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外匯天眼:“10億美元的倉位也叫倉位?” 索羅斯:要有做"頭豬"的勇氣

       要有超人一等的績效,必須靠兩件事“保本”和“擊出全壘打”。

  ——這是斯坦利·朱肯米勒最常說的一句話。

  朱肯米勒或許很多人對他並不熟知,他是華爾街最重量級人物之一。也是量子基金前首席基金經理。

  1997年與索羅斯成功的策劃了震驚國際的東南亞金融風暴,1998年再次手握鉅資與香港政府進行了一場“世紀豪賭”。雖然以失敗告終,但令金融界認識了這位年僅40多歲就掌管著世界上最大的對沖基金的基金經理。

  當年斯坦利·朱肯米勒決定放棄當研究生,直接進入現實社會後,在 匹茨堡國家銀行股票分析師的職務他幹了不到一年,就被提升為股票 研究主管。斯坦利·朱肯米勒相當熱愛工作,早上6點進入公司,一直 到晚上8點才離開。

  剛開始時,斯坦利·朱肯米勒對某一行業或某一股票的每一特點都寫了整篇整篇的報告。在去委員會演講前,必須先把報告交給研究主任看。有一次交了一份有關銀行業的報告,斯坦利· 朱肯米勒對自己的工作很自傲。

  可是研究主任在他讀了之後對他說:

  “這份報告沒有用,是什麼使它上漲和下跌呢?”

  他的這次評價對斯坦利·屈克米勒是一大刺激。

image.png

  之後,斯坦利·朱肯米勒就把自己的分析集中到尋找與確認跟漲跌有密切關係的因素上,而不是羅列所有的基本因素。

  1.絕大多數漲跌關鍵的因素是與收益有關,對銀行股而言尤其是這樣。

  化工股表現的就相當不同,在這一行業中,關鍵因素是化工生產能力。

  買入化工類股票的最佳時機是當化工界出現大量增加的刺激因素的時候。

  相反地,最理想地賣出化工類股票的時機是當化工界宣佈有大量的新化工廠設立起來,但化工類股票的收益尚未下跌的時候。

  這樣做的理由是因為任何發展計畫都意味著在兩三年內公司的收益會降低,而股市總是對這種發展預先反應。

  2.另外一個幫助判別哪個會漲會跌的信條是技術分析。

  斯坦利·朱肯米勒非常注重技術分析,而斯坦利·朱肯米勒比部門其他人更願意接納技術分析。

  即使斯坦利·朱肯米勒的老闆,許多同事還因為他喜歡收藏所有市場圖表而把他看成是個怪物,然而斯坦利·朱肯米勒卻認為技術分析還是滿有用的。

  1986年,朱肯米勒被屈佛斯基金聘為基金經理。該基金自他設立開始(1987年3月)至斯坦利·朱肯米勒在1988年8月離開屈佛斯為止,一直是基金行業中成績最卓越的基金。

  最後他竟由於渴望與索羅斯一起工作,又由於他們的交易活動氣質相近,促使他辭別了屈佛斯而到索羅斯管理公司去工作。

  他認為索羅斯是他這一時代的最偉大的投資家。

  之後不久,索羅斯就把他的基金管理工作交給斯坦利·朱肯米勒,因為索羅斯決定去從事幫助前蘇聯和東歐的封閉的經濟進行改革。

  索羅斯於一九六九至八八年管理量子基金之際,該基金年平均報酬率為30%,朱肯米勒在接掌後的前五年,使年報酬率上升至40%。(1989年至1993年的年度報酬率依次為31.6%、29.6%、53.4%、68.6%與72%)

  1991年初,朱肯米勒在美、日股市建立30億美元的空頭部位,亦對美國與全球債市大量放空。

  但在一月底美國對伊拉克的“沙漠風暴”戰役前,他將多達六十億美元的空頭部位全部轉為多頭,戰爭爆發之後證明他的看法正確無誤。

  他最為成功的投資則是在該年稍後於歐、美、日本債市與匯市建立的120億美元部位,當八月與九月因經濟疲軟而使債券大幅上揚之後,他使量子基金獲利大增,年底淨資產達三十一億五千七百萬美元。

  索羅斯使朱肯米勒受益最多的可能是“操作方向的對錯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方向正確時賺了多少,方向錯誤時賠了多少”,索羅斯對朱肯米勒的責難絕少是多空的錯誤,而是在操作方向正確時沒有盡可能的擴大利潤。

