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99%的人 夜半敲門也不驚

《香港國安法》在6月30日深夜出籠,這是一個辣版國安法。在法律生效前夕,一大堆團體已感受到新法律的威力,紛紛對號入座,宣布停止運作。從最高知名度的「香港眾志」,到少少知名度的「香港民族陣綫」、「學生動源」,到聽都未聽過的區議員搞的組織「維多利亞社區協會」,全部都趕在《香港國安法》生效前冚旗。如無《國安法》,真不知香港有這麼多反動組織。當然還有一批黑暴頭目,早已逃亡海外。

看著不同人不同組織的絕命宣言,甚感諷刺。什麼「離開不是放棄」,「會繼續為不義發聲」之類,真是覺得好好笑。在這場「頭盔革命」中,貌似領袖者個個膽小如鼠,「叫人衝,自己鬆」,若然有年青人仍相信那套叫你去衝的鬼話,仍然在七一上街非法集會送人頭的話,真是無人幫到你了。

過去一年,1%的人搞事,要99%的人承受,受苦包括黃絲與藍絲。有人做生意先遇上黑暴再遇上疫情,一盤生意,半生心血,都要破產收場。也有17歲學生上街示威,攜有汽油彈,被判入獄2年8個月,他本來已獲美國大學取錄,最後前途盡毁。無論黃藍,他們都是受害者。沒有國安法,看來沒有辦法止血。

- 閱讀更多 -

往下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