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青島女律師疑被女兒勒死 親屬稱脖頸有兩道勒痕

(原標題:紅星調查青島女律師疑被女兒勒死 親屬稱脖頸有兩道勒痕,向老人隱瞞死因)

5月23日,青島女律師張某在家中遇害,其15歲女兒因有重大嫌疑被警方帶走。事件雖已過去十餘日,但就此展開的討論仍在繼續。


▲張某與女兒的合照

紅星新聞從知情人士處獲悉,張某老家在山東濟寧魚台縣,她是雙胞胎之一,小時家庭條件不太好,被寄養在別人家。

6月3日,張某一名親屬告訴紅星新聞,張某生父去世多年,生母常年跟隨大女兒住在外地。事發後,家人一直對其生母和養父母隱瞞真相,告知其女兒及孫女意外死亡。此外,紅星新聞了解到,張某和前夫卜某某曾為當地一所重點高中的同學。事發後,警方聯繫到卜某某回青島協助調查,對方暫不願意接受媒體採訪。

稱,女孩向警方交待作案原因是由於沒有考好,擔心被埋怨,便以給母親做按摩為由,從身後用絲帶纏住張某頸部將其勒死。警方介紹,事發後多天女孩狀態平靜,不吵不鬧。目前還不能確定是否有精神類疾病。

和警方披露的案情初步分析,孩子應該從小遭受過大量的疊加性心理創傷,具有人格障礙典型特徵。「這是一個極端的案例,但背後反映的是目前一種普遍的現象。這個案件給社會和家長帶來很多思考。家長一定要重視孩子的心理健康。」

/ 親戚說 /

對老人稱母女倆同時意外身亡

山東省濟寧市魚台縣距離青島車程500多公里,臨近江蘇省豐縣,當地出產的大蒜、洋蔥銷往全國各地,來來往往的大貨車有時會在省道上排起長隊。遇害女律師張某的家鄉就在這個縣城下面的村子裡。


▲張某位於山東省濟寧市魚台縣的養父母家

據張某的一位叔伯兄弟稱,張某家裏姊妹四人,上面有個姐姐,張某和妹妹是雙胞胎,下面還有一個小妹妹。張某出生後不久便過繼給鄰村的張家寄養,從小學到高中一直在當地就讀,與前夫是當地一所重點高中的同學。

據他回憶,張某從小性格要強,生父早年去世後,張某的姐妹也相繼成家,生母隨大姐搬到濟寧居住,家裏面沒有人,張某就很少回老家探望。事情發生後,家中有親戚曾去青島,在殯儀館中見過去世的張某,在脖子上看到兩條勒痕。家裏親戚擔心張某生母身體,一直對老人說張某和女兒兩人同時意外身亡。

6月3日中午,紅星新聞記者按照家屬提供的地址來到張某從小生活的養父母家中,發現大門緊鎖。附近村民告訴記者,養父母得知張某「意外死亡」後心情悲痛,已於前幾日被兒子從家中接走。村民稱,張某養父母今年都已七十多歲,為人老實本分。提到張某,大家都知道她在青島當律師,但具體了解不多。


▲張某養父母家如今已大門緊鎖

隨後紅星新聞記者通過村委會聯繫上張某養父母的兒子,他告訴記者,自己並沒有告訴父母張某遇害的實情,姐弟兩人從小感情深厚,至今他仍不能接受這一事實。

據了解,張某與前夫卜某某為高中同學,畢業後兩人分別前往濟南和重慶讀大學。大學畢業後,張某曾在老家一所中學教書,考取律師後搬至青島。有知情人在網上發帖稱,張某高中時期學習非常刻苦,生活樸素,平常話不多,給人的感覺老實本分,人緣不錯。

紅星新聞從這位知情人處獲悉,得知張某出事後,幾位高中同學自發前往青島出席葬禮。當天葬禮由張某單位的同事主持,現場沒有看到張某前夫卜某某。紅星新聞了解到,目前卜某某正在青島配合警方調查,他表示不願意讓女兒和家人受到外界打擾。

/ 鄰居說 /

孩子考了個好學校,她說能放心出差了

山東誠功律師事務所官網信息顯示,出事的張某系該律所合伙人、再審申訴法律事務部主任,畢業於山東師範大學,曾先後獲得「青島市司法行政系統先進個人」、“山東誠功律師事務所優秀律師”等稱號。


▲山東誠功律師事務所

事發後,紅星新聞記者查閱事務所官方網站,發現目前已沒有張某的個人介紹。記者嘗試聯繫多名該律所律師,但對方均婉拒了記者的採訪,稱對此事不願意多談。

在事發小區,儘管事情已過去一周,圍繞這樁慘劇的討論仍在繼續。紅星新聞記者走訪時發現,張某生前所駕駛的白色小轎車仍停在小區樓下停車場內,有人在車上用瓶子插上鮮花表達哀思。


