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小區建在高速路邊,噪音擾民這口鍋該由誰來背?

「一到夏天,晚上就不敢開窗戶。」居住在朝陽區福潤四季B區16號樓的居民抱怨說。16號樓距離機場二高速焦庄橋直線距離不足百米,每到夜間橋上呼嘯而過的機動車嚴重影響了16號樓居民的生活。但小區開發商表示,該項目建設時所有環評報告都是合格的,並且建房時已在16號樓加裝了隔音窗。


夜晚睡覺不敢開窗

「只要晚上開窗戶,家裏就特別吵,有時候家人說話都聽不清。」居住在16號樓15層的辛女士說。晚上10點,記者走進辛女士家中,看到屋內的窗戶全部緊閉。


朝北的次卧已經很久沒人居住了,床頭落了一層塵土。「次卧的床頭緊挨著窗戶,窗戶外就是二高速,夜深人靜時,一點兒響動都特別明顯。」打開次卧的窗戶,高速上的噪音立刻湧進屋內。辛女士將噪音測量儀擺放在窗台上,一段時間後屏幕的數值穩定在64分貝。


頂樓檢測結果

「我現在和我媽擠在南側的主卧睡覺,只有秋冬我才能搬回次卧。」辛女士說,母親睡眠較淺,有時她還要用毛巾堵住窗縫。

今年60歲的張先生住在18層,為了應對夜晚的噪音他想了很多辦法:「我準備了4副耳機,還有一些助睡眠的葯,但還是影響我休息。」張先生說,二高速上飆車黨傳來的噪音讓他難以忍受。“都是騎摩托車的,一加速就是巨大的轟鳴聲,能把我嚇醒。”張先生認為,既然居民樓距離二高速這麼近,就應該加一些隔音措施。


關窗時的測量結果

居住在9層的沈先生在去年更換了家中的窗戶,走進他家明顯安靜很多。「我經常上夜班,不換窗戶都睡不著覺。」但是沈先生直言,更換窗戶雖然能隔絕噪音,但是仍然不能開窗睡覺。

立項時已預測噪音

16號樓的居民告訴記者,噪音污染在近幾年尤為明顯。「現在二高速上每天都是絡繹不絕的車輛,白天還好,但是到了晚上,高速上的聲音就很明顯了。」

「我們是2015年入住的,當時二高速已經通車好久了。我們覺得,開發商還是應該多做一些隔音措施。」部分居民希望在二高速焦庄橋西側安裝隔音板,以徹底隔絕噪音。

記者在現場發現,16號樓與二高速焦庄橋之間有一段綠化帶。「這段綠化帶只能給低層鄰居隔絕噪音,我們高層根本不行。」張先生指著綠化帶說。

記者在焦庄橋東側、也就是遠離16號樓的一側看到了近百米長的隔音板。橋東側是大面積的綠地,並沒有人居住。有些業主開玩笑說:「把這些隔音板拆了,或許能減輕點兒回聲,對我們的影響還小點兒。」

去年5月份,屬地東壩鄉曾委託北京市勞動保護科學研究所對16號樓進行噪音檢測。檢測人員分別在16號樓的5層、10層、14層和18層的室內和窗外分別檢測噪音。報告顯示,晚上23點至23點20分之間,18層窗外的最大噪音為86.5分貝,平均噪音為73.1分貝。而5層窗外最大噪音為81.2分貝,平均噪音為69.5分貝。相同時間段內,18層室內平均噪音為60分貝,5層平均噪音為56.1分貝。以上數據均超過住宅卧室夜間雜訊30分貝的標準。

B區的業主給記者出示了小區立項前的環評報告。其中「所在地聲環境狀況」一欄中,指出周邊的機場二高速等道路可能產生噪音影響,並且噪音預測值為晝間59.2分貝至68.1分貝,夜間55.7分貝至62.2分貝。

報告也給出了雜訊污染防治對策。其中包括在道路與臨街建築物間進行綠化、臨街居民樓佈局合理安排,卧室盡量避免緊鄰道路一側等。

三方爭執誰該負責

「小區從2011年立項,再到驗收,我們所有的手續都是齊全的,而且環評報告都是合格的。」開發商北京城建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工作人員表示。記者得知,在立項的環評報告中,檢測方曾指出,機場二高速在未來五年內可能產生噪音影響居民生活。“根據報告,我們當時就在東側兩棟居民樓內加裝了隔音窗。”工作人員說。

同時這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項目建設時,我們已經考慮到二高速噪音的影響,按照規劃部門的要求,我們將最東側的居民樓進行了退界,現在距離二高的距離將近一百米。另外在建築物與高速之間也留有綠化隔離帶,用來隔絕噪音。」

作為機場二高速管理方,北京首都公路發展集團有限公司則回復稱,機場二高速於2008年建成通車,福潤四季小區建成於2014年。「小區建成時間晚於二高速,建設單位應當採取必要的雜訊污染防治措施,使雜訊敏感建築物室內聲環境質量符合國家規定的標準。」首發集團工作人員表示,目前的情形需要小區居民和開發商協商解決。

「我們小區確實比二高速晚建成,但是現在隔音措施不能保證正常生活。我們還要爭取一下,希望有個圓滿的解決方案。」小區居民說。

膠通識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