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外匯天眼:假如我是一個莊家


//

交易市場的定律是一贏兩平七虧,意思是70%以上的人都會虧損。那散戶如何才能站到贏利的10%人的群體中?

  我認為,機構為了賺散戶錢,不斷的在研究散戶心理和行為學,我們散戶不妨反過來,把自己當成機構投資者,也來研究一下機構的心理和行為學,這樣才能在這個充滿陷阱、欺詐、騙術和謠言四起的市場裏立於不敗之地。

  一、假如我是一個莊家,我會怎麼做?

  如果我是機構投資者,要想做一支股票,我認為我先要找到一支大小合適,前景無需多麼優秀,但幾年之內絕對不會倒閉的那一種。然後我去拜會該公司領導,告訴他我想投資他那支股票,請他們配合。

  如何配合呢?就是在我吸酬時,公報儘量將業績放平,或者適當隱藏利潤。這一點公司很容易做到,只要對報表進行適當調整就行了,例如,將某些損益一個季度提完,使其報表看上去虧損;或者將後面數年的費用半年攤完,這都使得當期報表非常難看。

  在這之前,我肯定是要進一些籌碼的,這些籌碼主要用來砸盤的。怎麼收集這些砸盤的籌碼?

  我不會每天慢慢去收集,因為這樣會使股票天天上漲,反而難以收到足夠的籌碼,還容易被散戶搶酬,並使技術指標形成向上趨勢,更使自己收集成本提高。

  我會在某一天用大漲的辦法來收集,當連跌數天後,散戶都悲觀失望,猛然一個大漲,套牢的看到了希望,不會拋出;而短線獲利的,可能就交槍了,其實,在這個價位我只是要砸盤的籌碼,不需要收集很多,因此用猛然大漲的辦法就很容易達到目的。

  第二天來個低開。為什麼要低開而不高開,因為我昨天收集的籌碼並不準備獲利,而且要讓昨天追風進去的短線籌碼幫我砸盤,如果高開,很容易讓短線籌碼獲利,他們就會在下跌途中有更多的資金來跟我搶酬,所以一定要低開,消耗這些短線資金。

  在這個下跌途中,我將逐步用單托底,因為我要形成自己的底倉。經過幾天的連續下跌,有些割肉的籌碼就會回補自己的倉位,這時候我不能讓他們回補,我必須迅速的吃上去讓他們追風,當形成追風盤時,我將在底部的部分籌碼高拋,一是為了降低成本,二是騰出資金,然後再迅速的砸下去。

  同樣的,我會邊托邊砸,這樣一來我就會得到更多價格更低的籌碼。

  當跌到很低位時,基本上就沒人和我搶籌碼了,因為在這個下跌途中,我通過不斷的高拋低吸,不斷的大幅度振盪,將大部分抄底的,搶反彈的都套在下跌途中,或者將他們虧損怠盡,使其不敢在來涉足這個股票,這時候我的目的就達到了。

  而公司的配合在這時就非常關鍵,長時間的業績沒有任何起色,使大部分散戶因懷疑其會不會ST,到恐懼驚慌,高位籌碼就會不斷的掉落,我就可以在底部橫盤當中不斷的高拋低吸來收集籌碼,這個可能需要較長時間,關鍵看頂部籌碼掉落程度而定,如果高位籌碼長時間的不鬆動,那我就不會去拉這只股票。

  當籌碼收集足夠多時,公司的業績也會轉好了。因為在我收集籌碼當中,公司將後面幾年能想的出來的損益,或者費用都在那一年半載中攤完了,後面的報表當然好看。這時候我拉起來毫不費力,也無需多大成本。當這個市場裏其他人看到這個股原來這麼優秀,必然跟風者眾,我就在這這當中逐步減倉。

  公司能如此配合,那他能得到什麼好處?其實很簡單,我將股票拉到高位,他們也能賣個好價錢;在低位時,他們同樣可以購入自己的股票,還能掙得名聲,這樣一來收益會相當可觀,何樂而不為?

