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富權:罷韓來勢洶洶但仍有變數

/澳門新華澳報今天發表富權的文章說,今日是六月三日,距離六月六日「高雄市長罷免案」投票,還有三日。民進黨中央改變了「袖手旁觀」的態度,集中全力進行動員,而且還動用了「國家機器」,從「警政署」厲聲指收到情報,有黑道「監票」,以圖恐嚇投贊成票的民眾,到台灣北部的各公立大學給戶籍在高雄市的學生返回高雄投票,再到高鐵在當日提供的各種「貼心服務」,都在在顯示,民進黨當局要進行最大程度的動員,勢要將韓國瑜「拉下馬」。

民進黨此舉,當然是為自己報仇雪恥。實際上,自一九九八年謝長廷「空降」高雄,以「緋聞錄音帶」的伎倆,僅以四千票的微小差距就擊敗爭取連任的吳敦義,後來陳菊使用「走路工」的「奧步手段,擊敗國民黨提名的黃俊英之後,民進黨已經佔據高雄市整整二十年。但卻被一個走投無路,等於是外放的「失業漢」韓國瑜攻下這個“堅強堡壘」,硬生生地在一片綠油油的台灣中南部,插上了一支藍旗,極為刺眼,又怎能咽得下這口氣?

當然,民進黨內也有矛盾甚至私心自用。據說,由於陳菊及市政府團隊成員,多是屬於「新潮流系」,因而當初報仇心最切的,就是「新潮流系」。雖然提起「高雄市長罷免案」的四個團體確實是民間團體,與民進黨沒有組織關係,但其成員卻有民進黨「新潮流系」成員,尤其是陳菊市政府團隊的局長級人物。「新潮流系」的,是除了要為民進黨報仇雪恥奪回高雄市之外,還有一個「挪火為自己煮食」的想法,就是要由「新潮流系」的成員奪回高雄市長的職位。但在「九合一」選舉中,陳菊屬意的曾任高雄市副市長的劉世芳,因受《花媽有話說》之累而退出民進黨市長黨內初選,而未能為老長官陳菊「報仇」。不過,也是「錯有錯著」,代表民進黨出選的陳其邁,敗在韓國瑜的手中,劉世芳逃過一劫。

現在劉世芳是民進黨「不分區立委」,如果參選併當選高雄市長,辭去「立委」後,只需從民進黨「不分區立委」候選人名單中的「落選頭」候選人自然遞補(還需考慮性別等「保障名額」因素),而就無須進行「立委」補選。因而與現任「行政院」副院長的陳其邁,都是適當人選。而且,陳其邁似乎較為滿意現在所任職務,一直沒有積極「操練」,對是否參與高雄市長補選的態度也不明朗,因而劉世芳的機會被睇高一線。 

這也正是在民進黨中央當初擔心會被批評為「趕盡殺絕」,有「投鼠忌器」的顧慮,而袖手旁觀之時,「新潮流系」的成員就以個人身份積极參与「罷免案」前期工作的另一個主要原因。

但民進黨高雄市黨部主委的選舉結果,卻讓「新潮流系」夢碎。“海派”(已轉型為“涌言會”)與“英派”合作,全力扶持由“謝系”投靠“海派”的趙天麟,對拼高雄市議會「新潮流系」議員高閔琳,使得她以四千多票的較大差距飲恨。這讓一向所向披靡、戰無不勝的「新潮流系」,當場傻眼驚愕。

按照《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規定,如果韓國瑜被成功罷免,必須在三個月進行市長補選。「新潮流系」已經來不及籌備了,而且在高雄市的氣勢和實力,也隨著陳菊的北上當官而走弱,在市長黨內初選中,劉世芳可能不是“英派”的陳其邁,或是趙天麟的對手。因而「新潮流系」似乎意氣闌珊,而且似乎也有不甘心高雄市長將會落於其他派系手中的心態。實際上,不久前發生的種種不尋常現象,說不好就有民進黨內特定派系進行“反動員”的意涵。