▲張某生前所駕駛的白色小轎車,有人用瓶子插上鮮花寄託哀思

「太可惜了。最近我還在想,事情要出在我身上我也就認了,我對孩子付出太少。但她不行,她對孩子付出得太多。她這個人太要強,有苦也不會表現在臉上。」小區附近一名與張某熟識的女商戶每每想起這件事仍噓唏不已。

該商戶稱,約十年前,張某獨自帶著孩子搬到小區後,她便與張某熟識,從孩子五六歲起一路看著她長大。孩子性格孤僻不愛說話,母女兩人經常來店裏買東西、拿快遞,從未聽過張某提起過前夫。

在這位女商戶的印象中,張某話不多,但很嚴謹。平時在小區碰見張某,母女兩個總是在一起,每次上輔導班都是張某開車接送女兒。

「我覺得現在是她最好的時候,孩子考了個好學校,她心裏很滿意。之前曾聽她說,忙過這一陣兒,可以放心出差了。」該商戶告訴紅星新聞。


▲張某和女兒的家所在的單元

張某朋友在接受採訪時曾表示,張某對孩子要求很高,學習成績必須是前幾名。她對孩子的期望是,以後必須考上清華、北大、復旦這樣的學校,大學畢業後還要讀研究生或者出國。張某離婚後一個人帶著孩子在青島生活,很不容易,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孩子和事業上,根本沒考慮再找個對象。

5月28日張某的葬禮上,紅星新聞注意到,以為女兒是「因煤氣中毒過世」的張某生母,還曾對前來悼念的親友稱,“我也批評過她,你不能只為孩子活,你就不想下你的事情,你以後怎麼辦?”

/ 專家說 /

孩子的心理健康不容忽視

看,女孩向警方交待的原因是由於沒有考好,擔心被埋怨,便以給母親做按摩為由,從身後用絲帶纏住張某頸部將其勒死。可以看出,孩子事前做過策劃,意識非常清晰,而且作為這個年紀的孩子也懂得法律,但還是選擇作案,這三點都體現了一定的人格障礙典型特徵。

「從臨床經驗看,人格障礙的根源是心理創傷。這個孩子,我感覺她遭受過疊加性心理創傷。這些創傷可能來自於兩方面:一是父母早年離異,沒有給孩子創造一個和諧友愛的家庭氛圍;二是父母離異後,母親把所有的愛都給了孩子,並對孩子要求很高。」


▲此前網上流傳的一段視頻顯示,警方曾將一名身穿白色上衣的女孩從張某所在小區單元樓帶走

何日輝表示,很多在大眾眼裏精明能幹、作風雷厲的成功人士,同時也有可能是一名有強迫型人格特點的家長。他們不僅對自己的事業追求完美,對身邊的人、尤其是家人的要求也極高。一方面,這種特質可幫助他們提高工作能力,精益求精,成就事業。但事業上的成功又往往會反過來強化他們的強迫型人格特徵,強化其自信,甚至可能過度自信,內心自負。

此外,如果母親有強迫型人格特質,往往對孩子的學業、行為習慣、甚至包括衣食住行也要求非常高,非常容易下意識地強迫孩子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在這種日積月累的高壓式教育下,孩子是極其壓抑的。

在何日輝看來,父母需要學會尊重孩子的心理感受和內心想法,給與孩子理性的引導。在學習方面,應該要重視過程,理性看待結果。同時,家長不要把自己的願望寄托在孩子身上。父母的願望要靠自己去努力,不要強加給孩子。

「這是一個極端的案例,但背後反映的是目前一種普遍的現象。很多家長不理解,考不好擔心被責備就做出這樣極端的事情,至於嗎?成績只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孩子其實是經歷了長期的、大量的體驗性創傷,孩子的心早已‘死’了。這個案件也給社會和家長帶來很多思考,家長一定要重視孩子的心理健康。」何日輝說。


▲張某和女兒的家,家門緊鎖,門把手已覆上一層灰塵

重慶康渝律師事務所主任陳曄律師向記者介紹,按照我國現行刑法的規定,已滿十四周歲不滿十六周歲的人,犯故意殺人、故意傷害致人重傷或者死亡、強姦、搶劫、販賣毒品、放火、爆炸、投毒等罪的時候應當負刑事責任。但是因為犯罪嫌疑人不滿十八周歲,應當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得到近親屬的諒解可以從輕處罰,但也不代表可以免除其刑事責任,不過考慮到嫌疑人系未成年人,一般會從輕量刑。至於女孩長時間的壓抑狀態是否已經誘發出某種精神障礙,並且該精神障礙是否對她的辨認能力和控制能力產生了實際影響,則可以通過司法精神病方面的鑒定予以確認,這也是本案定罪量刑的一大關鍵。

膠通識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蓬佩奧很無聊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日前稱,中國聲稱向世衛組織通報了疫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