  這當然要和大盤走勢相同,在這中間,散戶該知道怎麼辦了吧。

  當然,如果我做莊,還必需考慮很多問題:

  第一是證 監會的監控,他們雖然老虎不敢碰,或者就是為虎作猖,但捏死個把蒼蠅還是不成問題的。所以,操控股票不能讓他們抓住把柄,這時候就要考慮多戶頭,或者拉幾個私募大戶集體作戰。

  第二要考慮產業資本的問題,如果我們拉的時候,他們看到利潤可觀,結果大量拋出籌碼,那我們就慘了,必然會虧本出局,在做之前就必需先和他們溝通好,而且還要瞭解他們手上的流通盤是多少,拋售意向如何,這就是大小非問題。

  第三個要考慮的是老莊,如果這個股沒有被老莊放棄,那我是儘量不會去碰的,因為一但被老莊反做,那你死得就慘了,就像早年間中國聯通套遊資一樣,那死得是非常慘的,所以,選股非常重要。

  第四個就是大盤狀況,跟風的多不多,社會上的存量資金足不足,就像現在這樣,大部分散戶或者大戶都被大宰一刀,這時候就不適宜做股票,你拉人家賣,結果把自己套在裏面。那現在最適宜的就是砸股票。一般人都有個心態,20元買的股,跌到15元不賣,跌到10元不賣,跌到5元仍然沒多少會人賣,但是你要跌到2元再拉回4元,不少人一看翻倍基本上都會割肉的,特別是長時間的向下或者橫盤。

  如果這些問題都解決了,砸盤就要開始。砸多少為適宜?根據大盤狀況,每天操盤必需跟著大盤走,當大盤大跌時,你必需深砸下去,這時候成本很低,只要用少量籌碼將關鍵點位砸開即可,會有止損盤幫你接著砸下去。但是尾盤必需進一些籌碼,防止第二天大盤走低或者走高,有一定量籌碼就好靈活掌握,也就是說,要在操盤時盯著指標股。

  為什麼要盯著指標股去做?關鍵就在於成本,隨著大盤波動,你的成本最低。

  指標股跌時,你也跌,所用砸盤籌碼量最少,因為沒有多少人敢買,可以深砸。當大盤漲時你去拉,同樣無須買多少,只要將關鍵點位的籌碼買掉即可,有人會將股價推上去,到一定高點,你還可以將低位進的籌碼出掉一些,這樣可以騰出一點資金做一點差價。

  所以,我們看到的股市局面就是要漲一起漲,要跌大家都去跌。

  在股市中的人分好幾種,趨勢投資者,套牢後不理不睬者,技術派,基本面派,長線客,短線炒家等等。

  我要在這個股票裏做莊,這些人我都要面對,儘量的讓他們在我控制的這個股票裏少賺或者割肉而去,這時候我就要用很多辦法來對付,因為他們賺多了,意味著我就賺少了,他們不割肉,我就賺不到錢。

  對趨勢投資者,我沒什麼好辦法,只能將他們看做鎖倉的一員;但對其他人,我平時的吃喝玩樂就全靠他們了。

  我一般最喜歡套牢後不理不睬的,這些人把錢交給我後幫我鎖定了大部分籌碼,使我在底位有充足的資金縱橫馳騁。

  基本面派也是我喜歡的第二位,因為當我將股價拉高後他們基本就接手了,企業的基本面在我拉高股價後變得非常亮麗,他們就會來接盤;等他們接完後公司基本面就發生改變,他們在低位就將籌碼再還給我。

