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望梅止渴回想遊新疆 啖全羊 嚐羊乳酪 看雅丹地貌 樂而忘返

今個夏天,困在疫城,全世界都中毒。好似去邊忽, 都有機會,中肺炎病毒。真是過得,非常漫長。又濕又毒又肺炎,見到大大、大個太陽的暑假。幾十年,都未試過,仍然留在香港,受盛夏的溽暑、臭汗浸泡。

疫情嚴重,又不敢到商場,不敢去酒店浴室遊溜。唯有塞在公司,或在家開猛冷氣,避開肺疫,又避開,熱到中暑的高溫。

過去通常每到赤熱,6月左右,先去日本,享受春風。7月就往歐洲,飲食走走,或是去北海道避暑,住他到8月左右,待太陽伯伯,沒有這麼,太兇狠。才敢插住翅膀,飛回我的香港家。

好多朋友,哥哥叔伯問我,歐洲太陽都好勁,你又去遊玩?歐洲好大,就算它們好大個太陽,但它們是乾熱。再者,一走去有瓦遮掩,大樹遮蔽,什麼太陽,對我已經沒影響。意法西,更是美食大都會。去旅遊,第一是天氣,第二是價值,第三當然,是美酒佳餚喇。天氣名勝,香港盛熱,德國匈牙利捷克,接近天氣。奧地利更是, 享受 ice coffee,音樂遊。今年屈服於肺炎,唯有畫餅充飢。用回憶追思,令今個濕熱夏天,快D過去呀。

- 閱讀更多 -

小強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往下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