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司法獨立應以維護法律權威為前提

《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以下簡稱「香港國安法」)甫一出臺,引發內地和香港法律界與司法界廣泛討論,對充分理解和認識這部新法是有積極促進作用的,也利於這部法律的正確實施。

香港國安法本身具有權威性和正當性,對此,內地和香港的法律人士存在廣泛共識,無需贅述。目前圍繞香港國安法實施的討論,主要是如何理解、解釋這部法律中的一些具體制度和規範,例如有關行政長官指定法官的規定是否違反“獨立的司法權”行使的問題。特首指定法官是全國人大常委會根據《中華人民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以下簡稱「香港基本法」)的規定和審理國家安全案件的實際需要而確定的。理解這一規定,要從基本法理進行思考,尤其是如何理解“獨立的司法權”,以及法律規定的行政長官職權與司法行政事務的管理權之間的關係。

香港基本法中沒有「司法獨立」的表述,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治理體制也不是「三權分立」。因此,以「三權分立」體制下的「司法獨立」來理解香港特別行政區司法權的運作是不妥當的,與香港基本法的基本法理相違背。進言之,在香港,對「獨立的司法權」的理解,不能以一些國家和地區所採取的「三權分立」的法理來解釋,而應從香港基本法所確定的政治制度來理解。香港法律界的一些人人士深受普通法思想影響,在看待和解釋法律問題時,難免會從普通法國家和地區實踐來理解。但是,從香港基本法角度來看,在香港,司法權不具有制衡行政權實施的職能,更不具有審查全國性法律的司法職能。基本法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制定,在理解和適用基本法時也應遵循國家立法機關的法律理念。

- 閱讀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