  技術派一般短線較多,喜歡做波段,這裏的人有自認為技術高明的,什麼KDJ金叉、死叉,什麼MACD、CR、量價關係,什麼費波納奇黃金分割位,什麼艾略特的波浪理論,還有江恩曲線等等,等等,但我做股票一般不看這個,我一般只盯著今天我下多少單,在某些價位進來多少單,大一些的戶頭在什麼價位進出。這個對我來說非常關鍵,因為這決定了第二天該如何操作,有時候需要對他們安撫,讓他們幫忙將股票在手上多留幾天,以使活動籌碼減少。

  但有時候就必須讓他們出局,特別是短線客,當今天發現短線遊資進來多了,第二天不管怎樣都要將他們殺出局,哪怕逆大盤而動。

  回過頭來看,呵呵,真搞笑,K線走的還真符合某些技術指標特點。偶然乎,必然乎!

  這裏解釋一下我為什麼要猛殺遊資。

  其實這關乎自己的短期收益,因為短線客和遊資的錢最好賺,他們持籌碼的時間短,可以使我非常短的時間裏獲利。

  例如套牢盤,你只能一次性的賺他一下,然後就不動了,你就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這中間有時候長達幾年,在這幾年裏我可是要吃要喝的;基本面派也使我獲利不多,因為他們的利潤我還要和公司均分。

  但短線客和遊資就不同了,我在一個波段中就可以獲利豐厚。

  那怎麼做呢?

  第一是逐步拉升,這時候技術指標就開始走好,技術派的人一看技術指標,一般都容易被誘惑進來,這中間我就邊拉邊賣,需要控制的就是在頂背離之前將籌碼交他們手中,使他們看上去技術指標仍然沒有到頂,股價還可以漲得更高,這時候第二天來個沖高回落,然後第三天猛然下跌,他們基本上就開始交槍了,不用我來,股價就下去了。

  這中間自然我設定好價位來撿果實,對遊資更是這樣,上半段我來拉,遊資一看股價看漲,立即蜂擁而來,那下半段我就將部分籌碼交給他們,第二天我來個低開低走,遊資一看勢頭不對,立即出逃,這時候我就要看出逃數量,並計算自己的成果,如果出逃數量足夠多,那我下午就拉起,因為大部分短線客都走了,我就不需要支付多少利潤出去,很容易將股價拉起來,而我在這兩天來回的差價最少是賺交易額的3%左右。

  但發現沒有走多少時那我就繼續向下做。

  這就是不少散戶疑問的,為什麼我一賣就漲,一買就跌啊?因為你跟大部分人的行為是一致的,呵呵。

  二、坐莊的風險是什麼?

  一是操作這只股票的不會是我一個莊,一般都是邀請幾個人來聯手,就像大草原上的獵狗一樣,採用群體戰術才能更容易獲得成功。

  要是一個人,第一不一定有這個實力,第二就是太容易被人抓住把柄,搞不好打不到狐狸還惹一身騷,所以,邀請朋友來合作是肯定的,就誰主誰次的問題了。

  既然是合作,風險也是明顯的,當市場出現波動時,其中一個朋友立馬放水,這時候你就栽了,很長時間的辛苦都會打水漂。

  還有一個問題是,當市場趨勢向下時,自己卻沒發現,因為籌碼還在自己手中,就想硬扛,這時候同樣會完蛋,前幾次大牛市結束後不少莊家摔跟頭就在這上面。

  那麼,應該如何應對風險,這就是,第一注意指標股的動向,因為坐莊的人對大盤指數動向非常敏感,當指標股向上,而一些主力控制的次要股卻滯漲,或者有掉頭跡象,那我就要先於股指下跌之前想辦法將手裏的籌碼儘量的都交到散戶手裏去,儘量的騰出現金,只要手上有充足現金,是漲是跌我都不怕。漲了,我手上剩餘的籌碼完全可以將其打下來;要是跌了,那就可以購買更多的籌碼。

  當大盤到底準備反轉時,也同樣會痕跡明顯。

  三、談談頂和底的問題。

  牛市有人問何時到頂、熊市有人問何時到底?