韓國瑜最初是採取「冷處理」策略,專心於市政,希望能以此來爭取到選民們,對他“落跑”的諒解,並盡量避免刺激對方。但後來據說受到被形容為“貪心”的“夫人派”的鼓弄(實際上,韓國瑜從對出選“總統”從觀望到最後突破“剛出任市長就參選“總統”的心障,就是“夫人派”的鼓弄),轉為採取高調,連續向法院提起訴訟,希望能裁定停止執行“罷免”投票,但卻等於對贊成“罷免”者發出“動員令”。而且向法院提起訴訟,正當性本來就不足,再加上民進黨已經全面執政,軍隊、司法等要害部門都已掌握在手中,還有陳帥孟在辭去“監委”職務之前叫嚷要專辦“辦綠不辦藍”的法官,所形成的司法環境氛圍,當然判決是不利於韓國瑜,法官的“自由心法”有所傾斜,導致韓國瑜屢訴屢敗,昨日台北高等行政法院駁回他的抗告。這是他第四度“吃癟”了。

國民黨中央也是「投鼠忌器」。如果在「罷免案」投票之前,就作初選動員,等於是自認「罷免案」必過關,不但是對韓國瑜不利,而且也將嚴重挫傷已經低迷的國民黨的士氣。因而不敢進行高雄市長補選的部署,導致有戰力的朱立倫、江啟臣、李四川等,都未能在法定的戶籍在高雄市的期限之前,將戶籍遷到高雄市。這等於萬一「罷免案」過關,就將高雄市長拱手送給民進黨。  「罷免案」能否過關?從發起團體這幾天進行的動員活動看,確實是氣勢不低,因而泛藍陣營都心情沉重。昨日高雄市選委會公佈最終確定投票人人數,為二百二十九萬九千九百八十一人,較二零一八年市長選舉的選舉人數二百二十八萬一千三百三十八人,多了一萬八千六百四十三人。因而這次「罷免案」要過關,除了是同意罷免人數必須超過不同意罷免人數之外,還要投票人數達到具有投票資格者的四分之一以上,需要五十七萬四千九百九十六票,才能通過,“門檻”再提高。

此前,韓國瑜就曾遭受過「罷免案」的威脅。早在一九九四年時,韓國瑜因為“核四”議題而面臨“罷免”。當時還是台北縣「立委」的韓國瑜,在一九九四年因為與同黨「立委」林志嘉、洪秀柱、詹裕仁一同贊成“核四”興建,遭到“反核”團體提案罷免。當時的《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規定,該選區要有二分之一以上的選民投票、二分之一以上同意票數,才能成立「罷免案」。當時投票率為百分之二十一點三六,沒有達到“門檻”,因此四位「立委」罷免”都沒通過。現在韓國瑜再次遭遇「罷免案」,讓他成為台灣地區政治史上首位被提出“罷免”兩次的政治人物。而現在“門檻”已大幅降低,韓國瑜的命運堪虞。

不過,吳子嘉指出,韓國瑜這次的運氣真的是「好得不得了!」因為過去幾年的高雄通通都是“乾梅”,梅雨季期間都沒有什麼雨勢。而這次的梅雨是久違的“濕梅”,儘管造成高雄淹水,但是“罷韓”當天“肯定也會下大雨!”而天氣將大大影響民眾的投票率。因而吳子嘉說,六月六日這一天,“老天都要幫韓國瑜!”這就要韓國瑜“聽天由命”了。

即使是「罷免案」過關,也不一定會按照法律在三個月內進行補選。如果韓國瑜再繼續行使司法救濟手段,提起“罷免無效之訴”,法院要排期審理,判決後還有上訴,整場官司打完,高雄市長的四年任期也就差不多完結了。雖然“行政院長”任命民進黨人為代理市長,但畢竟不是選舉產生的,韓國瑜和國民黨還可以“阿Q”式地“精神勝利”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