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美國的1969,中國的1989,我們的2020

有一篇報導恍如時間錦囊,預設是要與未來的人溝通。今天讓我們打開這一卷封閉久遠的史詩,閱讀其涵蓋科技、政治和歷史的啟示內容。

「超級大國沒有走向一場無法調和的衝突,人類好歹也該為此感到慶幸。然而,世界各國卻面臨一種新危機︰『異見病毒』。抗議的幽靈在國家之間飄盪,如同思想上的『香港流感』。人們發動抗議遊行、靜坐,引發騷亂,抨擊各種機構、團體和政權。」

AP圖片

AP圖片

如果一字不改的當成是近期的報導,大概也可以講得通、說得明,不過,我告訴你這是《時代》周刊1968年第一期文章,你會發覺太神了,那些年與今天何其相似。畢竟時代不同,需要補充一些資料︰52年前,全球大流行的不是新冠肺炎病毒,而是席捲西方和日本,還包括中國,由年輕人和學生所主導的抗議浪潮,《時代》所稱之為的"Virus of  internal dissent"。至於「香港流感」,只是無獨有偶,香港「異見病毒」沒有感染美國的能力,1968年的香港流感病毒就可以,傳到美國肆虐直到1969年。Hong Kong flu至今仍教美國聞之色變。

節錄文章來自一部時代著作"1969 the Year Everything Changed"(2009年出版),作者是報導文學家柯克帕特(Rod Kirkpatrick)。1969年那一年,美國完成人類登月的超凡任務;那一年,美國深陷越南戰爭的泥潭;那一年,黑人民權運動登峰造極。對照2020年,這一年,SpaceX成功開啟商業太空計劃,為美國第二次登月、征服火星打下基礎;這一年,美國深陷中美科技戰泥潭;這一年,美國黑人種族矛盾再度爆發。我們發現時代原來是有慣性軌跡的。

中國兩會,2020。AP圖片

中國兩會2020。AP圖片

柯克帕特說︰「那一年,就是1969,不平凡年代裡壓軸的一年。經過這些事端之後,美國社會沒有走向混亂和無序,而是走向了新的成熟。」革命的黑豹黨、學生運動、開放的傳媒,「都沒有讓美國的國家機器崩潰,反而是把一個現代社會可能遭遇到的問題,全走了一個過場。美國經歷了1969,最終跨入現代時期。」如果歷史就是明天,中國的1989給它證明了。這一年中國走過一個很大的轉捩點,在沒有先例之下,試圖把兩種制度混合起用,結果出現嚴重的不兼容,爆發社會秩序的破壞,不過,中國的遭遇與20年前的美國相似,同樣是沒有讓國家機器崩潰,中國經歷了1989,最終跨入現代時期。

故事未完。1968年,時任美國國務部的泰勒(Robert Taylor)寫出一篇"The Computer as a Communications Device"的論文。1969年10月,首個網絡信息從加州大學傳到史丹福大學,從此互聯網開拓了數字化時代,也為中國開拓一個從未有過的發展空間,成就中國的科技進步。

今天會重演那一部歷史;這一年屬於中國,還是美國;抑或中美全走了一個過場,各自各精彩?別急著,我們還有半年時間觀察,耐心見證我們的2020吧。

 

深藍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