  說老實話,我也不知道,我不但不知道大盤會跌到什麼點位為底,我會連自己坐莊的股票能跌到什麼價格為底都不知道,怎麼能測算大盤。有人說,20元跌到5元行不行?到底了嗎?我說不行,也許跌到1~2元,也許會到8元就算到底了,在股市裏沒什麼頂和底之說,真正起作用的就是供求關係,當跌到供求平衡時,底自然就到了。

  例如我的股票,我每天都在讓它波動,漲漲跌跌,但某一天我發現,我賣出去的股票,用這些錢買不回來更多或者同樣多的股票了,這時候我就不可能再向下做了,這裏就應該是它的底了。也許是5元的位置,也許1元的位置還不到,又有誰知道在哪個位置能達平衡呢,只能不斷的測試。

  頂部也一樣,我向上拉,卻沒了跟風的,那我高價買來的股票又能派發給誰?當然,我拉高給你看價格卻又是一碼事,底部也一樣。

  在指數裏,同樣如此,如果進出資金能達到平衡,那指數就到底了;如果不能,一直要跌到平衡為止。

  四、莊家在下跌中是如何賺錢的?

  不少人有時候不理解,莊家的成本是20元,他將股價打到10元或者15元,他不也虧了嗎?這真是傻莊,其實散戶是不明白的,莊家賺錢的手段很多時候是和散戶不同的。

  我來舉個例子:某個股票,當時有些機構的成本是70多元,但開盤後連砸7個跌停板,最後在38元被打開,按理說機構虧慘,如果莊不砸跌停板,出貨的價位不是高些嗎?損失不是小些嗎?

  其實不是這種情況,不砸跌停板出貨,散戶也會跟著出;而承接盤有限,機構的貨是出不掉的,慢慢的下跌機構損失會更慘,並且你由於價格沒有吸引力,找不到對手盤,那就成了鈍刀子割肉,痛苦只有自知。

  採用了猛砸跌停的辦法,市場的目光就會集中到那上面來,當跌到一半時,有協同私募或者機構開始巨量吃單,因為在這幾天的跌停中市場的關注度非常高,而出現巨單吃貨了,這說明這時的股價應該反彈了,技術上超賣出現,股價腰斬,怎麼著都要反彈個百分之十幾到二十,所以散戶、大戶一哄而上,機構賣單被哄搶。

  但現實情況並不是散戶和大戶們所想像的,在熊市中放巨量的往往都是出貨,看似大單掃貨,其實就是莊家們設的陷阱,然後利益分享。

  再舉個南車上市的例子,上市價超過發行價60%以上,5個機構席位齊刷刷的排在購買的前5名,這些機構傻了嗎?非要溢價60%來接盤,特別在熊市中,還怕買不到籌碼?如果等幾天再買,也許到發行價都有可能。其實,機構們一點不傻,這不過是機構之間穿連襠褲的表演,那些獲得60%以上溢價的會給這些接盤的機構分配一定利潤的,而且這些機構買入的也並不多,更多的籌碼是溢價交給了其他人,包括大量散戶手中了。對接入大部分高溢價籌碼的這部分人,那些獲利者就不用考慮什麼了。

  這裏我還回到前面的例子,那些機構70多元的成本,卻賣出38元,那不巨虧嗎?這不過是散戶思維,從現金數額來說,機構是大放血了,但從籌碼角度來說,機構可以按現在複權價格18元,等於賺了一倍的籌碼,只要漲回30多,機構的本就回來了,而那些守在38以上的人,只好等驢年馬月了。這還不排除後面繼續下跌的可能,如果股價繼續下跌,機構就更容易獲利。

  所以,我 操作的股票我就希望它能跌下來,儘量的低。

  舉個例子,在20元到18元區間,我出掉了手中的20%股票,在18到16區間我又出掉18%的股票,後面我就要回補,因為在這種下跌的情況下,不少止損盤開始湧現,還有些人要補倉,這時候我就要根據籌碼情況做反彈,為什麼要做反彈呢?主要是吸引抄底盤進來,當然,如果抄底盤巨多,第二天我就再反手做空。

