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要捕捉歷史轉變的時刻

人大常委會明天上午將通過《港區國安法》, 預料香港隨即頒布,在7月1日零晨馬上實施。歷史轉變的時刻又到了,香港將經歷二次回歸。

過去30年,中國有兩次大變時刻,但人在大變中,往往視而不見。

1.     六四後的塵埃落定。1989年6月7日傍晚,我路過銅鑼灣,那時還有很多電器舖,展示大量電視機。我突然見到電視新聞畫面,播出中共領導人鄧小平出來講話。在6月4日之後幾天,中共領導人並無露面,當時支持民運者,還在幻想解放軍內鬥,局面會翻盤云云。但我一見鄧小平露面,就知整件事已「塵埃落定」了。當晚之後,我當時和朋友談起,還有很多人就是不願相信,對眼前的巨變,無知無覺。歷史巨輪滾動,中國追求穩定,不會隨人們主觀願望而轉移。

2.     小平南巡開新局。1992年1月,六四過後兩年多,中國的改革開放局面停滯不前,突然傳來鄧小平南下的消息,之後先見到《深圳特區報》等地方官媒對鄧小平南巡細節作試水式報導,我知道中國的巨變又到了。在此之前,還擔心中國的改革開放在六四後會開倒車,到老鄧一發功,歷史巨輪又滾滾向前。中國既求穩定,同時又求發展的軌跡,並無改變,中國又再次在改革開放的道路上大步前進,不過走的不是鐵幕倒台後東歐國家的全面西化模式,而是行中共領導下的市場化改革。

上面兩幕,主導了中國之後30年的變局。

人在歷史巨變當兒,察覺不到變局之重要性。很多時一個森林放在你眼前,卻偏偏看不到。過去一年的反修例事件,也有一些重大轉折的時刻。

1.     7.21圍攻中聯辦。「7.21大遊行」後,大批遊行人士部份在上環信德中心對開鬧事,部份人去西環衝擊中聯辦,當中有人早有預謀向中聯辦正門的國徽投擲黑漆。不幸的是警方疲於奔命,在西環附近幾近不設防,中聯辦有被攻陷的危機。當示威者很介意當晚發生元朗白衣人打人事件,但阿爺卻覺得衝擊中聯辦,是對中央的權威莫大挑戰。用《港區國安法》撥亂反正的根苗,已在此時種下。

2.     11.11火燒人事件。如果圍攻中聯辦令阿爺驚覺,回歸22年了,港人還未對他有一絲尊重。11.11的馬鞍山火燒人事件,示威者淋天拿水當眾放火燒一個反對破壞港鐵的綠衣建築工人,就是對一般市民的莫大警醒,這場運動已完全失控,香港已從文明社會,退化到蠻荒世界。

有部份朋友問我,怎樣看《港區國安法》限制了港人的自由?我只能反問,當一個人表達一下不同政見,就會被人「私了」,就會被人淋天拿水放火,這個社會還有什麼自由?人大常委會自行制訂《港區國安法》,有可能遏止這些放火燒人的暴行,只能說這是「必要之惡」了。很多人可能還覺得《港區國安法》來得太遲呢。

上述兩件事件,是去年那場運動走上歪路的分水嶺,歷史也因而慢慢轉向,走向另一巨大轉折點----制訂《港區國安法》。

我相信另一個重大歷史轉變時刻已經來臨,香港步上二次回歸之路。有人認為這主要是人心回歸,我就認為人心轉變,非一朝一夕,變心只要10日,回心轉意卻要10年。但在人心未變之前,先要從「合規守法」開始,只能用法律劃出一條界線,先用上法家思想了。否則講什麼人心回歸,只是空談,說起來十分漂亮,做起來卻一事無成。

盧永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