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南宋時期汴京大疫 奏出金朝沒落序曲

傳染病一直伴隨著人類歷史,甚至改變人類歷史進程。

疫情影響歷史發展走向,成為近代史學界關注焦點。西方歷史中除了耳熟能詳的十四世紀黑死病,還有美洲天花、黃熱病及非洲牛瘟等都是典型例子,至於中國歷史上,東漢末年的瘟疫及明末東北鼠患,都成為壓垮駱駝的稻草。然而,大金王朝的金哀宗完顏守緒,即使如何志在振興,也逃不過瘟疫帶來滅亡的宿命。

金天興元年(宋紹定五年、公元1232年)四月,蒙古大軍攻打金國汴京沒有成功,半月後撤離。就在蒙古軍撤離,汴京城內突然爆發大瘟疫,歷時五十天,半數人口近百萬人死,也令金哀宗出逃。

遼代胡瓌《出獵圖》描繪的契丹人 (網上圖片)

金哀宗,原名完顏守禮,是史上具悲劇色彩的末代皇帝。他原本不是太子,因原太子已經身亡,皇太孫完顏鏘也早年夭折。金宣宗無奈下立他為太子並改名守緒。

公元1223年,宣宗駕崩,完顏守緒繼位。當時大金朝風雨飄搖,蒙古鐵蹄強悍,金朝疆土日益縮減,加上與南宋戰事中,金朝屢戰不勝,進退失據。國內朝綱鬆弛,官員徇私舞弊,各級官吏魚肉百姓,盜匪猖獗,義軍迭起,亂象橫生。金哀宗即位後即採取種種措施欲中興金國,包括懲奸除惡,廣開言路,任用抗蒙有功之士,同時與宋、西夏停戰修好。

遼國畫中的契丹人 (網上圖片)

天興元年正月,即汴京大疫前,蒙金兩軍三峰山之戰,蒙軍大獲全勝,金朝主力軍隊重創,揭開金朝滅亡序幕。三月,蒙古人進攻金都汴京,包圍城池。整整十六個晝夜,蒙軍沒有攻下汴京,雙方總共傷亡百萬人。

蒙軍知道一時難以攻克,雙方議和,金朝送荊州曹王作人質,送給蒙古人酒肉,蒙軍才撤走。當金朝舉城慶賀時,一場突如其來瘟疫席捲整個汴京城。據《金史·哀宗本紀》載,「天興元年五月......汴京大疫,凡五十日,諸門出死者九十餘萬人,貧不能葬者不在是數。」按此計算,單日死亡患者接近兩萬。這一慘劇在《金史·后妃列傳》中也有描述:「大元兵圍汴,加以大疫,汴城之民,死者百餘萬,後皆目睹焉」。

宋人所繪的金人騎兵 (網上圖片)

著名文史學家元好問當時也恰巧在汴京城,親眼目睹大疫慘狀:「五六十日之間,為飲食勞倦所傷而歿者,將百萬人。」元好問當時以為疫情是因「飲食勞倦所傷」而引起。

限於當時條件和醫療水平,這場瘟疫究竟是哪一種病疫,後世學者有不同觀點,而目前學界主流說法是肺鼠疫,並將其視作13世紀鼠疫大流行中的一環。

當時在城中救治疫民的中醫李杲,在《內外傷辨惑論》中記載,患者發熱、痰結、呼吸困難、咳嗽血痰、咯吐大量稀薄痰沫、極度疲倦乏力等全身症狀,伴有惶恐易驚、意識障礙及躁、煩、亂等神經系統症狀,一般十天之內必死。根據病人發病的症狀看,和肺鼠疫很相似,只是死亡時間比肺鼠疫要長幾天,當代有學者認為可能是較輕症狀的肺鼠疫。

《金史·哀宗本紀》局部 (網上圖片)

李杲描述死亡人數觸目驚心:「既病而死者,繼踵而不絕。都門十有二所,每日各門所送,多者二千,少者不下一千。」假設一天一門出屍一千五百具,十二個城門就是一萬八千,和諸多其它史料是吻合。李杲記載疫長「幾三月」,也就是二個多月。

金朝滅亡之際,汴京城儼然慘不忍睹,「途茂草長林,白骨相望,虻蠅撲面,杳無人踪。……見兵六七百人。荊棘遺骸,交午道路,止存民居千餘家,故宮及相國寺佛閣不動而已。」所以,末世金都汴京非被蒙古大軍拿下,而是被瘟疫攻克。

公元1232年12月,哀宗出逃汴京,北渡黃河,奔至歸德(今河南商丘)。金將武仙攻打南宋蜀地光化,被孟珙打得大敗。至此,金朝所剩元氣皆喪,其後哀宗被蒙古步步進逼,這時想與南宋聯合修好,派使者去遊說宋人,可是南宋未有理會。天興三年正月(公元1234年),蒙宋聯軍攻破蔡州,哀宗不願做亡國君,緊急將皇位強行傳給統帥完顏承麟後自縊身亡,年僅37歲。

末帝完顏承麟聞知哀宗死訊,「率群臣入哭,諡曰哀宗」,哭聲未停,城池被攻破,完顏承麟同日死於亂軍中,大金王朝徹底滅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