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海洋公園暫免結業 動保部總館長為動物舒口氣

總館長祝效忠的職涯未曾離開過動物保育。

海洋公園一旦結業,園內動物將何去何從?此問題一直在動物及保育部總館長祝效忠的腦中盤旋不去,至上周五立法會通過撥款,他總算可喘息。甫畢業便加入海洋公園,祝效忠的職涯未曾離開過動物保育,與大熊貓特別有緣,他早年親自照顧國寶安安佳佳,近年背負協助盈盈樂樂繁殖後代的使命。在園內工作20載,動物生老病死在所難免,4年前最愛的佳佳與世長辭,祝效忠不捨,今次海洋公園瀕臨倒閉,他更難捨難離,「不幸要關閉的話,我首先想到要與動物立即分開的畫面。」未到最後一刻,他也不忍送走園內任何一隻動物。

海洋公園。資料圖片

祝效忠走到大熊貓安安的棲身之所。當他走到館外的一棵銀杏樹前,在其已變色的全視綫眼鏡下,隱約露出凝重的神色。

「這是為了紀念佳佳而種的銀杏樹」,祝效忠說。4年前大熊貓佳佳去世,其骨灰由他親自撒於銀杏樹的泥土上,「佳佳被譽為『英雄母親』,因她曾產下5胎6兒女,而銀杏樹象徵長壽及多子多福,很適合來紀念她。」4年過去,眼前的銀杏樹長高了,他未有淡忘與佳佳的回憶。

1999年,從港大畢業的祝效忠正式加入海洋公園,首項重任便是安排一對國寶的運送及檢疫,也因此與佳佳結緣。當年海洋公園首次迎來大熊貓,公園上下都隆重其事,安安佳佳一進園,祝效忠即開始嚴格的檢疫工作,從消毒清潔、餵食到磅重,均須一絲不苟。

海洋公園動物及保育部總館長祝效忠,背負着園內七千五百多隻動物的福祉。

為了日以繼夜照顧大熊貓,當時祝效忠有一個多月沒有回家,直接住在園內,「我與另外3名動物護理員,要24小時、分3更輪流照顧他們。」照顧過程雖艱辛,但現在回想起來,仍是他入職以來最難忘的經歷,「大熊貓是我第一次由頭到尾照顧的物種,很慶幸可以參與其中。」

佳佳初來報到,仍在檢疫期間,祝效忠已觀察到她的外表與眾不同,「一般大熊貓的頭部很圓潤,但佳佳的嘴特別尖,好似少女瓜子臉般,下巴尖尖。」他笑言,佳佳很有性格,並非每名飼養員都理會,「佳佳與其他動物不同,不是放了食物她就會吃。因為她與你不熟,寧願自己發掘一下新環境。」

要與有性格的動物相處,先要了解其個性。祝效忠當時花了一周,順應佳佳的生活習性,包括餵飼食物的先後次序、擺位等,才與她建立關係,「用普通話呼叫『佳佳』,她終於走過來了。」及後他將訓練海豚的方式,應用於大熊貓身上,教導他們學習一個又一個小步驟,終於串連成一個伸手的動作,讓醫護人員抽血及量血壓。

一九九九年加入海洋公園的祝效忠,與大熊貓特別有緣。

海洋公園於07年迎來另一對國寶盈盈樂樂,運輸及檢疫所有安排,同樣由祝效忠負責統籌。他也多了一項協助年輕大熊貓「添丁」的任務,「盈盈樂樂有生育能力,所以我們有保育使命,要讓他們繁殖後代。」然而,要令圈養大熊貓自然交配,困難重重。

15年盈盈經全國大熊貓繁殖計畫到卧龍配種,成功懷孕後卻流產,之後用人工授精方法,盈盈也多次出現假懷孕,不斷「食白果」,祝效忠深知繁殖之路不易走。直至今年4月初,護理團隊將盈盈樂樂的氣味互換、播放交配時的叫聲,終使他們成功自然交配,祝效忠難掩興奮,「真是開心到爆!樂樂亦終於大個仔。」

大熊貓護理以外,海洋公園多年來的動物發展大計,祝效忠亦參與其中。12年「冰極天地」開幕前,他親自到日本及美國引進首批企鵝等極地動物,在冰水中逐一揀選企鵝的情景,至今仍歷歷在目,「要成功捉到企鵝上來做檢查,須等他們游過來,但不能太『錫身』,還記得冰水流進心口,真的凍到震!」目前園內企鵝數目由初期的15隻,增至90多隻的陣容,他功不可沒。

現時祝效忠雖不再親自餵飼動物,但亦會為自己編排行程,每日到不同展館觀察各動物的行為變化。近月海洋公園瀕臨財困倒閉,身為總館長的他,背負着園內7500多隻動物的福祉,壓力不少。動物何去何從的問題,他當然有想過,更坦言,「這條問題很難答。如果公園不幸要關閉的話,我首先想到要與動物立即分開的畫面,離開一同照顧動物的團隊拍檔,離開這個讓我發揮到專業的工作環境。」

在他眼中,世上沒有單一設施,可接收海洋公園所有動物,「之前說沒有Plan B,是因為我們還未與其他設施接洽。」在確保動物健康及福利獲得保障前,他不敢貿然下決定,「將年老及大型動物送走風險很大,對動物而言亦帶來很大衝擊。不止是適應問題,運輸、檢疫過程也很折騰。至於放生也不可行,這會影響環境生態,放生變殺生。」

上周五立法會終於通過對海洋公園的54億元撥款,維持營運多一年。資料圖片

上周五立法會終於通過對海洋公園的54億元撥款,維持營運多一年,園內動物暫時避過被送走的命運,祝效忠總算可放下心頭大石。

但海洋公園日後發展是否如願,與盈盈今次是否受孕一樣,同屬未知數。可以肯定的是,即使倒閉危機重臨,未到最後一刻,他也不忍送走園內任何一隻動物。

海洋公園閉園期間,除了準備重開工作,祝效忠亦不斷反思圈養動物的爭議。

海洋公園陷入倒閉危機,坊間建議停止圈養,在公園工作20載的祝效忠,從不「盲撐」所有圈養設施,也認同到野外接觸動物的好處,「我個人支持到野外,也會帶小朋友去行山觀察動物,但這不代表動物園與野外接觸不能並存。」

祝效忠認為,營造自然生態環境的教育保育平台,可為大眾提供一個既舒適又安全的環境,接觸到野生動物,不用一窩峰衝到野外,避免對環境造成衝擊,「如果失去這些教育保育平台,將會是損失。事實上,並非所有人均有經濟能力,飛到非洲、南極等觀賞動物。」他深信,在動物福祉的大前提下,團隊會繼續維持對圈養動物的福利及護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