  一般情況下第一天的反彈抄底的是不多的,只要進行兩天,散戶一看,這個股怎麼天天漲,特別是割肉盤和補倉盤,他們一般都會追進來,而高位的一看漲了幾天,不賣算了,等幾天也許還能賺點。這時候我再反手做空,將他們套住。

  這中間我賺多少?因為拉的當中還要派發利潤,所以,每一段的下跌可以保持一定的利潤。

  那我為什麼希望我坐莊的股價儘量低?你想想,你如果開個商場,你是希望你經營的貨物便宜還是貴?自然是便宜的好,因為這樣一來所用資金量就少。10元加1元,人家就嫌貴了;如果1元加1角,不顯山露水的,沒人和你計較,而和10元和1元所賺比例卻是一樣的。股票也一樣,1元股票漲到1.5元,沒多少人感覺什麼;但10元漲到15元呢?

  這就是中國股票市場牛短熊長的根本原因,莊沒幾個希望股價很高來增加自己的成本。

  五、談談散戶的和莊家的定位問題。

  在一個大草原上,小股民就是羊群,而莊家是狼。我這樣定位大家可能沒什麼意見吧,中國股市裏70%股民賠錢,這基本上是真實的。就像打麻將一樣,四個人打,三個人賠。這三個人的錢自然流入到那一個人口袋裏去了,也就是說,股民所賠的數萬億既沒消失,也沒揮發,而是轉移,轉移到少數人口袋裏去了。這就是狼吃羊的故事。

  在草原中,羊看到狼會跑,為什麼?怕它把自己吃了。但在股市裏卻不一樣,大部分人買股票喜歡買有莊股,說有莊股拉起來就凶了,會漲的快,最好是強莊。羊在草原上吃什麼?吃草。它會選擇有狼的地方去嗎?而且這個狼還非常彪悍。絕對不會。

  這就是股民的自我定位上的錯誤,你本來是羊,吃草就行了,這個草就是找個業績良好的股,在合適的價格下把它買來,然後每年等著分紅送股來升值。但大部分股民不這樣,總想跟著狼後面吃點殘羹剩渣,這還有不虧損的道理?所以,大草原上的羊群大部分保留,而股民大部分都被吃了。

  六、主力是如何對散戶進行教育灌輸的?

  我說的這個題目,不少人可能覺得新鮮,沒聽說過這樣的事,主力還能對我進行教育灌輸?是不是維穩或者保障群眾財產性收入之類的。我說不是,其實你沒感覺,那就是主力的成功,主力不需要你感覺什麼,只要你按著他的指揮去做就行。

  主力有這樣的本事?那他叫我割肉我就割肉,讓我站頂我就站頂,那我的錢不都讓主力賺去了?對,情況就是這樣。

  那主力給散戶灌輸的是什麼呢?很簡單,熊市思維和牛市思維。只要你接受了這兩種思維中的一種,你到股市來基本上就是賠錢的,成了主力下酒的小菜。

  有這麼厲害麼?我就來談談傳銷中的洗 腦。

  現在傳銷還在一些地方暗地進行,人員數量也不少。但在社會大眾中,已經成了臭狗屎,人們避之唯恐不及,不過傳銷依然存在,這就說明其有異於常理的地方,其實這就是強制洗 腦。

  人剛開始進入他們群內,可能都不願意參與傳銷,因為大部分是被騙去的,但他們有辦法讓你服從,最後自覺自願的加入到他們當中,成為他們的一員。

  他們是怎麼做的呢?就是上課,讓你在這個群體中,天天說的同樣話題,不少人現身說法,只要幾個月下來,你基本上已經接受了,在過一段時間,你就失去了自我,變成了一個被 操控的木偶。

