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跟許冠傑合作7年如糖黐豆 黎彼得:佢太太唔想我出現

兩個真係好合拍

著名鬼馬填詞人黎彼得的作品膾炙人口,最近因許冠傑(Sam)的慈善演出再受關注,他受訪電台節目《舊日的足跡》,分享與Sam合作的恩怨情「愁」和自己的女人緣。

黎彼得直認與Sam斷交十多年,也沒機會再合作,但仍感謝恩師。

黎彼得向來我行我素,最開心是16歲為自己改了個新名字,從此改了運:「我小學五年班輟學,喺街邊幫阿媽賣報紙,日日坐喺度睇武俠小說。當年入咗一間印度行做工後,啲人知我冇英文名幫我改做Peter,從此我叫黎彼得,唔再叫黎成就,果然條命就冇咁苦!」年輕時的黎彼得鍾意聽偶像許冠傑的歌,尤其喜歡《天才白痴夢》寫人生如夢、世事如棋的道理。「估唔到佢(Sam)喺《年青人周報》見到我寫專欄就話要識我,因為當時Sam為《半斤八両》填詞,有句『夠薑就揸槍走去搶』出現問題,佢發覺一個人寫詞唔足夠,要搵個拍檔,可能佢欣賞我古靈精怪嘅腦袋。」

黎彼得直認與Sam斷交十多年,也沒機會再合作,但仍感謝恩師。

黎彼得憶述:「我幫佢執翻(歌詞),加咗『滾水淥豬腸、濕水炮仗點會響』,又幾得意,不過佢話嗰首歌就唔可以出我個名,我話冇問題,其他歌佢都有出我個名。點知我哋一合作就好似炸彈咁勁,好轟動!電影《半斤八両》12首歌首首都跑出,內容包括有打麻雀、玩show hand,Sam即時好入世,大家好接受。其實我哋付出好大,晚晚通宵傾偈度橋,我哋嘅相處就好似『乞兒與王子』,佢咁紅都當我老友約我去游水、釣魚......大家好合拍!Sam本來唔煙唔酒,但識咗我之後,開始同我一齊食雪茄飲香檳,享受吓!佢教曉我好多,又介紹我去電視台做編劇,佢係我恩師,我哋擦出火花,不分你我!」

黎彼得受訪車淑梅電台節目。

黎彼得又感概二人關係的變化:「後來經過7年合作,因為輿論,我哋開始有唔夾,其實我冇介意(填詞人)排名嘅先後,難得佢畀我出我個名,不過其實唔出都得㗎......佢提意不如分開一下,呢次並非一廂情願(其實大家都有同感),因為(我哋)開始冇話題,冇偈傾,佢太太亦都唔想我出現,因為晚晚同個男人一齊喺屋企通頂,有陣Sam都話,我老婆又投訴今晚又同你一齊......分開咗之後我自覺多咗存在價值,唔再依賴別人,唔需要人哋關照。我封筆幾年後,黎小田就叫我出山寫《Monica》嘅詞。」

問及和Sam合作的7年是否其人生中的高位?黎彼得回應:「有人說我功高過主,講真功未高過,亦都冇蓋過主,Sam好早已經係超級巨星!」再追問二人還有否機會再合作?黎彼得直言沒有了:「大家已經係長者,唔好玩啦!過去就係過去,無謂再依戀......分咗手之後已經幾十年冇見冇通電話,最近Sam演出我哋都冇再聯絡......但係我希望佢健健康康,唔好再掛心嗰啲筷子有冇人食過、嗰啲床品係咪有好多塵蟎,繼續好似當年我拉佢去油麻地廟街食炒蜆,抱着大無畏精神,食完肚疴,疴完再食!最難忘喺嗰度見到鐵絲網上由寫信佬寫上兩句『命裏有時終須有,命裏無時莫強求』,之後更成為 《浪子心聲》嘅歌詞紅足幾十年。我希望佢(Sam)繼續做個開心人,因為我多謝佢upgrade咗我,佢係我恩師!」

黎彼得直認與Sam斷交十多年,也沒機會再合作,但仍感謝恩師。

黎彼得雖然在幕前經常飾演一些猥瑣的小人物,但自言好有女人緣,皆因他是絕緣體,例如他可以拖住梅艷芳的手,聽阿梅談得不到的愛情,被男人辜負的故事;摸著佘詩曼的手拍《洗冤錄》;拍攝《笑八仙》曾在關之琳的心口寫毛筆字。「靚女放心就係知道我冇歪念,我與有榮焉,又例如拍《富貴吉祥》導演要我性騷擾張曼玉,佢話唔使搵其他女士替佢嘅手,佢話係演員道德,其實佢哋知我嘅所作所為就係正人君子。仲有當年翁美玲事件,吳君如不斷被追訪,佢為咗避記者,就嚟我屋企瞓咗成個禮拜,因為大家都住北角,佢又知我係絕緣體,我真係有心無力,亦都唔會情不自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