  自1993年起,索羅斯旗下基金的投資組合已經突破五百億美元大關,朱肯米勒除了直接管理量子基金外,亦負責監控其他旗下基金的表現,但整體上仍承襲索羅斯的投資哲學,即使索羅斯立即宣佈退休,亦將不會影響此等避險基金的長期運作。

image.png

  斯坦利·朱肯米勒的投資成功筆者歸納為兩條,但是其實就是一條,就是在技術篇裏面重點提到過的--資金管理。

  要銀子不要面子

  在1987年股市大崩潰之前, 那年的上半年非常之好,斯坦利·屈克米勒本來看好股市,股價直線上升。

  每個基金大致都以達到增長了40% 至85%左右,許多經紀人在那年很早就獲利了結了,因為他們已經有很多收穫了。

  可是斯坦利·朱肯米勒的哲學是:

  如果你因積極進取而獲利,就更應積極進取,這一點道理為索羅斯先生所強調。

  由於自己在這年一早就大賺的年頭,是你應該大膽抓住的好時期;

  由於在這年一早就幹得很順手,斯坦利·朱肯米勒感到他有本錢跟市場鬥一鬥。

  斯坦利·朱肯米勒知道牛市總要結束,只不知究竟什麼時候結束。

  在6月份開始斯坦利·朱肯米勒看到幾個因素:

  對股票的估價已極端過分;股利收益下跌 2.6%;而市盈率一直維持在歷史高度;聯邦儲備委員會已經收緊銀根有一段時間了。

  最後技術分析顯示市場將要斷氣了,市場的力度集中在大盤股和高價股票上,大量其他股票都遠遠落在後面。這一 因素使得股市高漲就象噴射而起一樣。

  市場在此後幾個月中一直在頂部徘徊,斯坦利·朱肯米勒一直持有沽空的頭寸不放,到1987年10月16日,道瓊斯指數從2700點的頂部跌到近2200點。

  斯坦利·朱肯米勒不僅僅彌補了原來沽空的虧損,而且已恢復了以往的業績表現,幾乎使這年成為大盈利的一年。

  這是一個有益的教訓:

  如果發覺弄錯了,就應立刻糾正,如果當時心胸狹窄一些,面對與己不利的證據仍維持自己原來的頭寸,或者拖延等待,希望看看市場能否恢復的話,他就會遭受巨大的損失。

  這種善於接受痛苦的真理,並毫不遲疑,毅然決然地作出相應反應的能力, 是一個偉大投資者的標誌。

  要夠膽量去盈

  斯坦利·朱肯米勒的長期業績遠遠超過了該行業的平均水準,原因是採納了喬治·索羅斯的哲理:

  保管好資本和經營好基地,才是獲得長期收益之道。當你獲利時,應該儘量積極進取。

  許多基金經理一旦盈利達到30%至40%,就往往對他們這一年的交易獲利入帳結束,在這年的其餘時日,他們交易非常小心謹慎,為的是不要破壞了已經實現的很好的年收益率。

  要想真正獲得出色的長期高收益,就要苦心努力,在達到30%至40%收益後,如果你仍具有信心,就應該力爭達到收益100%。如果你能把一些接近100%收益的年頭聯在一起,而避免虧損年份,你就能真正達到傑出的長期高回報。

  斯坦利·朱肯米勒從索羅斯那裏學到最有意義的,倒並不是搞明白你是對還是錯才是重要的,而是要搞明白你對的時候你能賺多少錢,你錯的時候你會虧多少錢,這才是最重要的。

  索羅斯曾經批評過斯坦利·朱肯米勒一二次,的確對市場判斷對,但沒有能量最大限度地充分利用機會。

  他問斯坦利·朱肯米勒:“你建了多大的倉位?”

  斯坦利·朱肯米勒回答:“10億美元的倉位。”

  他不屑地反問:“你把這也叫做倉位?”

  這句話成了華爾街的經典。當你某件事幹對時,對索羅斯來說,他會認為你總還是倉位持有的不夠。他鼓勵斯坦利·朱肯米勒把倉位翻一倍,斯坦利·朱肯米勒照辦了。

  結果該筆交易變得極為有利,獲利驚人!

  索羅斯教導斯坦利·朱肯米勒,一旦你對某筆交易極端有信心時,你就應該敢於扼住機會的咽喉不鬆手。這需要有做“頭豬”的勇氣,敢於抓住盈利不放(It takes courage to be a pig)。

  斯坦利·朱肯米勒敢於在大行情爆發時賺大錢,又能在看錯行情時敢於“要銀子不要面子”果斷砍倉的投資思想是值得投資者參考的。

WikiFX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Tags: