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北宋皇家龍舟競渡 玩法如軍演 節目多元

事實上,中西方體育競技運動,都與軍事文化有相互影響。

北宋時期,宋太宗趙光義詔發3萬多民夫,疏擴開封城西的金明池,在池中心,還建有亭台水榭及水心五殿。宋太宗擴建金明池,最初目的只是演習水師以加強戰備,但沒過多久,演練便被充滿娛樂色彩的水嬉活動所取代,除了有水上歌舞、水上鞦韆、游泳競賽等,最為壯觀的就是龍舟競渡。

《金明池奪標圖》(網上圖片)

龍舟競渡,是民眾歡慶端午佳節重頭戲之一,但在宋元之前,龍舟競渡並不只是端午才有,《龍池競渡圖》會在三月。

《金明池奪標圖》局部 (網上圖片)

這幅傳為北宋畫家張擇端所繪的《金明池奪標圖》,就描繪宋徽宗崇寧年間(公元1102年至1106年)3月3日,皇帝開放金明池,舉行龍舟競渡,與民同樂操演水軍的情形。這大概也是世界上最早的一幅龍舟競渡實景圖。同時,我們可以靠南宋時期文人孟元老,追憶昔日東都汴京繁盛而寫的《東京夢華錄》,詳細記載金明池3月競渡情況,來與《金明池奪標圖》相互參照。

據《東京夢華錄》所載,金明池上有大龍舟:「水戲呈畢,百戲樂船,並各鳴鑼鼓,動樂旗舞,與水傀儡船分兩壁退去。有小龍舟二十隻,上有緋衣軍士各五十餘人,各設旗鼓銅鑼……」

《金明池奪標圖》描繪了一些表演節目 (網上圖片)

在爭標以前,先來段水傀儡和水鞦韆的水戲表演。大龍舟已經到了金明池中準備,龍頭對著南岸臨水殿看台。大龍舟兩側還有五艘小龍舟,每艘小龍舟上都有十位槳手,小龍舟也有龍首,龍首上也站著一位執旗的軍校。

《金明池奪標圖》描繪龍舟爭標 (網上圖片)

水戲船表演完水傀儡和水鞦韆諸種水戲後,十艘小龍舟要在軍校的指揮下表演「旋羅」、「海眼」、「交頭」各種陣式,這應該是水軍演習留下來的傳統。在水戲和陣式表演結束以後,就來到爭標重頭戲。

臨水殿正前方,左右並列著兩排共十二面錦旗,兩排錦旗中間有一根立著的桿子,上面掛著錦彩銀碗,這就是龍舟要爭奪的錦標。大家可留意臨水殿門口有森嚴門禁,也富麗瞻華,據了解,往水邊伸出的看台就是皇帝專享的觀賞席。

《金明池奪標圖》描繪臨水殿門口,水邊伸出的看台應是皇帝觀賞席 (網上圖片)

《金明池奪標圖》描繪龍舟爭標情況 (網上圖片)

至於如何比拼?首先,站在龍頭上的軍校揮舞旗幟,兩行龍舟擊鼓競行,槳手們方向劃一,舟如離弦,飛向錦標。至於水殿看台上、仙橋上人頭擁動,想來鼓擊聲、吶喊聲。這種龍舟競渡,與現今所看到的並不一樣,其實類似水軍實戰:「又見旗招之,則兩行舟鳴鼓並進,捷者得標,則山呼拜舞。並虎頭船之類,各三次爭標而止。其小船復引大龍船入奧屋內矣。」

《金明池奪標圖》局部 (網上圖片)

賽事除了皇家觀賞,也成為汴京民眾的一大娛樂。當時不少文人記載了競渡的激烈情況。柳永的《破陣樂》說到:「金柳搖風樹樹,繫彩舫龍舟遙岸……兩兩輕舸飛畫楫,競奪錦標霞爛。罄歡娛,歌魚藻,徘徊宛轉。別有盈盈遊女,各委明珠,爭收翠羽,相將歸遠......」他形容鼓樂聲喧天,龍舟像雁行那樣排列著,直向水殿衝去,要去奪那燦爛似霞的錦標。爭標結束後還有歌舞助興、徘徊宛轉,直到遊人都三三兩兩歸去,暮天沉沉,龍舟與池水,才浸入夜色,歸於沉靜。

《金明池奪標圖》局部 (網上圖片)

到了南宋時期,南渡文人袁褧回憶龍舟競渡時,也生動的講到金明池上的乘風破浪:「余少從家大夫觀金明池水戰,見船舫迴旋,戈甲照耀,為之目動心駭。」但當時,北宋滅亡,宋室南渡,金明池無人經營,池內建築漸成斷棟殘壁,池水逐漸枯涸。

據了解,金明池大概到了明朝後期,因為淤平被廢棄,消失於歷史長河中。反映出北宋時期繁華的龍舟競渡,當中的激烈與鼎盛,也只能夠在《東京夢華錄》、《金明池奪標圖》及元代浙江畫家王振鵬的《龍舟競渡圖》中窺探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