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幾個泛民的故事

人大常委會確認現屆立法會延續職務一年,現時大家都在議論反對派會否重投議會,因為他們之前曾提出「總辭」的建議。我看「總辭」的機會不高,主要基於現實的考慮。反對派一旦總辭,他們不但會損失未來一年過百萬元的工資,還有可能因為總辭等於否定制度,未來的選舉可能被永久DQ,合指一算,很難落水。

我這樣說,或許有人認為我污辱了議員的「高潔」的人格。然而,議員也是人,無論是建制派、泛民、本土派,相當一些人視議員為一份職業,而且是一份很不錯的職業。在這裏,可以講幾個泛民人士的故事,全部關乎搶位。

一、做大佬的區議員。這已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大約20多年前,我在報館工作,要上夜班。某次為了趕一單大新聞,到凌晨12點才落班,之後與同事到銅鑼灣的一客家台灣食店宵夜。

在店內碰巧遇到一個泛民區議員,我們彼此認識,我便到鄰桌和他寒暄幾句。發覺平時在辦公室見到的他,與當時在飯桌上的樣子,完全是兩個模樣。與他同桌的是他的助理和工作人員,他儼然是一個「大佬」,不但叫了頗昻貴的美食(不是我們叫的那些頹食),而且還互相「隊酒」。我當時就覺得,他一定不可以沒有了區議員這份工作,除了月薪2萬多元之外,更重要的是有實報實銷開支,這才可以繼續享受這種「大佬」生活。他很想再上一層樓,多次競選立法會議員,希望再搶上位,經常拜托多寫兩筆宣傳宣傳,可惜他但連戰連敗,只能嘆一句「大大佬唔易做」。

- 閱讀更多 -

往下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