由台灣方面承受。

仇長根表示,民進黨當局「反陸」政治操守失去理智,新冠肺炎疫情以來,變本加厲算計如何「反陸」搞對立、對抗,現在又想在「港澳條例」上做文章。其實,民進黨當局是玩弄政治,打錯算盤。「港澳條例」本是台灣在1993年,即香港回歸前四年單方面自訂的。港台關係源遠流長,雙方往來互利互恵,即使兩岸隔絕38年之久,港台也從未「斷流」。港澳兩地與台灣關係密切,台灣用相關條例加以規範,無可厚非。事實證明,香港對於台灣的重要性,遠大於台灣對香港的重要性。台灣同胞對香港也有好感,2019年到香港旅遊、購物或公務的達200多萬人次。2019年港澳人員赴台約180萬人次,每天約數十架航班、4、5千人往來於港澳台之間;兩岸直航後珠三角台商多數仍經香港中轉;台灣對大陸轉口貿易仍有數百億美元經過香港;台灣設立的海外銀行在港台資金融機構是唯一能賺錢的。可見,香港對台灣經濟、金融、旅遊業的重要性。

仇長根談到,民進黨當局「關心」「港區國安法」,「操心」香港事務,其用意可簡單解析為「一鳥三石」:第一方面,對兩岸關係複雜嚴峻形勢再出手挑釁,企圖升高對立,討好「深綠」,撈取政治利益;第二方面,迎合美國等西方國家對中國大陸搞所謂的「制裁」威脅,討好特朗普,「擁抱」美國等國際反華勢力;第三方面,擔心香港「黑暴」亂港分子流竄到台灣,給本身不太平的台灣社會亂上「添亂」,引發台灣民眾抗議當局接納所謂「難民」,威脅到民進黨執政。此外,制訂「港區國安法」,將會遏止、打擊「台獨」與「港獨」匯流的痛處,民進黨當局急忙跳出反對,並不奇怪。

仇長根認為,民進黨當局對香港事務未免手伸得太長。香港「黑暴」猖獗已長達一年多,今日香港市民已忍無可忍。香港是國家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國家安全、國家主權被侵犯,中央「底線」及特區政府管治權受到挑戰。2014年的「佔中事件」、2016年的「旺角暴亂」、2019年的「反修例風波」,情況連續急轉直下,暴徒襲警、癱瘓交通、放火毀物、砸店打人、破壞國旗國徽,無法無天,香港幾乎已呈現「社會撕裂」「恐怖暴亂」的狀態。香港750多萬人口,境外每年有數千萬人次到香港經商、公務、觀光,居港台灣同胞也有數萬人,香港亂局嚴重衝擊社會治安,市民人身安全受到侵犯,中央政府不能放任不管,全國人大決定立法,防範、遏止、懲治各種擾亂香港和試圖顛覆香港的犯罪活動,是必然的。 

仇長根還提到,「港區國安法」從國家層面建立健全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本意是維護國家安全,助力香港穩定社會,保障「一國兩制」行穩致遠,理所當然,很有必要。同時,「港區國安法」的重要原則是堅持和完善「一國兩制」制度體系;內涵是「切實保障香港居民合法權益」,包括言論、新聞、學術、宗教、遊行、結社、集會等自由不受影響,香港參與國際事務權利等,同以往一樣也不受任何影響;目的則是遏止分裂國家和顛覆國家政權的行為、恐怖活動和外部勢力干預港事,有很強的針對性。

仇長根指出,民進黨當局不必心虛、也不必害怕「港區國安法」。香港在外部勢力肆無忌憚的介入之下,已變得是非顛倒、黑白難分,無休止的示威抗議,導致社會秩序混亂,警方管治受到威脅,經濟元氣大受損傷,失業率創十年新高,港人已苦不堪言。而危害國家主權、挑戰中央權力、破壞香港《基本法》,令中央政府不得不出手。全國人大有行使國家《憲法》賦予的權力,有責任擔當起維護國家安全和香港穩定的重任,「港區國安法」旗幟鮮明,勢在必行,一定會通過,也一定會實施。短短數天,已有逾百萬港人聯署支持「港區國安法」,民進黨當局無理由、也無權干涉。

仇長根最後強調,制定「港區國安法」是安邦定國的重要基石,符合世界上通行的立法慣例。依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香港《基本法》和全國人大授權制定「港區國安法」,有法可依,合法合情。香港《基本法》第18條規定,凡是涉及國防、外交,以及不屬於特區政府自治範圍的事務,都可以通過18條立法。香港回歸23年了,23條立法由於反對派的干撓與破壞,無法完成,只能由中央出手,這本身也是中央的憲制責職。「港區國安法」的目的就是打擊極少數危害國家安全及與外部勢力勾結的「黑暴」分子和機構,保護香港社會穩定與經濟繁榮和廣大香港民眾的生命與財產安全。民進黨當局無須為「港區國安法」「操心」,而應該想想「後疫時代」的台灣經濟與民生如何解決,想想台灣問題該如何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