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央視《焦點訪談》:海南自貿港,未來扮演什麼角色?

今年是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的開局之年,作為中國改革開放的戰略選擇,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十分引人關注。那麼海南自由貿易港將怎麼建設?它和自由貿易試驗區有哪些區別?亮點是什麼?制度設計和政策利好是什麼? 又將怎麼分步驟、分階段建立起新的制度和政策體系呢?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了《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總體方案》,對建設海南自由貿易港做了全面部署和具體安排。

《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總體方案》是按照習近平總書記在2018年4月13日,慶祝海南建省辦經濟特區30周年大會上的重要講話精神,為落實《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開放的指導意見》的要求而制定的。方案明確了海南自由貿易港的實施範圍為海南島全島,並從總體要求、制度設計、分步驟分階段安排、組織實施這四個方面進行了全面闡述。

那麼,建設自由貿易港和現在的自由貿易試驗區有什麼區別?創新的地方在哪裏呢?

對外經貿大學中國自貿區戰略研究院首席專家李光輝說:「現在全國已經有18個自由貿易試驗區,自由貿易區和自由貿易港最大的區別在監管模式上,自由貿易港最大的特點是一線放開,二線管住。」

這裏所說的一線放開,指的是海南自貿港與國家海關邊境線之間的管理環節要放開。除了限制進口的貨物清單外,絕大多數進口貨物免稅各方面實行極簡易的管理,便於全球的物流、人才來往。

而放開一線後,二線管住,則指的是海南自貿港和國內其他地區之間,要設立新的管理環節。比如,進口貨物從海南自貿港進入內地,要按進口規定辦手續,照章納稅,其他管理也要按照國內規定執行等等。專家認為,這是一種新的管理模式,既有利於自貿港的發展,又符合中國國情。

專家指出,自由貿易試驗區的先行先試,形成經驗後是可以大規模複製推廣的;而自貿港的特點是經濟高度自由化和進口商品免收關稅,這就決定了按照國際慣例建設的海南自貿港,整體上在國內也是不可複製推廣的。當然,整體上不能複製,並不意味著它的一些做法和經驗就不能借鑒學習。

中國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曹遠征說:「比如說,現在中國企業在境外發債有政策的限制,還需要通過進入國家外債規模管理。那麼,現在在海南率先開一個口子,然後取得經驗以後再來做。」

專家們認為,不僅是企業發債,在今天國內許多方面的開放發展都面臨瓶頸,需要有更高水平的開放形態來繼續推進,需要如當年改革開放初期設立的深圳經濟特區那樣,有一個鮮明旗幟和窗口,海南自貿港的建設就是新時代這樣的旗幟和窗口。正如總體方案中指出的:在海南建設自由貿易港,是推動高水平開放,建立開放型經濟新體制的根本要求;是深化市場化改革,打造法治化、國際化、便利化營商環境的迫切需要;是貫徹新發展理念、推動高質量發展、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的戰略選擇;是支持經濟全球化,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實際行動。

按照習近平總書記講話精神,總體方案提出了海南自貿港建設的基本原則是:借鑒國際經驗、體現中國特色、符合海南定位、突出改革創新、堅持底線思維。

總體方案明確,海南自由貿易港的發展目標是到2025年,初步建立以貿易自由便利和投資自由便利為重點的自由貿易港政策制度體系;到2035年,成為我國開放型經濟新高地;到本世紀中葉,全面建成具有國際影響力的高水平自由貿易港。為達到這些目標,總體方案提出了貿易自由便利、投資自由便利、跨境資金流動自由便利、人員進出自由便利、運輸來往自由便利,這五大便利和數據安全有序流動的制度安排。專家認為,這都是前所未有的創新之舉。

中國社會科學院副院長、學部委員高培勇說:「理解好自由便利這四個字的內涵非常的重要,我們的理解所謂自由就是少管,所謂便利就是要管好。一方面要提倡少管,一方面又要管得有質量、有效益,這實際上就是要求我們要把市場能夠管的統統交給市場,必須由政府管的政府一定要管好,要貫徹小政府、低成本的原則,自由貿易港不會照搬內地政府機構的設置和政府職能的配置。」

曹遠征說:「為資金自由流動提供便利,那麼第一個通過自由貿易賬戶,多功能賬戶體系為這個人民幣的逐步的可兌換創造便利;第二個它是金融服務業的開放,除了外資金融服務業可以在海南提供金融服務以外,它特別提到建立新的市場,比如說股權、產權、航運等等。」

方案還提出了建設現代產業體系、稅收制度、社會治理、法治制度、風險防控體系等方面一系列的政策、措施。

高培勇說:「有關稅收制度的設計突出了幾個方面的特點:其一是零關稅,就是自由貿易港的進口商品不征關稅;第二是低稅率,自由貿易港的企業所得稅和個人所得稅實行優惠稅率;第三是減稅制,自由貿易港可以優先在降低間接稅比重上向前邁進一大步。」

不僅是減免稅收制度設計是創新,總體方案中還有可立即操作的新辦法。方案發佈之日起就對註冊在海南自貿港,並實質性運營的鼓勵類產業企業,減按15%徵收所得稅。對海南的旅遊、現代服務、高新技術產業企業在2025年前新增的境外直接投資所得,免徵企業所得稅。對在自貿港工作的高端和緊缺人才,個人所得稅實際稅負超過15%部分,予以免徵。另外,針對離島免稅購物額度,目前每年每人3萬元,方案明確,要放寬到每人每年10萬元。

在法治制度和社會治理方面,總體方案中的表述同樣引人注目。

中國政法大學國際法學院院長孔慶江說:「全國人大常委會已經將海南自貿港法,列入了立法議程。除此之外,海南自貿港建設,還需要其他的地方性法規和商事爭議解決條例來作為支撐和補充,全國人大常委會採取了一攬子概括授權的方式,授權國務院根據海南自貿港建設的實際來調整適用的法律規定,換句話說海南自貿港等於被賦予了一定的立法權,海南自貿港將根據這個立法權來制定海南自貿港建設所需要的各種各樣的地方性法規。」

在當前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嚴重,國際形勢複雜多變的大背景下,總體方案還提出要建立風險防控體系,有針對性防範化解貿易、投資、金融、數據流動、生態和公共衛生等領域重大風險。

對外經貿大學中國自貿區戰略研究院首席專家李光輝說:「首先我認為要防控國家安全風險,第二個要防控對中國經濟發展,造成風險的信息泄露問題和重大社會事件等方面風險的防控。」

曹遠征說:「分階段、分步驟開放就是含有這樣一個考慮,監管在逐漸放鬆,然後提供一個便利化,這就是一個防範風險的安排;第二個它在階段上有劃分,有2025年、2035年等等有分階段;第三更重要它分產品,再比如說在貿易結算方面提供種種便利,這些先做起來,做起來再看下一步再怎麼做,這就暗含了防範風險一個安排。」

《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總體方案》的發佈,為我們描繪了一幅新時代改革開放的美好藍圖,除了節目中已經提到的之外,還有許多新舉措新制度,比如,實施跨境服務貿易負面清單制度,實施市場准入承諾即入制,支持發展房地產投資信託基金,鼓勵海南自貿港向全球發債,以及對外國人的多項入境免簽政策等等,這些新的制度和政策安排,都為海南自由貿易港的建設奠定了基礎,未來,海南自由貿易港將成為引領我國新時代對外開放的鮮明旗幟和重要開放門戶,更將推動形成高水平開放的新格局,在支持經濟全球化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中發揮重大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