  在股市裏,其實主力在做著同樣的事,那就是用K線不斷的,反復的,長時間的向你灌輸著熊市或者牛市思維。

  上一輪熊市中,主力的打壓延續了5年之久,結果在這一輪牛市裏不少老股民基本上沒賺到什麼,有些根本就提前退出,沒有參與了。後面的兩年牛市教育,又使新股民不但利潤失去,連本錢都被套住。

  其實人的思維一但形成,那慣性是要維持很長時間的,為什麼現在許多股民被套,或者被深套?相信牛市還在。那上一輪老股民為什麼沒賺到什麼錢?套怕了,不少人兩千點或者三千點在就空倉了。

  每一輪反彈,後面伴隨著更深的下跌,不斷的被反復,幾年如此,你會的到一個什麼思維方式?先是不敢,最後就是大膽的高拋低吸。對,主力要的就是這個結果,當最後一個高拋了,你還在耐心的等待低吸時,指數已經高升,但你嚇破了膽,不敢再去追了,這時候,你已經被熊市思維的慣性給控制了。

  這兩年的牛市思維害了不少人,大家都有切身體會,這就不用我介紹了吧。

  七、市場主力是怎樣讓散戶割肉的?

  一般人在被套初期總有這樣的想法,我就相當於存銀行了,我不賣,就是不賣,打死我也不賣,這個股質地又不錯,業績良好,憑什麼讓我賣?過幾年肯定會漲回來的。這時候被套10%,20%,40%,但到了最後70%或者80%以上時反而說了聲:“莊爺爺,偶怕你了,給你行了吧。”喀嚓一刀,割個乾淨。

  這種現象很奇怪,為什麼在套得少的時候不賣,結果到賬上所剩無幾時反而能痛下決心割乾淨呢?其實這就是市場主力的誘惑,因為幾年的牛市思維慣性,使你堅決相信牛市還存在,跌20%咱補倉,攤低成本,等它反彈到我不虧時我就出局。

  但情況卻不如你料想的,散戶大部分表現為兩種:一是到其成本位就不太願意出了,還想再賺一點;還有一種可能就是股價到不了他的成本位就又下去了,散戶的補倉不但沒有減少成本反而擴大了虧損。

  那我坐莊是怎麼做到這一步的?太簡單了,當跟風盤變少而拋壓增大時立即反做,我跑在大部分人前面。

  這樣的反彈後面的幅度會越來越小,最後乾脆橫盤,到了最後期,一天跌個一分兩分,上下幅度只有幾分,你想做T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因為我把做T的成本計算好了,買賣的差價不夠手續費,再說了。因為不斷的下跌,你只要賣出去基本就沒什麼興趣再買回來了。

  有人可能有疑問,既然都是那樣,我不賣不就得了。

  其實,到了虧損70~80%以上的情況下是沒人願意割肉的,但為什又割了?這就是市場主力的誘惑,在反彈中,不斷的安排一些股走翻倍行情。你拿的股不斷陰跌,極長時間毫無起色,而不少股一反彈就是很快翻倍,並且那個業績是一天不如一天,你心裏是什麼滋味?

  從忍耐、懷疑到絕望,最後痛下決心調倉換股。當市場大部分人都這樣做時,主力就獲得了成功。

  調倉換股錯了嗎?不錯,不過你很難買到那些反彈中很快翻倍的股,為什麼?一個它是逆市而行,大部分人因為害怕把籌碼早早的就拋了;第二是仙股,那籌碼都在主力手上,做多少都是給你看的。第三是你買到了,並獲得了利潤。不過,這是你撞大運了,在這個市場裏比例極低。

  八、說說賭場,看看股市有沒有它的影子?

