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激進政治的相反結局----東歐民主經驗

去年香港的政治鐘擺,大幅擺向激進一方,但一年過去,如今鐘擺回蕩,又走向另一方了。

特區政府剛剛DQ了12名攬炒派的參選資格。前港督彭定康說「這是一次對香港民主的野蠻政治清算」。香港在英國人155年的管治,沒有得到多少民主,就在也們快要撤退之時,才手忙腳亂地為香港引入選舉,英國人實在沒有資格,去議論香港的民主,香港民主未有健康成長,根源就是殖民統治。

回頭說12個候選人被DQ的原因,主要是一、鼓動美國制裁香港;二、計劃攬炒,打算顛覆政府;三、反對《港區國安法》。若用激進本土派的語言去總結,這些人期望在美國第七艦隊保護之下,香港可以有一個民主的烏托邦。香港的政治激進思潮在最近10多年興起,部分由外地滲入,部分由本地知識分子鼓吹,但為香港激進政治運動來一個階段性總結,只有4個字----適得其反。

霍布斯鮑姆的《碎片時光:20世紀的文化與社會》。

霍布斯鮑姆的《碎片時光:20世紀的文化與社會》。

- 閱讀更多 -

往下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