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由黃巾至赤壁 瘟疫如何改變三國進程

瘟疫是三國時期最可怕的敵人。

東漢末年至三國時代種種,多得《三國演義》為人所知。《演義》的第一回就已經講到張角,如何趁中平元年大疫廣收門徒、醫行天下,收攬民心,促成黃巾起義。

網上圖片

瘟疫開啟了東漢末年及三國之篇章,史實上,張角信奉黃老,教授門徒,又以符水或咒術給人治病,百姓慢慢相信張角的學說,也就是「太平道」。張角之後派門徒周遊四方傳播教義,十多年就發展出信徒數十萬,遍布八州。結果,中平元年(公元184年),爆發了以張角為首的宗教形式大暴動。

網上圖片

這個除了是社會矛盾、政治腐敗帶來的結果,也與疫症不無關係。僅以《後漢書》為例,在黃巾之亂爆發前的十多年,東漢全國發生大規模的天災合計12次,當中特大瘟疫4次。據了解,公元180年以後,遇上天災政府均無賑災措施,推測當時無論中央還是地方政府也財經拮据,在後期史料中,還能看到靈帝公開賣官,顯然對於籌措軍費已無計可施。

這些情況就為張角勢力帶來機會。按《後漢書·皇甫嵩傳》記載,太平道的活動,就是在瘟疫肆虐之時,得以發展壯大。最終,由張角等人領導的黃巾起義,撼動東漢統治根基,最後為天下三分埋下伏筆。

影視中的赤壁之戰 (網上圖片)

三國時期另一個赤壁之戰是以少勝多的著名戰例,也是《演義》重頭戲。曹操在統一北方後,本計劃一舉南下完成統一,而孫劉聯軍憑「天時、地利、人和」取得戰鬥勝利。取勝原因很多,既有孫劉聯軍兵不厭詐,也有曹軍艦船相連戰術錯誤,但還有一點原因被忽略,就是曹軍當時流行傳染病,本就不擅水戰及水土不服的曹軍,戰鬥力進一步削弱。

影視中的火燒赤壁 (網上圖片)

這一點因為《演義》為了突出以少勝多之效,刻意弱化了影響,小說中只以周瑜分析形勢時說過:「驅中國士卒,遠涉江湖,不服水土,多生疾病」,但於史實中,疫症的影響力是一個關鍵因素,於《三國志》及《資治通鑑》等史書,均有提及曹軍當時面臨疾患問題。

北宋司馬光《資治通鑑》記載,赤壁之戰前,周瑜即對孫權說道:「操舍鞍馬,使舟楫,與吳越爭衡。今又盛寒,馬無草,驅中國士眾遠涉江湖之間,不習水土,必生疾病」。至戰鬥即將展開時,果然,曹軍中疫情已經蔓延:「時曹軍眾,已有疾疫。初一交戰,操軍不利,引次江北」,由於曹軍中瘟疫蔓延,導致初戰不利,退回長江以北。此後才有黃蓋詐降、火燒連營的赤壁之戰。火攻使得曹軍「人馬燒溺死者甚眾」,加上瘟疫帶來的死亡,曹操最終落敗、軍士死傷大半。

影視中的赤壁之戰,曹操敗陣 (網上圖片)

據《三國志·周瑜傳》載,曹操戰後給孫權寫一封信說:「赤壁之役,值有疾病,孤燒船自退……」可證實曹軍自退,是士兵感染了瘟疫。再以《三國志·郭嘉傳》所載:「太祖(曹操)征荊州,還於巴丘,遇疾疫,燒船,歎曰『郭奉孝在,不使孤至此』」,足見瘟疫如何左右大局。

影視中曹軍中兵士染疫亡 (網上圖片)

當時,曹營中暴發的是甚麼傳染病,史書並沒明確記載。但赤壁之戰之前300多年,赤壁一帶就有血吸蟲病廣泛流行。據考古人員研究經千年屍身未腐的古屍,發現不論湖南長沙馬王堆西漢女屍,還是湖北江陵縣西漢男屍,都見大量吸血蟲卵,說明2000多年前,長江流域兩湖地區流行吸血蟲病。

講回曹軍,將士是北方人,來自非血吸蟲病疫區,故必容易受感染。相對一江之隔的吳軍,大部分是南方人,富防範血吸蟲經驗,因此疫情只在曹軍一方爆發。

影視中瘟疫流行一幕 (網上圖片)

赤壁之戰,曹軍內部瘟疫蔓延。之後的第九年,建安二十二年(公元217年),華夏還暴發一場嚴重疫情,稱「丁酉大疫」。曹植曾作《說疫氣》形容,每家每戶都有人因染疫而逝,足見疫情之惡。疫情起於曹魏再廣泛擴散,曹魏政權人才損失甚多,當中「建安七子」就有四人死亡。

影視中的曹植 (網上圖片)

這場瘟疫孫吳政權也未能倖免,赤壁之戰關鍵人物魯肅,同樣於建安二十二年病逝。三年後,魯肅的接班人、病患纏身的東吳名將呂蒙和戰友蔣欽、孫皎,也因命步入黃泉。《演義》卻將呂蒙之死,描述為關羽索命。雖然史籍未明確指明他們三人病因,但當時「丁酉大疫」肆虐,曹操南征又將疫情帶入孫吳,三位名士之死,或許與疫情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