  一個老闆想到一個鎮上去開一個賭場,他需要怎樣做才能吸引人進來?添置必要的設備,例如吃角子老虎、輪盤賭、明星九七、21點等等。為了吸引人進來,先把這些裝置調到1賠2,意思就是你放一元進去,它就吐兩元出來。因為剛開始,人家都還不熟悉,所以儘管老闆一賠二,玩的人由於不多,老闆也不用拿出多少錢來。

  由於這個賭場有賺錢效應,結果吸引了小鎮上不少人目光,有些人就開始進來也嘗試賭一把。這時候老闆一看,人來的多了一些,就將裝置調1賠1.5。為什麼要這樣調呢?因為人進來的多了一些,老闆貼一點,大家互相贏一些,賺錢效應仍然強烈。

  這時候小鎮上就開始沸騰了,那個賭場進去的90%以上都賺錢,我不進去還等何時?大家都把錢向裏面送。因為人更多,等於人氣被激發起來了,賭場老闆也要贏利了,就把賭具的賠率調到1賠0.8,老闆開始賺0.2。這裏可能有人有疑問,人氣已經激發起來了,那個老闆為什麼不把賠率調更高一些,這樣賺得不更快一些嗎?

  對這個問題老闆自然有考慮,還有不少人並沒有把錢全部拿出來,如果短時間的調很高就會把人嚇走,老闆不是賺不到多少錢。終於,賭場裏人聲鼎沸,大家在賺錢效應的刺 激下傾其所有都來賭了。

  這時候老闆就不動聲色的將賭具的賠率改成1賠0.2了,當然,為了穩住人心,留幾臺機子不改。經過幾天,不少賭徒就有疑問,怎麼這些機不吐分啊,我都喂了它好些進去了,原來不是這樣的啊,喂一點就開始吐了啊,是不是喂少了,還要繼續喂?

  這時候大廳總有幾臺機子丟一元吐幾元,叮叮噹當發出脆耳的響聲。因為不少人的疑問,老闆就指那幾臺吐分的機子說:“不是我這賭場不賺錢,主要是你們機子沒選好啊,你看看,那幾個人不是賺錢了嗎?”

  經過一段時間,小鎮上的人大部分的錢都裝進了老闆的腰包,沒有多少錢再去賭了,但不少人還不死心,就在賭場裏死不走,要求救救賭場,說如果不救,那賭場就完了。

  其實,這時候的老闆心如明鏡,你們口袋裏都沒錢了,我救賭場就是我要拿錢出來給你們繼續玩,這對我有什麼好處?你們繼續在這兒玩,口袋裏又沒幾個錢,我還要找服務人員,還要茶水、電費和機器損耗的倒貼,發神經了我啊?不但不調高賠率,乾脆將其調到1賠零。但老闆也不想得罪小鎮上的人,因為還想人們掙錢後下次繼續來,就說:你看看,我又添置了不少新機子,而且到鎮上到處號召人家來賭,都盡了最大努力了,人家不願來啊。

  實際上老闆現在最希望的是什麼?是希望小鎮上的人離開賭場去外面掙錢,你不出去掙錢,整天泡在賭場裏,老闆下次賺誰的?

  不過小鎮上的有些人總整不明白,向老闆建議,賭場不旺是否和新玩法缺少有關?例如添加點獅子貓、牌九、梭哈什麼的。老闆自然點頭稱是,說後面會考慮,轉過背去肚裏卻罵到:一群蠢貨,那玩意更耗錢,這小鎮上的人有嗎?

  九、大部分散戶為什麼在股市裏不掙錢?

  其實,這個問題是非常簡單的,網友問我 操作的座右銘是什麼,我的回答就是“慢慢做”。一個莊家,他選擇一只股票進入後,就象一個商人選擇了一個鋪面,租下或者買下後就成為自己生活的一部分,買賣股票就是進貨和出貨。一般來說需要運作很長時間,幾年或者更長時間。

  那麼散戶呢?大部分都是過客。什麼意思?就是看到這個店生意好了,立即在這個店買點貨就在店門口擺著賣起來,所希望的就是店鋪能將經銷的貨物提高價格,自己也能賣上個好價格。這在生意繁榮時無所謂,因為足夠的生意,店鋪提價仍然可以賣出去,你批的貨自然可以沾點光,賺點差價。但到生意疲軟時就會怎樣?自然會賠掉老本。

