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深度學習」王毅的中美關係金句

「行之力則知愈進,知之深則行愈達。」這兩句名言來自南宋理學家張栻,今天被外交部長王毅用來闡釋中美關係發展方向。如果可以古為今用的話,這也可作為人工智能(AI)核心基礎—「深度學習」(deep learning)的比喻。美國日益對中國感到不安,除了中國5G技術領先之外,「深度學習」賦予中國擁有美國無法企及的優勢,也更加深雙方矛盾。

王毅向中美智庫媒體視頻論壇發表致辭。(外交部圖片)

王毅向中美智庫媒體視頻論壇發表致辭。(外交部圖片)

別國科技進步觸發與美國外交角力,過去比較少見,因為舉凡科技都是美國說了算。數十年來,矽谷被喻為「宇宙中心」,從個人電腦(PC)、企業軟件、互聯網瀏覽、信息搜尋、智能手機到社交媒體,全部由美國主導,沒有之一。始自1956年國際正式確立AI研究領域,美國的大學和科學家,一直都是領軍者。代表AI學術最高榮譽的「圖靈獎」(A.M Turing Award,1966年首屆)得主,主要來自美國。AI專家李開復在他的著作提及,世界AI學術排名前15位都是美國人,「零」中國人;世界發表最頂尖AI論文的500位專家,美國佔了70%,中國是6%左右。中美之間的差距懸殊,何以中美因為AI競爭而產生矛盾?關鍵就在「深度學習」。

AI之所以能模擬我們的思想,對物件有更準確辨認能力,在任何棋藝都勝過人類,靠的是不斷輸入學習經驗和數據,在電腦運算的輔助下,AI機器很快便能超過我們的能力。「行之力則知愈進,知之深則行愈達」與「深度學習」有異曲同工之處︰「不斷深入實踐學習,知識便不斷增長,認識更加精進;有了愈深刻的認識,實踐便更加有方向感。」

中美在AI基礎研究有差距,不過,AI目前是處於「深度學習」發展及應用期,除非美國現在發明一個比「深度學習」高幾倍效率的演算方式,改變整個AI研究方向,否則,美國必需面對一個現實,就是在大數據採集的質與量方面,跟對手中國競賽,但這正是美國難以勝出的項目。

中國憑獨特條件製造不同於西方的經營模式。(AP圖片)

中國憑獨特條件製造不同於西方的經營模式。(AP圖片)

李開復表示,中國從BAT(百度、阿里巴巴、騰訊)三大互聯網巨頭,到深入民間的新興移動服務公司,如拼多多、快手、頭條、抖音、美團、滴滴等,在十幾億人口的市場規模之下,每天營運所產生的數據,是沒有一個國家能達到。擁有數據優勢,代表中國有AI優勢,更何況美國個人資訊受重重保護,私隱原則限制了數據開放,令美國失去市場先機。

美國準備投入千億美元推動基礎科研升級,麻省理工大學校長萊夫(Leo Rafael Reif)希望早日研究出新演算法取代「深度學習」,日後只用少量數據便可取得足夠的「智慧」,這樣便可抵消中國的AI優勢。不過,科學與科技離不開時間的投入、知識的累進,中美與其脫鉤,何不繼續互補優勢,與時俱進呢?正如王毅所說︰「這既符合中美兩國人民的根本利益,也順應世界各國對中美雙方的期待。」

深藍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