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罰金1.45億!香港「新義安」內地分支涉黑案判了

昨天(5月28日),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公開宣判被告人陳永森等74人涉黑案。以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故意傷害罪、搶劫罪、故意毀壞財物罪、尋釁滋事罪、聚眾鬥毆罪、開設賭場罪、敲詐勒索罪、洗錢罪、單位行賄罪、對有影響力的人行賄罪、強迫交易罪、騙取貸款罪、串通投標罪等罪名,數罪併罰,判處陳永森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剝奪政治權利五年,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罰金人民幣7503萬元。另有二人被判處死緩,一人被判處無期徒刑。其餘七十人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二十年至一年四個月。全案判處罰金共計人民幣1.4503億元。 


公安機關展示繳獲的現金、銀行卡、證件等涉案財物。警方供圖

法院經審理查明,自上世紀九十年代開始,陳永森通過籠絡鄉鄰、招納小弟、糾集同道等途徑,網羅「兩勞人員」、社會閑散人員等,在深圳市寶安區沙井、福永街道一帶為非作惡,並利用其與當地另一黑社會性質組織首要分子陳垚東(已判決)的密切關係,相互勾聯,相互利用,逐步建立起以其本人為組織、領導者,骨幹成員固定、層級結構明確、人數眾多、勢力龐大的黑社會性質組織。該組織按照江湖規矩管理組織成員,維繫組織架構,長期通過非法手段經營土地開發、廢品收購、賭場等行業,實施了故意傷害、搶劫、敲詐勒索、開設賭場、聚眾鬥毆、尋釁滋事、強迫交易等大量違法犯罪活動,攫取了巨額非法財富,嚴重破壞了當地經濟、社會生活秩序。

法院認為,以陳永森為首的犯罪團伙已具備黑社會性質組織的組織特徵、行為特徵、經濟特徵、危害性特徵等四個特徵,依法應認定為黑社會性質組織。陳永森作為該黑社會性質組織的組織者、領導者,不僅應當對其直接組織、指揮、參與實施的行賄、強迫交易、騙取貸款、串通投標等犯罪行為承擔刑事責任,依法還應當按照其所組織、領導的黑社會性質組織所犯的全部罪行處罰,其他各組織成員應當對各自所犯的罪行承擔相應責任。

2018年被端還牽出多名公職人員

根據深圳公安和深圳檢方查明情況,自上世紀九十年代初開始,陳永森利用陳錫波香港新義安黑社會組織成員的背景,通過籠絡鄉鄰、招納小弟、糾集大量社會閑雜人員等途徑,長期盤踞在沙井、福永街道一帶,逐步建立起以其本人為組織、領導者,成員固定、人數眾多的黑社會性質組織,並按照「江湖規矩」和香港“新義安”黑社會組織的規則管理組織成員,維繫組織框架。


2018年3月12日凌晨5時許,深圳警方在全國12省26市同時開展統一收網行動,成功抓獲全部主要涉案成員,扣押涉案物品包括車輛、手槍、子彈、管制刀具等,扣押、查封、凍結陳永森涉黑組織的資金、房產、土地總價值超10億元人民幣。

而隨著陳永森涉黑組織浮出水面的,還有深圳市規劃和自然資源局寶安管理局(以下簡稱寶安管理局)的多名工作人員,包括原寶安管理局副局長謝友竹,規劃科工作人員宓晉以及用地科工作人員郭冬桐等。

涉黑組織地產公司監事行賄千萬寶安管理局多人涉案

回顧陳永森涉黑組織犯罪歷程,從開辦廢品收購站起家,隨著組織成員的壯大進而涉足地產開發,逐步形成了以非法手段經營土地開發、廢品收購、賭場、黑煤氣等行業龐大涉黑網路。

曾參與該專案的辦案民警提及,陳永森涉黑組織的關係網錯綜複雜,消息靈通,稍有風吹草動,便會打草驚蛇。為此專案組民警秘密偵查多年,對數百名受害人進行調查取證、製作卷宗超過300卷。