  這裏的關鍵就是店鋪的定價權。你的貨首先是在這家店鋪裏批的,那就說明,你的成本、數量、價位等一系列商業數據無密可保,店鋪老闆自然知道得一清二楚,在生意清淡時老闆會讓你賣給可能是自己銷售對象的顧客嗎?絕對不會。

  那他會怎麼做?以比你低的價格向別人兜售。你由於對老闆的成本和數量等一無所知,最後你只能以比老闆價格更低的辦法來出手,而可能買你這個產品的人你可能都不知道是誰。

  也就是說,店鋪老闆的活動在幕後,你的活動卻在店鋪老闆的眼皮低下,孰優孰劣?一目了然吧。

  還有一點更重要,過客和店鋪老闆的時間觀念。店鋪老闆是長期經營,他可以一筆一筆,或者幾個月橫盤慢慢經營,因為他有固定地點,固定的貨物。而過客呢?批來的貨如果不及時出手,馬上衣食堪憂。身份的不對等導致了散戶賺莊家錢難,而莊家存在定價權,賺散戶錢相對容易些。

  十、講講“給你看價格”的用意。

  因為這個知識屬於常識性的問題,前面我就沒說了,今天把它拿出來單獨說一下,主要是我有個猜想,可能不少人沒有明白是怎麼被套的。

  在街頭,我們經常遇到這種情況,有些商鋪門口寫著“清 倉大甩賣,羊毛衫原價98,現價56”,不少路人一看,確實便宜了不少,那就買一件吧。當然,現在還有,但可能少了一些,不過,原來是相當多的。

  那麼,老闆虧本了嗎?原價98,現價56,這中間老闆好象降了不少。其實呢,根本就不是這麼回事,老闆如果不標那98,現價56是賣不出去的,那個98是給你看的,並不是成交價,要是98能賣出去,老闆何必56賣,直接賣98就行了。

  這就是給你看價格的妙處,如果你不看到98,你會56去買嗎?不會。

  在股市上也一樣,往往有些股股價拉得很高,這個高位其實不是成交價,是給你看的,就像賣羊毛衫的老闆,他真正想要賣給你的價格也許是這個價位的30%~50%。這就是不少人抄底被套的原因。你看到了原來的價,發現跌了不少,就以為它還會上漲,所以被套了。如果你沒有看原來的價格,你會在那個價位去買嗎?同樣不會的。

  對上面這個問題,估計現在大家都清楚了,那麼我就反過來說說主力是如何讓你賣的。

  在底部同樣有個給你看價格的問題,就是主力如果想在4~5元一帶收集籌碼,他必然要把它打到2元左右,這個2元不是成交價格,而是給你看的價格。關於這個問題,網路上有一篇很好的帖子,說的是一個廟裏的主持,看中了外面一個店鋪裏經銷的佛像,但又不願意按店鋪老闆的價格支付,就命和尚們輪流去還價,和尚們去了,一個比一個價格出的低,經過較長時間,使那個老闆每一次都悔恨不已:要是早賣了就好了。

  最後主持出面,開出了比最後一個和尚高一倍的價格,立即成交,老闆還感激不盡。

  這個故事就是主力在底部所做之事,打到儘量低的位置給你看。

  總的來說股市的發展卻存在一個問題,當人們將資金都投入股市中並催生大牛市時,市面上的資金必然缺乏,經濟發展必然就受到影響,這反過來又會影響股市走牛,這樣一來就就會使股市波動加劇。經濟發展需要資金時,就從股市抽走資金發展經濟,股市就開始走熊;而經濟衰退資金無出路時,股市反而向上走,結果是股市並沒有成為經濟發展的晴雨錶。

WikiFX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