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黃岡一村支書醉駕撞飛兩姐弟逍遙法外? 警方回應

2個多月前,湖北黃岡市浠水縣清泉鎮,兩姐弟在路邊行走時被一輛越野車撞飛。後經過交警部門認定,肇事者游小兵醉酒後駕駛機動車,事故發生後棄車逃逸,負事故全部責任。

如今,受傷的姐弟倆已出院。傷者父親及其親屬稱,游小兵在事發時系清泉鎮游沖村村支書,但其在付了醫院醫療費等費用後,卻不再支付後續治療費、營養費等,至今逍遙法外。而受傷較重的姐姐目前手腳都還有鋼板,後續仍需接受康復治療。

6月2日,游小兵回應證實他此前確實是村支書,但他表示,事發第二天便已被免職。對於後續費用問題,他稱已支付醫藥費、護理費等10多萬元,目前傷者已出院,雙方私下談不攏,現在等法院判,「法院判多少賠多少」。


↑姐弟倆被撞飛瞬間。視頻截圖

姐弟倆被撞飛

逃逸肇事者迫於警方壓力投案

6月2日,傷者父親邱細弘介紹,他家住在浠水縣清泉鎮東門河社區,今年3月11日下午快6點時,在菜地里忙活的他得知消息,女兒和兒子被撞了。他說,24歲的女兒和12歲的兒子出門,只是為了到離家不遠的小店買瓶水。

傷者表哥李先生提供的監控視頻顯示,當天下午,姐弟倆在道路一側行走,弟弟還回頭看了下。但突然,一輛白色越野車從兩人背後飛快駛來,將兩人撞飛至路邊。據李先生提供的醫院診斷書明等資料,表弟被診斷為右側頂部硬膜外血腫、蛛網膜下腔少量出血,以及枕骨左側、枕頂骨骨縫骨折等。表妹則是左股骨上段粉碎性骨折等全身多處骨折,以及頭皮血腫等。


↑被撞至路邊的傷者

站路段發生一起交通事故,事故現場位於東門河社區3組某超市路段,肇事司機游小某飲酒後駕車撞倒兩名行人後離開事故現場。民警通過現場調查快速鎖定肇事司機游小某並電話聯繫,游小某在電話中承諾到現場來,但一直只聽其聲,未見其人,民警趕到游小某家中也未見到本人。此後,民警聯繫游小某的親屬、朋友一起做工作。一小時後,游小某迫於警方壓力投案自首,呼氣式酒精測試儀測試結果為86mg/100ml。


↑交警部門的責任認定

邱細弘及李先生稱,肇事者游小某正是游小兵,事故發生時,游小兵系清泉鎮游沖村村支書。李先生提供的浠水縣交警大隊事故認定書顯示,交警認為游小兵醉酒後駕車、發生事故後棄車逃逸是此次事故的全部原因。因此,交警部門認定游小兵負此次事故全部責任。


↑交警部門的鑒定意見書

此外,據李先生提供的邱細弘收到浠水縣交警大隊《鑒定意見通知書》,送檢的游小兵血樣中檢驗出乙醇成分,其含量為127.55mg/100ml。


↑傷者此前在醫院接受治療

肇事者不再支付後續費用?

「私下談不攏,法院判多少賠多少」

邱細弘稱,兒子和女兒都已出院,前期在醫院的醫療費等,游小兵都墊付了。但他和李先生說,半個多月前,女兒出院後,游小兵便不願再支付後續的治療費、營養費等。

「親戚朋友,還有學校老師給的1萬多塊錢都用完了,現在還借了2500元。」邱細弘稱,女兒後續還需要治療,回家休養也需要充足的營養,買牛奶、排骨等給女兒補充營養等都需要錢。而他的妻子屬精神殘疾,作為全家唯一勞動力的他,在疫情發生後尤其是女兒、兒子被撞後,主要精力都放在照顧受傷的兒女身上,也無法出去打工,只能靠低保維持生活。為此,他找了游小兵協商多次,也沒有談攏。“女兒嚴重些,手上腳上都還有鋼板,要一年後才取,後續也要花不少錢,還有可能殘疾。”


↑傷者此前在醫院接受治療

6月2日下午,游小兵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傷者已經出院,他和傷者方私下談不攏。「相差太大了,他(傷者父親)要40多萬。」游小兵說,前期他已墊付醫藥費、護理費10多萬元。現在,他等法院判,「法院判多少賠多少」。

話多次致電清泉鎮政府,但均無人接聽。6月2日17時30分左右,浠水縣公安局相關負責人介紹,游小兵一案已刑事立案,目前正等待傷殘鑒定結果,待鑒定結果出來後,將按流程辦理。該負責人同時證實,游小兵案發時系村支書,後來聽說被免職了。

游小兵也證實,他此前是村支書。但他說,事發第二天,他就被免職了。

李先生還稱,案發後,涉案的游小兵一直未被拘留,家屬從交警部門又得知傷情鑒定需3至6個月。除了希望游小兵承擔賠償責任外,他還希望警方依法處理游小兵。6月2日,浠水縣公安局工作人員表示,因為疫情原因,看守所羈押犯罪嫌疑人有一些內部規定,游小兵一案正按流程辦理中。

膠通識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