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光復香港普世價值,發動議會時代革命!

在過去三十多年,香港泛民主派主要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法爭取民主,包括參與起草基本法、議會提案、論壇講座、簽名聯署、靜坐絕食、遊行示威、罷工罷課、和平佔中等。本土派在最近十多年則另闢蹊徑,例如議會抗爭、拉布流會、司法覆核、五區總辭、變相公投等。在過去一年高呼「五大訴求」的社會運動中,手足的行動更由「街頭戰線」擴展到「國際戰線」,計有勇武抗爭、縱火堵路、全民三罷、海外文宣、國際遊說、出席美國國會聽證會、促成《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等。

 

雖然大家抗爭的方法有別,目的也未必完全相同,但相信爭取民主、自由、人權和法治的大方向是一致的。令人遺憾的是,同路人在過去差不多用盡所有方法,也僅在「地區直選」中取得優勢,經歷多年有血有淚的親身實踐後,上述爭取「真雙普選」的種種策略,已事實證明全不可行。

 

中央為了確保屬意的行政長官和立法會議員參選人順利當選,皆在各政制改革中,刻意加設重重門檻,保留功能組別,堅拒實施公平的「雙普選」。為了達到目的,特區政府從不積極鼓勵和教育市民參與1200人的「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界別分組選舉」及35人的「立法會功能界別選舉」。另一方面,除了幾個專業界別外,非建制派從無計劃全面搶攻其他功能組別,致令手執大量資源的保皇黨輕易長期壟斷相關議席。要知道,在2016年的立法會選舉中,竟有10個功能界別的12名候選人,在無競爭對手下,自動當選為立法會議員。非建制派多年不正視有關問題,抱殘守缺,故步自封,實屬失職失策。

- 閱讀更多 -

普選司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