而原寶安管理局副局長謝友竹等規劃系統人員,無疑是陳永森涉黑組織錯綜複雜關係中的一環。

自2015年起,或是看到房地產開發的高額利益,陳永森夥同社會人員潘某、賴某清成立深圳市福森房地產有限公司(簡稱:福森公司),在沙井多個地塊涉足房地產開發,其中陳永森出資6000萬元以陳嘉偉名義控股60%,潘某、賴某清分別出資兩千萬各占股20%。作為福森公司實際控制人,陳永森在實施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行為的同時,也利用其勢力關係獲取土地資源和房地產項目,股東潘某則主要負責協調規劃國土部門辦理土地和項目等手續。

▶ 寶安管理局原副局長謝友竹受賄超3000萬

2019年9月,深圳檢方通報對寶安管理局原副局長謝友竹被提起公訴。

起訴書指控——

謝友竹在2009年至2019年間,利用先後擔任寶安管理局市政交通科科長、規劃科科長、副局長的職務便利,在變更用地性質、地塊容積率調整等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單獨或夥同他人非法收受他人財物共計3075萬元人民幣,並還為黑社會組織控制的企業提供幫助、充當黑社會勢力保護傘。

這其中所提的黑社會組織,也即陳永森涉黑組織。根據檢方指控信息,早在2009年,前述福森公司的股東潘某就與謝友竹相識,時常與謝友竹吃喝玩樂並向其行賄,隨著謝友竹職務的提升,兩人的關係也更為密切,而2015年福森公司成立的時候,謝友竹亦知悉陳永森具有黑社會背景。

2016年10月,福森公司通過串通投標不法手段取得松崗街道碧頭股份公司兩幅地塊開發建設權,但其中一幅地塊需經國土部門變更用地性質為二類住宅用地方能開發,陳永森與潘某等人協商,由福森公司提供資金,潘某協調關係運作,最初,潘某聽取謝友竹建議欲以土地置換的方式進行,不過,寶安管理局的規劃科工作人員宓晉則提出建議可通過法定圖則的修改來變更用地性質且無需置換土地,潘某遂轉向宓晉行賄辦理此事。

後在該地塊法定圖則的修編中,宓晉積極推動,謝友竹不設障礙通過審批,最終前述地塊成功變更為二類住宅用地。

▶ 規劃科工作人員宓晉多次受賄,還收受阿斯頓馬丁汽車一輛

裁判文書網披露的關於福森公司監事董某義的判決書顯示,僅前述法定圖則修邊事項,宓晉即收受潘某安排董某義賄送錢款200萬。

不止於此,在福森公司與沙井一股份公司合作開發房地產項目所涉及的非農建設指標調整方面,以及調整土地利用總體規劃、相關地塊地下車庫連通等多個規劃事項方面,宓晉均積極協調促進,每次收受賄款數百萬不等。

其中在2016年6月,在福森公司一項目工業區塊線調整事項方面,宓晉收受董某義行賄人民幣400萬,其中兩百萬以現金和轉賬的形式,另兩百萬則用潘某之前給宓晉購買的阿斯頓馬丁小汽車進行沖抵。南都記者統計發現,董某義合計向宓晉行賄錢款數額合計達一千餘萬。

▶ 用地科工作人員郭冬桐勞務派遣職員也牽涉其中

除了謝友竹、宓晉外,深圳市鵬勞人力資源管理有限公司派遣在寶安管理局的職員郭冬桐亦涉案其中,郭冬桐在福森公司非農建設用地指標調整方面協助推動項目申報建議流程等工作,收受福森公司監事董某義為其以4.7萬購買的小汽車指標和一輛奧迪A6L汽車。

今年1月,福田法院審理認定董某義犯單位行賄罪和對有影響力的人行賄罪,判處其有期徒刑三年,今年4月,福田法院審理認定郭冬桐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

值得注意的是,根據檢方指控信息,前述寶安管理局副局長謝友竹,被控收受三千餘萬的賄款中,除了涉及福森公司潘某賄送的60萬外,亦協助多個房地產公司在容積率變更、加快規劃用地許可辦理等事項方面提供幫助,並從中收受巨額賄款,包括宓晉在內的多名寶安管理局人員亦從中獲利。

而收受的賄款中,謝友竹除了用於生活揮霍外,也曾送給情婦幾十萬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