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東南互保督撫逆旨 慈禧終奪回權力 卻無力阻地方軍閥化

軍權財權下放,很致命但對慈禧來說是無奈之舉。

1900年6月21日,慈禧一意孤行,召集義和團,以光緒皇帝的名義向十一國「八國聯軍」宣戰,並向全國各地下旨,向北京派兵「勤王」。東南各行省督撫,卻不理慈禧命令,不與列強宣戰,避免與整個清帝國一起陷入戰爭局面,史稱為「東南互保」。

慈禧 (網上圖片)

早已達成共識的東南各督撫,以義和團「矯詔」慈禧為由「抗旨」。時任兩廣總督李鴻章直接通電全國:「此亂命也,粵不奉詔」。隨後兩江總督劉坤一、山東巡撫袁世凱、閩浙總督許應騤、浙江巡撫劉樹棠、廣東巡撫德壽、安徽巡撫王之春等紛紛響應,在鐵路大臣盛宣懷的穿針引線下,各督撫與列強訂立條約,另有陝西巡撫端方、四川總督奎俊鼎力支持。

義和團 (網上圖片)

正當身處北京的慈禧和光緒面臨列強將會兵臨城下,這些地方督撫應該保家衛國,卻與清政府切割。「東南互保」是清末各地官方實力派人物首次公然聚眾反抗慈禧。事實上,慈禧用義和團「刀槍不入」與列強宣戰,當之前「團結」時的兩次鴉片戰爭及甲午戰爭等都充分說明問題後,現在讓一群「神棍」來打頭陣,一旦東南各省跟著胡鬧,不難想像結果。

八國聯軍侵佔北京後,在北京舉行閱兵儀式 (網上圖片)

再加上另一個更實際的原因,第一次鴉片戰爭後,中國淪為半殖民地已達半個多世紀,西方勢力由沿海滲透到內地。東南各省的經濟活動都與列強息息相關,一旦貿然出兵攻打列強,無異自斷財路。一些地方督撫,也清楚了解清朝與外國之間巨大差距,軍事、財政、民生上也告訴他們不能打。

事件雖使河北、山西以外的地區,免於戰亂波及,但東南各督撫違抗朝廷命令,顯然被視為重罪。可是慈禧事後不但不敢處罰,甚至還表揚他們「度勢量力,不欲輕構外釁,誠老成謀國之道。」這是因為清政府失去對東南督撫的控制。

八國聯軍入侵後,慈禧等人「西狩」回宮的情形 (網上圖片)

事源咸豐年間,太平天國運動爆發,綠營以及八旗兵不堪一擊,加上對外戰爭賠款,清政府經無力應對大規模平叛戰爭,便號召各省舉辦團練,以「民兵組織」對抗太平軍。從此,曾國藩的湘軍、左宗棠的楚勇、李鴻章的淮軍等地方武裝紛紛登上歷史舞台。

需知道,朝廷鼓勵興辦團練,卻沒支付軍餉。軍隊日常開支都是由各軍主帥自己籌謀,但這樣軍餉來源不穩,難以正常供養軍隊。久而久之,清廷下放軍事權的同時,不得不下放地方財權。就這樣,湘軍、淮軍等將士,只知主帥而不知朝廷。

湘軍火槍隊 (網上圖片)

湘軍、淮軍最終擊敗太平軍、捻軍,朝廷也沒東西可賞賜。他們辛苦打下來的土地,又怎可能拱手讓人?於是團練將領搖身一變成各地封疆大吏。慈禧也不是省油的燈,當然知曉清廷和曾國藩等人此消彼長的勢力變化,雙方維持微妙的平衡關係。

所以即使東南互保中,督撫在太后頭上動土,慈禧即使生氣,但自身也難保也奈他們不何。在東南互保後,義和團面對列強不堪一擊,清軍節節敗退,八國聯軍用了不到兩個月打到北京城下,慈禧帶著光緒皇帝倉皇出逃。慈禧萬般無奈下,指定東南互保的精神領袖李鴻章,作為清朝全權代表,與列強議和,東南督撫的「抗旨之罪」自然不了了之。

八國聯軍佔領北京,李鴻章被清政府任為「欽差大臣便宜行事」,與各國談判 (網上圖片)

慈禧應該只是短暫屈服,到了事態平息,慈禧就欲把權力奪回,於是出現了鐵良南下改革的事件。

慶親王奕劻和北洋大臣李鴻章代表清廷與列強簽署辛丑條約 (網上圖片)

首先,保皇派的鐵良被任命為練兵處襄辦大臣,「輔助」新軍會辦練兵大臣袁世凱,實為監視。次年,鐵良受命南下考察江南製造局移廠,實際希望趁機剝奪東南各督撫的權力。當時,李鴻章、劉坤一已死,督撫頂樑柱倒了一大半,繼任的兩江總督魏光燾無能,被鐵良抓住做假賬的把柄,故江南製造局的財權、人事權被盡數收繳,東南督撫最大財路斷了,而他和張之洞的親兵武裝,也被鐵良收編解散。

滿清國新軍大臣合影,有袁世凱、鐵良、段祺瑞、馮國璋、曹琨等 (網上圖片)

隨後,年邁張之洞被調離湖廣,入京擔任軍機大臣。自此,東南最強的督撫徹底土崩瓦解。雖說如此,但各省也因八國聯軍入侵,有感需要武裝自衛,因此慈禧治下,各省及各實力人物開始軍閥化,這些地方團練,慢慢揭開民國軍閥時代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